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群雄逐鹿第三十二章血色迷雾(1/2)

加入书签

  就在郿坞大战中鹰旗乍现之时,西京长安的上空也正笼罩着一层浓重的阴霾,令长安军民心头均有一股说不出的郁结,而一夜之间传遍朝野的流言,更让所有人为之心惊肉跳……朝阳如血,映射在灰蒙蒙的雾霾上,仿佛是为这座饱受创伤的古都笼上了一层血色的迷雾。

  钟鼓齐鸣中,结束了早朝的文武群臣一路小跑着鱼贯行出宫来。甫出宫门,便听一名内侍在宫门前拖着嗓子大叫道:“奉圣谕,为贺董太师新婚大喜,着百官于今日戌时之前齐聚未央宫!”

  “什么!难道那个传闻是真的!”有忠于汉室的臣子不由惨然色变:“陛下真要禅位于董卓?”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啊!”而董卓一党的走狗们却是额手相庆。

  群臣各怀心思,一时之间竟聚在宫门前久久不散。

  “诸位同僚!”董党中有人长笑道:“今日将有大喜,还不速速回家沐浴更衣,备齐贺礼?”

  听清了那人言外之意,忠于大汉的群臣更是一起色变。

  “哼!什么沐浴更衣,本官要……”一名耿直老臣须发皆张,他正想要回身入宫,却被一只手牢牢牵住。

  那老臣更是怒发冲冠,正要不顾一切的开口喝骂,却看清阻拦之人却是他多年的挚友,其人性格刚烈尤在自己之上,不由愕然住口。

  “你想以死明志?”那友人满面带笑,声音却是压得极低且冷得吓人:“去白白送死吗?愚蠢!”

  他瞧着远近目光灼灼直射而来的董卓一党,森然道:“且随我回去从长计议……不要再挣扎了,他们已经有人将手搭在了刀柄上!”

  随着他的目光闪动,几名志同道合的大臣立即心领神会,他们迅速围拢过来。一边口中说笑,一边暗中推搡,掩护着两人匆匆而去。

  注意到此处的异动后。又有一些大臣不动声色的结伴而去,更多的大臣沉默着。各自散去。

  王允双手笼在袖中,冷眼旁观,任谁上前搭话亦是一脸木然的沉默不语,直到群臣渐渐散去,这才冷笑一声,不慌不忙的迈步独自而去。

  群臣散去不久,隆隆的步履之声传来,一队队董军从四面八方的街巷中汇聚而来。开始在皇宫四周布防,显是早有准备。

  未央宫中,空荡荡的大殿上,只有阶上刘协、阶下董卓二人相视而立。

  半晌,刘协才颤声道:“太师,一日一夜之间,长安中流言四起,说什么太师大婚之日,便是朕退位让贤之时,不知可有此事?”

  “不错!”瞧着刘协瞬间惨白的面容。董卓微笑道:“这消息确是老臣令人散播的,否则长安之中还有什么人有这等能力,在一日一夜之间令此事人尽皆知?”

  “不!太师你!”刘协如殛雷击。一跤重新跌坐回龙席上:“你怎么可以……”

  “陛下休惊!”董卓肥胖的面容上,堆起层层叠叠的笑纹:“苍天为证,老臣绝无篡位之心,此为一计耳!”

  “什么?”刘协先是一阵狂喜,即而骇然道:“太师想要对付谁人?”

  “哼!那就要瞧瞧是什么人想要对付老臣了!”董卓笑容可掬的面容上,狠辣狞厉之色一闪而过:“陛下天纵奇才,当然会明白个中玄机!所以,还请陛下依计行事!”

  他突然转身向着殿门行去:“从此刻起,还请陛下老老实实留在宫中。静候为老臣赐福之时……否则,老臣便再也无法护得陛下周全!”

  听得董卓毫不掩饰的威胁之言。刘协浑身一阵剧颤,双手不由紧紧握拳。然而却终于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低下头来。

  厚重的殿门在身后缓缓关闭,董卓傲然挺立于玉阶之上,他望着面前恭敬行礼的李儒,猛然间大袖一挥:“开始!”

  空旷寂静的殿前广场上,霎时间足音雷动,一队队董军踏着整齐的步伐涌入,又迅速隐没于一间间屋舍堂榭和亭台栏廊之中。宫中再次恢复了空旷寂静,然而一股可怕的杀气却再也挥之不去。

  “很好!”董卓满意的点点头,向着李儒柔声道:“此次孤以自身为饵,摆下这偌大一个口袋,希望今夜可以满载而归……全仗文优了!”

  李儒望着董卓那张若无其事的面容,突然脑海浮现的尽是今夜那无边无际的血腥杀戳景象……

  他只觉颈后的汗毛根根竖立,心中却总有一股极为不祥的预感。他稍一犹豫,沉默着一揖到地,迅速转身去了。

  并州军大营中,看似一切风平浪静,然而将帐之中却已是人声鼎沸,吵得不可开交。

  张辽、宋宪、魏续、成廉、郝萌、薛兰李封诸将争得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