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群雄逐鹿第十一章群雄并起(1/2)

加入书签

  帐帘撩处,长笑声中,一身戎装的袁绍在众多文臣武将的簇拥下步入大帐之内。

  他随手将沉重的头盔掷给一名卫士,满面春风的坐于将案之后,大笑道:“公孙瓒此次倒是帮了本将的大忙!他出兵奇袭韩馥,本是为了打通征讨刘虞的通道,不想韩馥那没胆鬼大败之下,竟会主动将冀州牧之位让于本将……真是令人意想不到!”

  部属们的哄笑声中,一人长身而起,拱手道:“韩馥此人不过是一个怯懦庸碌之徒,怎配占据冀州?何况凭他的如今的实力,亦是有名无实罢了!唯有袁公,才是实至名归啊!”

  那人长身玉立,一派儒雅之相,正是前冀州别驾沮授。

  袁绍微笑道:“难得公与深明大义,且有众位冀州义士匡助,何愁大事不成?”

  帐中李历、朱汉等几名韩馥旧部相视一眼,一起起身叫道:“愿为袁公效死!”

  袁绍听得心花怒放,大笑道:“有劳诸位,便让我们以冀州为基,轰轰烈烈的做出一番大事吧!”

  众人附和声中,突然有人冷笑道:“以冀州为基?袁公似乎还忽视了两个人吧?”

  袁绍正端金樽凑近口边,闻言一滞,重又放回酒樽苦笑道:“元皓所言的两个人,其6√中一人定是南鹰,却不知另一人又是何人?”

  席间,一人缓缓起身道:“当然就是袁公适才所说的公孙瓒!”

  那人面容古拙,神色肃然,一双细眼仿佛深邃无边,正是冀州名士、以智计闻名遐尔的田丰。

  “什么?公孙瓒!”众人之中有人忍不住道:“公孙瓒与刘虞一直势不两立,如今正在我们的支持下兵指幽州,他怎敢与我们为敌?”

  “话不能这么说!”沮授接口道:“公孙瓒此人心计深沉,更素怀移天易日之野心,等到他收拾了刘虞。便是我们除了南鹰外的又一劲敌!”

  “公与、元皓所言甚是!”袁绍沉吟道:“可如今南鹰新得冀州三郡,兵强马壮,更有天子令牌在身,我们暂时招惹不得,而公孙瓒更许下承诺,只要我们出兵共击刘虞,便可共分幽州……面对此二人,我们均面临难以下手的困扰,究竟应该如何应对?”

  “此事易耳!”沮授含笑道:“正如袁公所言,我们暂时无力对付南鹰。然其新收三郡,势必要经过一段较为漫长的休整期,且其地东面临海,另三面皆为各方势力压制,暂不足为虑!而公孙瓒与刘虞有隙,我们可暗中助其一臂之力,由得他们打生打死,不管最终何人胜出,其军力定然大减。还不是任由我们吞并?当然,在此之前……”

  他说至此处,见帐中众人无不听得全神贯注,不由捋须轻笑道:“袁公何不西击并州。北扫诸夷?只要我们牢牢占据并州大部和冀州一部,便可将公孙瓒、南鹰之流死死围困,那时袁公便可从容用兵,横扫黄河以北。逐步吞合并、幽、冀、青四州,网罗各地英雄人才。再数年之后,凭藉这样的条件争决胜负。天下间还有谁能够抵挡?”

  “此言是矣!”袁绍听得双目大亮,一拍案几道:“公与真是算无遗策……”

  “请恕无礼!”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从帐口淡淡响起:“公与先生显然算错了很多事情!”

  “什么?你!”众人听得一呆,一起将目光投入帐口。

  一名眉清目秀的少年缓缓步入,他以嘲讽的目光扫了沮授一眼,扬了扬手中两张白帛:“据最新探报,第一,渤海军并未休整,南鹰亲率精兵两万,已与一月之前秘赴青州,所到之处,诸郡诸县无不望风而降,目前的青州,至少已有三成落入南鹰手中……”

  “什么?”众人一片惊呼声中,袁绍心中剧震,竟失手打翻了面前金樽,而沮授更是面无人色。

  “南鹰竟敢倾巢而出,兵发青州!”有人骇然道:“他不怕我们趁机抄了他的渤海?”

  “你哪儿来的这份自信?”那少年毫不客气道:“渤海境内仍有精兵两万余人,正由高顺、李进等渤海大将统领镇守,你若自忖稳胜,何不一试?”

  席间众人听得哑口无言,连颜良、文丑等悍将亦是一言不发。渤海军实力之强,装备之精,为天下公认,若不能以三倍以上的优势兵力与之会战,谁也不敢轻言胜利。数月之前,号称天下第一的凉州军已经在一对一的实战中,以血淋淋的事实做出了实证。袁绍眼前虽有精兵五万,却又怎敢去主动攻击占有从容防御之利的渤海军?

  “郭嘉……”袁绍长长吐出胸中一口浊气,强笑道:“这消息可曾查证?为何我军安于渤海境内的各路斥侯均未及时来报?”

  “假不了的!”那少年郭嘉在袁绍下首之位坐了下来,冷笑道:“因为,这消息是我安插在青州的暗桩报来的!”

  “这……真是岂有此理!”袁绍一怔,猛然间向席间一人怒吼道:“你在渤海经营日久,就是这么办事的!”

  那人瞬间面青唇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就是高览。

  “怪不得他!”郭嘉懒洋洋道:“他高家虽是渤海的地头蛇,如今却已被渤海军盯得动弹不得……谁让他的身份露馅了呢?”

  “哼!也罢!”袁绍勉强按下心头怒火,狠狠瞪了高览一眼,再次向郭嘉道:“不管如何,渤海一方尚未有危及我军的举动,姑且不去管他……请郭先生接着说第二桩吧!”

  “这第二嘛!”郭嘉慢条斯理的抿了一口酒水,才道:“公孙瓒可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乖!若我所料不错,他很快便会向我们发起攻击了!”

  袁绍终于失态,他猛然起身,带翻了面前案几,致令酒肉洒得一地狼籍:“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郭嘉缓缓抬头,面无表情道:“袁公还不知道吧?公孙瓒的堂弟公孙越,已于日前战死。杀死他的不是别人,正是曹操!”

  “不对!”袁绍狂叫道:“公孙越明明在幽州,而曹操与周昂正在豫州抗击袁术……”

  说到此处,袁绍猛然间瞳孔剧缩,仿佛想到了什么令人不敢置信的可怕之事。

  针落可闻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