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群雄逐鹿第四十一章解谜三钥(1/2)

加入书签

  “原来竟然是你!”在李少杰的推搡喝骂之中,南鹰蓦然瞧清了颓然立于面前的那人,立时动容:“李儒!”

  那夜未央宫一战,在京的董卓党羽全军覆没,唯独遍寻不见李儒一人,王允和吕布想及此人的诡诈多端,均是心中忐忑,生恐留下祸患,曾发动大批人手全城搜捕,却仍是无功而返。而南鹰却是一笑了之……当今天下只有他一人才知道,李儒于董卓伏诛之夜神秘失踪后再没有兴风作浪的机会。

  然而,南鹰万万没有料到,遍寻两日不见的李儒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落入了李少杰的手中……这世上若无他南鹰,当无李少杰长安一战之机,那么李儒极有可能如同史书所载一般,从此鸿飞冥冥不知所踪。若能真从李儒身上挖出什么天大的秘密,是否便可能揭开一段湮没于历史长河而不为人知的千载谜题呢?

  “少杰,你立下大功了!”南鹰心中狂喜,他猛然立起身来,厉声道:“立即封锁消息,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李儒已经落在了我们手中!”

  “是!将军!”李少杰和墨喆追随南鹰日久,却从未见过他如此重视一个大势已去的俘虏,均是心头一跳。

  李少杰立即转身奔出堂去,向知道内情的直属部下下达封口令。

  “南将军,又见面了!”李儒一甩披散在额上的乱发,冷笑道:“事到如今,我一介丧家之犬还能值得将军如此高看,真是幸何如之!”

  “李儒,你是一个聪明人!既已知道自身处境,那么当知任何冷嘲热讽也不能帮助你摆脱困境!”南鹰缓缓将手肘搭在案上,以手支颌,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李儒:“当年两军阵前,你舌战东方群雄,不是巧舌如簧吗?怎么今日却口笨心拙了呢?”

  “哼!南鹰,士可杀不可辱!”李儒突然激动起来:“落在你手中我无话可说,可是你的手下竟然拿出种种酷刑来虐待于我,哼哼……你也算是驭下有方了!”

  “哦?”南鹰愕然道:“他如何虐待于你了?本将瞧你,明明便没有半分伤损!”

  “哼!身上是无伤损,然却辱人太甚!”李儒咬牙切齿道:“你的部下,竟将本人与几十只硕鼠囚于一笼……这还不是折辱于我?”

  “什么?”南鹰不由目瞪口呆,猛然间仰头大笑。

  “有何好笑……”不等李儒怒喝声落,南鹰单手在案上一按,整个人腾身而起,正落在李儒面前,一拳轰在他的腹上。

  “啊……”李儒立时如同一支弓起的大虾,他张大了口,双眼翻白,只感腹中翻江倒海,情不自禁的跪了下来。

  “不得不说,你还有些搞不清状况!”不等他双膝着地,南鹰一把拎住他的头发,又将他生生拎了起来,口中狞笑道:“看来,我的部下还真是仁慈,竟会使出如此儿戏般的手段来招呼你……知道若换成本将会怎么做吗?本将会扒光你的衣服,在你身上涂满油脂,再将你同一窝毒蛇饿鼠锁在一个小小的箱子里,听着它们在你身上追逐奔蹿,然后打洞钻眼的声音……”

  “不……不要!饶命啊!”李儒瞧着南鹰眼中闪烁的凶光,听着那匪夷所思的残酷刑罚,不由毛骨悚然,如坠冰窖,浑身抖得有如筛糠。

  就连侍立一侧的墨喆,亦是听得面青唇白。

  “老实了吗?”南鹰狠狠一推,李儒立即有如一摊烂泥倒在地上,口中惨呼道:“是!小人老实了!”

  “呸!下贱胚子!”南鹰不屑的向着李儒唾了一口,这才施施然坐回案后,慢条斯理道:“究竟有什么秘密要说于本将知道啊?本将很忙,若是不能令本将满意,那么后果……嘿嘿,你懂的!”

  “是!是!将军!小人全说!”李儒锐气尽消,心底尽是一片恐惧,他膝行几步,几乎就要趴在南鹰案上,惶然道:“将军,您知道神农山吗……”

  “什么?”南鹰心中有如重锤轰击。又是神农山!他今夜竟然两次听到了这个名字,在这座山中,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哦!你是说董卓派出三百秘卫的神农山?”他装出一脸淡然之色:“看来,你还算有点诚意!”

  “将军已经知道了?”李儒有如五雷轰顶,骇然道:“这么可能呢?就连先帝也不知道……”

  “你是说先帝?”南鹰再也压不住心底震动,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墨喆,赐座!请李儒先生慢慢说!”

  “多谢将军!”李儒面上恢复了一丝人色,他缓缓跪坐下来,惨然道:“将军既已知道神农山,那么小人还用得着说吗?”

  “不!你必须说,且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南鹰沉声道:“不怕说于你知道,其实本将对于神农山之谜仍然知之甚少……若你能够全盘托出,本将保证你下半生的平安!”

  “好!一言为定!”李儒猛然间精神大振,双目之中尽是希望的光芒。即使董卓一派与南鹰长期处于敌对,极尽诋毁之事,但仍找不出南鹰曾经背信弃义、不遵诺言的点滴例证。

  “你放心,只要你令本将满意,日后你定会为今日明智而感到庆幸……”南鹰有些急不可待道:“先说说,神农山中究竟有什么秘密,为何说就连先帝也不知道?难道这个秘密与皇室有关?”

  “将军,今时今日,你可曾对当日一事心中存疑?”李儒定下心来,缓缓道:“当日你从渤海引军三千突然返回帝都,半日之间便已掌控全城,可说是占尽先机……董公,不,是董卓,他却为何明知不占优势,仍然不惜犯险也要杀回来与您争夺洛阳的主动权呢?”

  “这个……”南鹰一怔,沉吟道:“当日,洛阳内有袁氏兄弟居心叵测,外有丁原虎视眈眈,董卓若不入主洛阳,唯有坐视董太后和董重被他们消灭,并扶立史侯为帝……他是不得不行险一搏啊!”

  “哈哈哈!将军您错了!”李儒突然间大笑起来:“若将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