卷六群雄逐鹿第一章长安内乱(1/2)

加入书签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鹰扬三国》更多支持!

  皎洁的月光下,一处深幽静谧的庭院中,小亭流水之前,一位文士正怔怔的瞧着面前案几上的酒樽,默然无语。

  那文士其实已是迟暮之年,然而凄怆的月色下,却依然映照出他的丰神俊朗,令人完全可以想象出他昔日年少时的玉树临风,尽现出那份与众不同的潇洒不群。

  良久,他微颤着伸出手来,端起面前的酒樽,却没有举樽入口,而是缓缓将酒水洒入案前泥土之中,口中低低道:“甲兄先去,乙老又逝……你们怎能独留我一人苟且偷生?魂兮归去,心兮死矣!”

  两行泪水缓缓划落腮边,他有些哽咽道:“而今国贼乱政,社稷崩毁,我却又何处寻觅知已之人共赴国难?”

  他猛然将酒樽在案上一顿,慨然吟道:“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寂静的黑夜中,突然“啪啪”掌声响起。

  “谁?”那文士面色一变,厉声道:“出来!”

  娇笑之声传来,一个柔美的女声道:“义父休怪,女儿不,w≧ww过是听到义父的慷慨豪情之语,不由自主的衷心赞叹罢了!”

  “是你?蝉儿!”那文士似乎松了一口气,淡淡道:“为何还不安寝?却来此偷听为父自语!”

  一个纤丽的身影于柔和的月光下分花拂柳而来,在那文士案前毫不客气的相对而坐,微笑道:“义父说哪里话来?女儿蒙义父收容之恩,怎能不一尽孝道,为义父分忧?”

  “哦?”那文士不动声色的侧身持杓,打算为自己再次斟上一樽美酒:“那么蝉儿可知为父心中忧苦?又打算如何为父分忧?”

  “义父似乎正在遥祭故友?”那清丽的女子抢过文士手中酒杓,为他斟满酒樽:“义父才情高绝。名满天下,却不知是何等高洁之人,竟能令义父如此悲凄?”

  “那是两位良师益友……为父与他们相比有如荧光之比皓月,怎可相提并论?”那文士低低叹道:“英才早逝,机不逢时……你还年轻,不会懂的!”

  “义父太谦了……若他们当真如此出色,又怎会机不逢时的逝去?”那女子轻轻一笑:“要女儿说,他们还是不及义父的沉稳老练!”

  “休要放肆评论!”那文士蓦的沉下一张脸来:“你知道什么?”

  “好好好!算是女儿不知轻重!”那女子俏然起身,掩口笑道:“为了向义父赔罪,便再由女儿献上一曲剑舞助兴如何?”

  一支细长的利剑现于她的纤掌之中。精妙绝伦的旋出几圈光影,瞧得那文士怔然不语。

  “怎么了?”那女子有些不解道:“父亲前日不是对女儿的剑舞赞不绝口吗?今夜倒似乎有些索然无味呢!”

  “貂蝉!”那文士轻轻道出那女子的芳名,猛然间吐出一句令女子动容的话语:“这不是你的真名吧?你也不是什么将作大匠的婢女……你到底是什么来历呢?”

  “义父!”那女子目光流转,嗔道:“是否疑心女儿?”

  那文士嘿然一笑,举樽浅饮道:“为父少年时期便勤修剑术,青年时更是以一手剑法任侠天下……为父尚未老眼昏花,当然可以瞧清剑术和剑舞之间的区别!”

  “你这看似花样百出的悦目剑舞之中,却不自觉的显现出深厚功底,非十数年苦功不可……”那文士缓缓转动着手中铜樽。玩味道:“那么由不得老夫不多想啊!一个剑法几乎可与老夫相提并论的年轻女子,怎会突然间从天而降呢?”

  说到此时,他不动声色的将“为父”换成了“老夫”。

  “说了半天,还是怀疑女儿啊!”那女子灵巧的目光迅速转动:“既然如此。那为何义父仍要收留女儿?甚至主动提出认女呢?”

  “鬼灵精!”那文士哑然失笑:“还是那句话,老夫自信一生阅人无数,至今仍未老眼昏花……无论你来此有何目的,都没有伤害老夫的意思。这一点,老夫绝对不会看错!”

  “老夫一生无儿无女,乍一看到你这么个明丽可人的小姑娘。当然会心生怜爱!”他微笑道:“更何况,老夫如今空有一个三公之名,却与囚徒无异,能够和一个可能具备深厚背景的小姑娘结下一段善缘,或许,老夫会因此受益也未可知!”

  “义父真是老谋深算啊!”那女子终于娇嗔起来:“还好女儿没有什么别样心思,否则只怕早就性命不保了吧?好一个老狐狸!”

  “不能这么说,不能这么说!”那文士也大笑起来:“你我父女之间,彼此彼此!”

  听这口气,他似乎又再次认可了面前的这位女儿。

  “义父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啊!”那女子突然间收住笑容,正色道:“不知义父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