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鹰飞汉末第五十六章恐怖杀神(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一 鹰飞汉末 第五十六章 恐怖杀神)正文,敬请欣赏!    那青年一矛刺出,带起可怕的破空之声,直取净空咽喉,大有一往无前之势。

  但净空却骇然惊觉,这一矛看似大开大合,直刺而来,实则诡异的划出一条微不可觉的曲线,如流星坠落,暗合天地之理,教人无法揣摩。

  净空心中一寒,唯有将长棍瞬间舞得如车轮般,护住全身。

  “叮”的一声清鸣,长棍险之又险的将变幻为刺向胸口的一矛格开,净空如受雷击,脚下连退两步,脸sè闪过一丝惨白。

  那青年“咦”的一声道:“竟然能挡我一矛!倒不是只会卖弄口舌!再来!”

  他狂喝一声,手中长矛化作万千矛影,向净空狂攻而去。

  袁总管感到手心发凉,扭头向黑衣老者道:“孙先生!我瞧净空大师不是那贼子的对手,怕是只有劳动你老大驾了!”

  孙先生苦笑道:“我们都太低估那青年了,实不相瞒,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袁总管大惊道:“那将如何是好!难道我们无功而返?”

  孙先生自语道:“可惜吾兄孙宾硕不在,不然该可与其战个旗鼓相当!想不到后辈之中竟然出了如此高手,真是叫人惊叹!”

  他眼中闪过狠辣之sè:“不过我们是依律拿人,谁和他讲江湖规矩?若是净空落败,我们一拥而上,围杀此贼,生死不论!”

  袁总管心中一定,点头道:“不错!我们有三十余人,个个都是好手,还怕拿不下他们区区数人!”

  旁边那灵狐郑莲忍不住道:“袁总管,我们杀此贼一人也就罢了!其他几人不过是路人,难道也要拿了?”

  袁总管恨恨道:“你瞧那几人的嚣张气焰,浑然没将咱们放在眼里,况且你没听他们一心帮着那贼子说话,这还不是同党吗?”

  郑莲摇头道:“我们一路上紧随那贼人而至,他如何有机会召唤同党?我瞧绝不可能!”

  袁总管冷笑道:“就算他们不是一党,单单那小子妄议国事这一项罪名,我们便有足够的理由拿他了!还有,那小子竟然威胁要杀我,这还不够吗?”

  郑莲仍然摇头道:“不妥!他们不过是平民百姓,我们的任务只是捉拿杀人凶犯,没必要祸及他们!”

  袁总管终于怒道:“郑莲!你竟敢吃里扒外吗?”

  郑莲冷下一张脸道:“袁总管教训的是!小妹这就告辞了,那酬金我也不要了,省得在此多受闲气!”

  孙先生劝道:“唉呀,你们这是做什么?大敌当前,怎么内斗起来?都少说几句!”

  南鹰和那青年均是耳力过人,将几人一番争议听得清清楚楚,均是心中一动,这灵狐郑莲倒是颇为理白事理,有几分侠义心肠。

  南鹰低声向高顺等人道:“一会儿若是厮杀起来,马均和文和退入林中,清儿负责对付那郑莲,务必留她一命!”

  众人一齐点头,却见高顺呆呆的瞧向场中,面上一副凝重之sè。

  南鹰自然知道众人之中以高顺经验最丰,眼光最准,不由大奇道:“大哥,你怎么这么紧张?难道那武痴不是和尚的对手?”

  高顺摇头道:“恰恰相反,和尚撑不过几招了!瞧这青年的出手,这和尚怕是难逃活命了!”

  众人一齐松了口气,枣祗低声道:“那高帅为何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这武痴怎么说也是和我们同一阵营呢!”

  贾诩捋须笑道:“莫非高帅是担心那净空一旦落败,对方将一拥而上,也对我们不利?”

  高顺点头道:“他们一定会群起而攻的,也绝不会放过我们,但我也并非为此担心!”

  众人更是大奇,一齐问道:“究竟是为了什么?”

  高顺一脸苦涩,缓缓道:“我是在害怕,这青年太可怕了!若是我与他对决,绝挡不过二十招!”

  众人一齐惊呼道:“你说什么!”见远处袁总管等人也一齐讶然瞧来,这才醒悟声音过大,急忙收声。

  枣祗也变了颜sè,压低声音道:“高帅,我没有听错吧?你说你挡不了二十招,那即是说,那即是说……”

  南鹰重重吐出一口长气道:“此人的厉害尤在典韦之上!”

  高顺沉声道:“我正是此意!这样一个高手如何平白无故的横空出世?竟然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个人!这还不可怕吗?”

  他瞧向南鹰道:“贤弟,你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吗?”

  南鹰心知高顺是让他回想历史上有无这样一个厉害人物,想了一下,颓然道:“我也不明白!”

  突听高清儿低呼一声道:“快瞧!”

  众人一齐向场中瞧去。

  那青年身体急速旋转,一支长矛变化万千,均在没有可能之中生出衍变,竟然形成一个巨大的气劲旋涡,与净空的漫天棍影狠狠碰撞在一起。

  在雨点般密集的金铁交响之中,漫天棍影如轻烟遇狂风吹拂般,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众人不能置信的呆呆瞧向场中。

  “呛啷”一声,长棍坠地,净空面sè惨然,眼神转淡,低头瞧向洞穿自己胸腹的长矛,低声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说着“哇”的一声喷出一大蓬触目惊心的鲜血,将胸前和身前土地染成斑斑点点的猩红之sè。

  那青年毫无表情的抽矛而退,单手将长矛收在身后,冷喝道:“下一个是谁?速速上前领死!”

  此时,净空身躯慢慢软倒,终于瞑目而逝。

  群敌鸦雀无声,都被那青年威猛无伦的杀人气势所震,竟无一人敢于出战。

  孙先生心中生出一丝悔意,他临来之际又怎会想到对手如此可怕,如今看来,便是自己兄长亲至,也绝不是此人的对手!

  他瞧了瞧一旁面无人sè的袁总管,心中暗叹一声,若是此时抽身而退,不但一世英名尽付东流,还将彻底得罪袁氏一族,只有咬牙硬拼了。

  孙先生沉声喝道:“贼人穷凶极恶,诸位不必和他讲什么江湖规矩,须知王法大如天!大家一齐上吧!”

  说着手中一翻,长刀在手,率先攻去。

  袁总管醒悟过来,嘶声道:“孙先生说得不错!诸位请一齐出手,将这群贼人悉数格杀!杀首贼者,我袁家以五百金相谢,杀从贼者,赏百金,但凡出力者,均有五十金相酬!”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袁总管话音一落,群雄果然群情汹涌,一齐抽出兵器呐喊着涌上前来,只有那郑莲不情不愿的缓缓拔出长剑,慢慢跟了上来。

  那青年转头向南鹰苦笑道:“终是连累了你们!”

  南鹰长笑道:“尚要多谢兄台予我试刀的机会!”

  他眼中杀机闪动,手中一扬,一道白光如流星破空。

  那袁总管惨呼一声,以手抚颈,颈中只留一截短刀的刀柄,他不能置信的指向南鹰,口中“格格”连声。

  南鹰淡淡道:“刚刚已经说过,第一个就会杀你!你当我开玩笑吗?”

  那青年抖动长矛,正待向冲至身前的敌人攻去,一瞥之间,亦不由心中一震,如此抬手杀人于无形,若是自己会有几分把握躲过?

  群敌亦是大惊,一时止步不前,既惊于南鹰杀人的手段,亦因为首的袁总管顷刻毙命,顿感手足无措。

  那孙先生惊怒交加,却苦于已成骑虎之势,只得高喝道:“各位朋友!快快随我一齐杀敌!否则我们更加无法向袁家交待!”

  众人悚然惊醒,此言确是不错,事已至此,若是无法将此几人拿下,如何面对袁家先失子侄,再毙总管的雷霆之怒?纷纷红着双眼再次杀上前来。

  那青年大怒,暴喝道:“好!我先杀了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