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群雄逐鹿第五十三章激流勇退(1/2)

加入书签

  初平三年秋末冬初之际,渤海军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向着徐州发起了闪电般的攻势,一万渤海军直取琅邪郡,而与徐州毗邻的兖州泰山郡内,赫赫有名的泰山群盗亦倾巢而出,直接杀入东海郡,与渤海军遥相呼应,短短十日内竟令两郡全境失陷。

  虽说对于渤海军的超卓战力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力,然而泰山军这么一支割据一方的地方豪强突然间毫无保留的投向渤海军,仍令天下诸侯眼皮狂跳、心底发紧,谁知道本土境内会不会有一支豪强势力突然间改弦易帜,打出黑鹰大旗?而渤海军的敌对势力更是闻风而动,一方面严密监视周边立场不明的各方势力,并向与渤海军地盘接壤的防线上增调兵力。另一方面则是暗通款曲,或暗渡陈仓、或明火执仗、或曲线迂回,派出多路兵马向徐州方向挺进,企图与陶谦联手会猎,给予深入徐州境内的渤海军队以毁灭性打击。

  任谁都知道,渤海军打仗从来就没有怕过谁,更没有半途而废的先例,眼看着一场自讨董之战以来最大的诸侯火并就要上演,天下间的有识之士都屏住了呼吸,静观其变……然而,驻守徐州的渤海军突然采取了一连串的动作,令徐州境内的形势突然间急转而下。

  鹰扬中郎将、领渤海太守南鹰以大汉皇叔的名义飞檄天下,历数徐州刺史陶谦四大罪状:其一,自中平五年受徐州刺史后,陶谦不思报效皇恩,怠政疲军,有伤先帝知人之明;其二,自先帝崩殂,当今天子为董贼所胁,天下义士均举兵勤王,而陶谦却麻木不仁,坐视天子蒙难,不臣之心昭然若揭;其三,原太尉曹公嵩,人品诚厚、德高望重,而陶谦却因财起意,指使部将伪作贼人杀人劫财,其用心之歹毒令人发指;其四,下邳人阙宣聚众谋反,妄称天子,而陶谦与其近在咫尺,却不闻不问,坐视其祸乱百姓,其心当诛。

  此檄一经流传,天下大哗,陶谦所谓的清白正直之名立时受到了最为严峻的考验,虽然也有人提出异议,然而事实俱在,由不得旁人不信,尤其是关于杀人劫财之说,更附有曹嵩的证言和张闿的认罪书,当真是铁证如山。至于其他几条罪状,虽有夸大其辞之处,却也均为事实,令人无人辩解。

  在已被占领的东海、琅邪两郡,渤海军当众惩处素有民怨的贪官污吏和地方恶霸,并将其所有财产、田地分予受害者和特别贫苦的百姓,一时之间,民心暴涨,无数百姓壶浆箪食,以迎鹰师。而渤海军则一概全收,并回赠以更高价值的米粮禽畜,更令两郡百姓颂声如潮。

  与此同时,大批渤海军特有的四轮战车源源不断的从青州开入徐州,声势浩大。无论是朝野间的分析人士还是各方斥侯均认为,渤海军一手拉拢民心,一手积极备战,其誓死一战夺取徐州的决心可说是坚如磐石。

  陶谦为首的徐州集团自然不肯束手待毙,他们一面加紧巩固各地城防,一面将告急文书雪片般洒将出来,督促各地援军加速驰援。

  任谁也不可能想到,正当战云密布、一触即发之际,渤海军再次做出了匪夷所思之举……

  黄河以南,青州境内,高唐县通往历城县的官道上,一支约五千人的步骑混合部队正在急急行军,一面“刘”字大旗迎风飘展。

  刘备仍是身着那副半新不旧的皮甲,勒马道旁,看似正在凝视着兵马源源经过,实则目光茫然,显是满腹心事。

  “大哥!”“大哥!”

  呼唤声中,关羽、张飞两将并骑而来,身后仍有一将,身形雄伟,面目英奇,竟是那日代表公孙瓒前来致书的赵云。

  刘备瞳孔回焦,瞧着三骑驰近,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哈哈!大哥!公孙瓒也算言而有信!”关羽豪笑道:“他许下的五万石粮草终于到了,而且依约派出了子龙前来助战!”

  “刘使君!”赵云于马上俯身为礼,略有些激动道:“奉公孙将军之命,末将押送粮草并引兵两千,前来助使君一臂之力!”

  “好!好!好!”刘备眼中神采闪动,一连脱口叫了三个好字:“终于盼来子龙了!”

  他仰天大笑道:“其实我刘备哪里在乎什么粮草?这不过是个托词罢了!请公孙将军派粮是假,求得子龙才是真的!”

  “为恐公孙将军不肯割爱,刘备这才使了一个小小的手段!”他盯着赵云,柔声道:“子龙不会见怪吧?”

  “使君……”赵云雄躯轻颤,虎目闪过真挚深刻的感情:“云何德何能?竟蒙您如此厚爱!云何以为报?”

  他突然下定决心般道:“然明人不做暗事,若蒙不弃,云恳请使君于此役之后致书公孙将军,将云正式调至您的帐下……从此鞍前马后,为中兴大汉尽一份心力!”

  “赵将军可不许后悔!”刘备眼中异彩大涨,竟然一跃下马,一把执住赵云之手连连晃动:“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哈哈!太好了!”关羽亦是喜不自胜,一把揽住赵云肩膀道:“子龙够爽快,从此咱们兄弟几人齐心协力,哪怕大事不成?”

  他抬眼间,却见张飞垂头不语,似乎正自心神不宁,不由微有不悦道:“翼德!子龙入伙,正是天大喜事,怎么你还不欢迎吗?”

  “啊!哪里有?”张飞猛然醒悟般抬起头来,白净英俊的面庞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是小弟分神了!子龙休怪,小弟当然是万分欢迎!”

  “分神?三弟,你在想什么?”随着刘备淡然发问,几人的目光一起聚集在张飞身上。

  “大哥,你是在明知故问!”张飞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苦笑道:“当然是为了此次援助陶谦之战!”

  关羽闻言,脸色也变了,竟然深深叹了一口气,没有接话。

  “哦?如你所言,似是另有所指!”刘备神色不变:“何妨一说!”

  “说就说!反正现在子龙也是自己人,无须有什么避讳,我先说!”关羽出人意料的接过了话头,他有些急躁道:“援助陶谦之战?任谁都知道,援助陶谦,便是要与鹰扬中郎将正式撕破面皮……小弟绝不是畏战,可是大哥,鹰扬中郎将对咱们兄弟一向礼待,彼此之间也曾共过性命,再说他攻打青州时又刻意绕过我们的属地,念旧之情不言而喻……”

  “咱们不对他施以援手,已经亏了道义!”关羽猛喘几口气,再道:“现在可好,只凭着公孙瓒和陶谦的两封书信,便要去与他为敌?大哥,这么做是否太不妥当了?”

  “二弟倒是快人快语!”刘备微微一笑,转向张飞:“我们兄弟之中,一向以三弟最为精细,你的看法呢?”

  “这……”张飞犹豫了一下,终于点头道:“我同意二哥的说法!”

  “不瞒大哥说,通过几次接触,南将军确是个英雄人物,二哥与小弟对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