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群雄逐鹿第三十三章代号貂蝉(1/2)

加入书签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午后的一场细雨终于驱尽了长安上空的灰色雾霾,远山近水变得清晰起来,以至于日落时分,天空中那一大片的深红云霭红得仿佛要滴出来血来,令人触目惊心。 `

  压着青石板铺就的巷道,碾过夕阳洒下的大片光晕,一长溜的两轮马车不徐不疾的行进着。但见王青盖车雍容华贵,从车导车前呼后拥,一派乘坚策肥、履丝曳缟的华丽气象。

  黄昏之时,在长安中出现如此声势浩大的车驾,任谁也知道,这定是当朝太师董卓前往司徒府的迎亲车队了。

  有忠直之士远远望见那驾朱轮青盖的豪车,无不咬牙切齿的暗中握紧了双拳……当年大将军梁冀持节迎桓帝入南宫,当日即皇帝位,正是坐了这王青盖车。董卓今日如此堂而皇之将其用来迎亲,并在迎亲后携新人前往未央宫面圣,其不臣之心已是昭然若揭。

  沿着一路肃清的长街,车队直抵司徒府大门之前。

  “呵呵,太师真是守时之人!”王允早已迎候于府门前,向着整衣正冠行下车来的董卓欣然拱手:“恭贺太师大喜!”

  “有劳司徒!”董卓亦是少有的堆起满面笑容,微笑道:“你我同喜,同喜啊!”

  “请太师稍待,本官立即请出新人!”王允口上说请,却是挥手之间,一队仆役立即从门内行出,肩挑手扛的搬出了丰厚的嫁妆。

  倏的人群分开,一位盛装玄衣的女子款款行出,体态轻盈、身姿曼妙,螓之上象征着新嫁之女的假如云般倒挂下来。  `她没有再遮上面纱,微微低着头,柔美至极的面庞轮廓令人瞧得呼吸几乎都为之停顿。

  即使是以董卓的阴沉稳重。亦瞧得目不转睛,他正欲依足礼仪,着人将定婚信物的一双大雁呈入司徒府,猛然见那貂蝉身后再行出一对玉人。均是玄衣披,仪态万方,其容貌竟与貂蝉几分相似。

  他不由张大了口,愕然道:“司徒,这是怎么回事?究竟哪位才是貂蝉小姐?”

  “这两位美人。正是小女的表亲,两月前才寻至府上归亲!”王允见董卓仍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只好凑近附耳道:“太师糊涂了……难道没有听说过‘诸侯一娶九女,二国媵之’的古礼?似太师这等身份,正合乎此礼,可谓是天作之合,锦上添花啊!”

  董卓这才如梦方醒的“啊”了一声。春秋时期诸侯嫁女,不仅要陪嫁器物,叫做“媵器”,还要陪嫁仆从侍妾。男的叫“媵臣”,女的叫“媵妾”,这种陪嫁之礼称为“媵”制。

  他愣了半晌,才啧啧称奇道:“那日在司徒府中惊鸿一瞥,孤已对貂蝉小姐惊为天人,不料小姐一双姐妹,竟也是世间难寻的佳人……”

  说至此处,董卓不由仰天大笑道:“孤真是有福之人,齐人之福啊!”

  王允见他一脸陶醉之色,不由干咳一声:“天色已晚。请太师驾车!”

  依据《礼记昏义》,新郎在迎娶新娘时,必须要在女方家门前亲自为新娘嫁车,以示尊重。 `

  董卓再次一愕。这才想起今日的新郎身份,他尴尬一笑道:“不错不错!待孤亲为小姐驾车后,尚要赶至未央宫前等候,同拜天子!”

  他殷勤的伸手虚扶,将三位美女迎上车驾。没有人注意到,就在三位女子轻提裙裾步上马车的瞬间。仿佛色迷迷的董卓目中却是精光闪动,不动声色的扫过她们全身上下……若是身怀利器,即使是有宽大的裙裾为掩,在弯腰躬身之际也难免露出破绽。

  瞧着三位美女轻举莲步的款款上车,他突然舒出一口长气,面上再次露出得意的笑容。

  “喝!驾!”身为凉州猛将,区区驾车小事对于董卓实在比之呼吸还要简单。他立于驭手之位,手腕不动,马鞭便已笔直挥出,出一记清脆的响鞭。

  骏马驰出,车轮三转,董卓迫不及待的勒缰下车,他遥遥向着王允拱了拱手,再向接替自己驾车的卫士使了个眼色,径自跳上另一辆早已等候在旁的马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