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鹰飞汉末第五十三章天下瘟疫(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一 鹰飞汉末 第五十三章 天下瘟疫)正文,敬请欣赏!    天边刚刚泛起一抹曙光,只听马蹄声动,踏破了清晨的宁静,五名骑士纵马自高大的鹰巢城门后涌出,向东北方向疾驰而去。

  南鹰见马均回身遥望鹰巢,不由触动心弦,他当着一众属下之面虽然是一副十拿九稳的样子,但心中却知此行必有极大的危险,也不知是否还能活着回到这片自己亲手开拓的乐土。

  他临行之前,一再交待程昱诸人,自己此行只怕短期之内无法回转,若不主动传回消息,绝不可遣人来寻,同时,亦要加紧练兵,巩固城防,谁也不知汉中一带的时局将会如何发展,无论是官府还是天师道,只要决出胜家,鹰巢就极有可能成为其下一目标。

  他心中还有一层隐忧,从时间上看,现在已是公元184年,即中平元年一月初,距历史上黄巾起义爆发的时间已是迫在眉睫。根据原先与贾诩、程昱一起议定的方略,鹰巢距黄巾战场太过遥远,不太可能直接受到波及,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天师道率先树起反旗,待他们与官军打个两败俱伤,就可以用义民平叛之由发兵袭取汉中,再徐图益州九郡。可如今,先是受形势所迫,先用计逼反了天师道,无意间改变了历史。这倒也还罢了,毕竟天师道始终是要反的,只是时间上提前了数月。最要命的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瘟疫彻底打乱了他们的部署,眼睁睁瞧着汉中全境打得你来我往,热闹非凡,却只有望洋兴叹。纵然黄巾军此时就反,能吸引住全队的目光,他们却仍是动弹不得,错失大好良机。

  南鹰心中不住长叹,唉,起义、瘟疫,这一年可是乱得很啊!

  他心中焦虑,不住打马扬鞭,恨不得立即能赶到疫区一探究竟,却是苦了贾诩和马均两个马术不jīng的可怜人,一路上只有咬牙苦忍。几人狂奔两rì,终于进入右扶风境内。

  是夜,南鹰寻了一处密林宿下,众人均是心事重重,草草吃了几口干粮后,便围着火堆一齐坐定,开始商讨疫情。

  枣祗忧道:“今rì所见,真令人不敢置信,主公还记得一年多前,我们从东阿县返回时亦经过此地吗?那时这条官道上虽算不上车水马龙,也是行人络驿不绝,谁曾想,仅过年余便成了这副光景!不但碰上的行人屈指可数,想要问个话他们都象看到鬼一样,根本不理我们,惟恐被我们传上疫病!”

  高顺沉重道:“不错!说也说明了这场瘟疫来势之猛,波及之大。须知我们现在仍未到程先生所说的重点疫区呢!这一路越向东行,我越有心惊肉跳之感!”

  他转向南鹰道:“贤弟,你到底有何驱疫良策,现在总能说了吧?”

  南鹰苦笑道:“老实说,我虽然有办法保我们五人无恙,但毕竟没有亲至疫区,心中并无把握!唉,一切且等明rì再说吧!”

  高顺心中失望,只得劝道:“无妨,贤弟不也常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吗?今rì权且好好休息,明rì说不定便有意外收获!”

  马均突道:“我一直想请教主公,你那rì说的肺鼠疫究竟是怎么回事?”

  南鹰叹道:“那rì心情不佳,这才不愿多说,但今rì你们纵然不问,我也须向你们说个明白!这肺鼠疫实是天下间极为可怕的一种瘟疫!”

  他见几人伸长脖颈,听得聚jīng会神,又接道:“这肺鼠疫是鼠疫的一种,也就是通过老鼠传播的疾病。此病前期只在鼠类之间流行,形成病源后,然后再通过鼠、跳蚤叮咬传给人,当发展为肺鼠疫时便会在人群之中传播,由于能从唾液飞沫传染,故此病传播奇快!”

  几人听得目瞪口呆,枣祗忍不住问道:“那么主公又是如何猜测出时下流行的便是这种肺鼠疫呢?”

  南鹰道:“我是从发病时间和病症猜的,首先,大哥也曾说过,一般瘟疫不会在冬季发病,但肺鼠疫却能低温下存活蔓延;第二,据仲德说,病人是在三五天后病情发作的,这两到四天后发病也是肺鼠疫的一个特征;第三,肺鼠肺发作后,会有胸闷,双目刺痛、咳血之状,也应了仲德之言。所以,我才大胆作出猜测,这种瘟疫可能便是肺鼠疫!不过,这种假设只要到了疫区便会水落石出,因为只要发现大量死鼠,便可以基本认定了!”

  马均敬服道:“难怪主公一再坚持,要亲自来疫区查探了!”

  贾诩低声问道:“染上这种病后,存活的可能有几成?”

  南鹰想了想,无奈道:“若不及时治疗,最多只有一成!”

  枣祗惊道:“一成?敢问主公,若此病真是肺鼠疫,主公将如何医治?”

  南鹰头疼道:“这病原有中医、西医两种治法,但西医所用的药品我们是绝不可能得到了,所以只有用中医之法了!”

  他见众人一脸茫然,只得又半真半假的解释了中医和西医的区分。

  枣祗不屑道:“番邦医术何足道哉,难道能及上我中华医术博大jīng深吗?不用也罢,还请主公快快说出药方吧!”

  南鹰苦着脸道:“这药方,这药方,唉!我除了几味药材外,其他药却是不记得了!”

  众人失声道:“什么!”

  南鹰心虚道:“这也怪不得我,当rì我也只是蜻蜓点水般的粗学了一遍,哪里会预料到今rì之厄?我是希望能够在现场摸索出一套治疗之法!”

  贾诩苦笑道:“也即是说,主公并无十分把握了?然则我们甘冒奇险来此,又将有何作为?”

  众人一齐默默点头。

  南鹰见他们心头沉重,只得安慰道:“你们不必忧虑,我们此行最多是劳而无功,却绝不会出现人手折损,因为我恰有五支奇药,可治百病!”

  众人大喜,登时放下心事,贾诩回复从容,捋须微笑道:“怪不得主公规定,最多五人同行,原来早已了却后顾之忧!”

  高顺却道:“咱们仍需谨慎小心,这五支救命奇药能不用则不用,说不定rì后会派上大用场!”

  马均目露崇敬之sè道:“我真是服了主公,你似乎什么都懂,而且处事行事总是算无遗策!主公,恕我冒犯,你年纪也比我大不了五、六岁,为何这般厉害?”

  南鹰被他说得老脸一红,不由摸摸鼻子道:“还不是我那死鬼老爹逼的!你们是不知道,我从十岁起,便几乎没睡过一个好觉,整rì在打骂中被逼得接受各种各样的训练,现在想想,如今的rì子倒是过得清闲自在呢!”

  众人骇然之余,又均觉好笑,不禁好奇心起,一齐追根探底的发问,南鹰挑了一些能说的说与他们知道,直听得众人如痴如醉。南鹰自己也不禁被勾起内心深处的回忆,想去了往昔种种,只得暗叹一声,除了高顺,他再不准备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任何一个人,这个巨大的秘密只能随着自己的死亡而湮没于尘世,后世人更是无从知道,曾经有一个他这样的人打破了自然的规律而降临到一个本不属于自己的世界。

  想到此处,他不由伸手摸了摸行囊,这里面可是有不少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玩意,那瞄准镜和军刀也就罢了,那把手枪和那银匣却是见不得光的,不仅要慎重使用,也要小心收藏,如果自己注定要在这个时代终老死去,就让它们随着自己一同长埋地下吧!

  南鹰暗叹一声,收拾情怀,正准备再交待一下明rì之事,突觉不远之处传来微不可闻的异响。

  他纵身而起,双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