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群雄逐鹿第六十四章智者归来(1/2)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鹰扬三国最新章节!

  中平四年秋末,距离渤海军停止对于徐州、冀州和幽州的连续攻势恰好过去了一年。在这一年中,除了袁绍、南鹰、公孙瓒等人心照不宣的止战治政之外,各路诸侯仍然乱战不休,令天下形势再次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李傕、郭汜的大军联合了宛城张济,并暗中取得了刘表的支持,向着长安发起了节节进攻。吕布终于抵挡不住十数万大军的前后夹击,让出了来之不易的关中地区。然而,同某一个宇宙曾经发生的历史不同,在获得汉中方面的暗中支援后,吕布和王允并非是惨败退让,他们不仅没有元气大伤,反而从容带走了全部兵马和大部物资,且于撤退途中连场设伏,将李傕派来的追兵打得全军覆没,缴获大批军马器械。此后,吕布并未东进试图向渤海军靠拢,而是出人意料的一路南下,进入荆州南阳郡内,冲破了张济的阻击,并连下武当、酂县、阴县、筑阳、山都、邓县等七八城,依托沔水,背靠汉中,重新建立了一片根据地,其兵马人口不降反增。纵观此战,若非天子执意留于长安,终为李傕、郭汜所获,几乎算是一场成功的战略转移。而李傕经此一战兵力大损,无法压制郭汜和张济,军中矛盾日盛,同时仍要应付来自身后的韩遂和马腾。三家人马虽有十万之众,却只得驻留关中安一带,再难寸进,可谓是得不偿失。

  在长江下游,孙策势如破竹般扫平江东,先后击溃刘繇、王朗、许贡、严白虎诸路人马,招降太史慈、祖朗,声势大振,从此,江东小霸王的威名不胫而走,连袁术都主动致书与他修好。在这此期间,孙策与一位故友意外重逢,而这位故友恰恰正是对他一生都至关重要的人物,他就是周瑜。在周瑜的辅佐下,孙策急不可待的向着杀父仇人刘表发起了强大攻势,一时间,荆州震动,天下侧目。

  一心想要南下投奔刘繇和刘表的刘备,正行至彭城一带,却听闻刘繇已经覆灭的消息,被迫原地驻留下来。然而,恰在此时,或许是因为历史的长河已经有了一些小小的改向,原本应该颠沛流离的刘备竟然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大机遇。青徐一带的黄巾残部慑于渤海军的声威开始一路西迁,彭城正处于其行军路线之上。刘备退无可退之下,唯有挺身一战。关、张、赵三将的五千兵马趁夜袭取了黄巾大营,竟一举破击,收降青壮两万、百姓六七万。刘备一夜之间实力暴涨,趁势西入豫州,很快便拿下了十余座城池,稳稳站定了脚跟。徐州刺史陶谦为了拉拢刘备,上表天子,表奏刘备为豫州刺史。

  在这一年中,天下群雄各有得失,却唯有曹操适逢阳九之厄。不等他从受封兖州刺史的喜悦中回过神来,袁术、陶谦两路兵马便同时入侵兖州,将他攻得气也喘不过来。若非荀彧、刘晔等谋士连献奇计,夏侯渊、曹仁等将阵前用命,又有鲍信、张邈等人一力辅助,几乎就要全境沦陷。虽然一连串求援书信早已发予袁绍,而袁绍却恨他在先前攻打于毒、眭固时阳奉阴违,干脆置之不理。此举不仅令兖州军士气更降,且大大滋长了袁术和陶谦等人的气焰,更是不遗余力的狂攻猛打,大有将曹操一口吃掉之势。

  昏黄的秋日下,坎坷的官道上,一支百余人的步骑队伍正在默默行进,所有人都是神情肃然,一言不发。随着落叶纷飞、秋风萧瑟,还有队伍中那两辆马车发出的“吱吱”轮轴颤音,似乎也正映射出此一行人前途的落寞凄凉。

  其中一辆马车上,一人正闭目端坐,虽然马车颠簸不断,却始终保持身躯笔直,尽显硬朗坚强的作派。而那张方正刚毅的面容上,一双浓眉微微蹙起,显示仿佛正有绝大的心事。

  突然间,身下传来的颠簸感觉骤然减缓,那人不由“咦”的一声,缓缓张开双目,露出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

  “来人!”他沉声低喝:“已至何处?为何放缓车速?”

  “禀从事!我们刚刚进入渤海军的辖区!”车外立即有侍从恭敬答道:“车速并未减缓,而是这路……这路却是有些不同!”

  “哦?”那从事一愕,随即道:“停车!待本官一观!”

  随着侍从的大声呼喝,整个队伍迅速停在了道旁。

  那从事下得马车,双足立定,情不自禁的又是“咦”的一声,不由俯下身来。

  一条宽阔笔直的大道仿佛无有尽头的直通远方,最令人惊异的是,整条道路竟然全是平整的石板铺就,张张石板均被琢磨的有如刀切般平滑,且勾出条条细纹,显然是为了防滑之用。

  “渤海……”那从事呆立良久,才重重吐出喉间一团浊气:“真是令人震憾!”

  他突然似乎想起什么,急急回身,指着不远处的另一辆马车道:“快去瞧瞧先生如何了?既然已入渤海,是否需要小憩片刻再行?”

  他喟然轻叹:“这一路颠簸而来,我只怕先生这身子已然抵受不住了!”

  “是!从事!”那侍从机灵的应道:“属下这便去向先生问安!”

  不待那侍从抬起腿来,突然间,一阵轻微的震动从脚下传来,紧跟着便是远方那有若雷音般的马蹄轰鸣。

  “戒备!”领兵的校尉瞬间变了脸色,他拔刀喝道:“列阵,保护两位大人!”

  “不必!”那从事仍是身躯挺立如松,他一手负后,一手轻挥,从容道:“在渤海地界出现如此规模的骑兵……除了鹰扬中郎将属下赫赫有名的鹰军,尚有何人?”

  说话之间,远方黑云飘动,大群黑盔黑甲的彪悍骑兵已经出现在视野之中,一面黑鹰大旗迎风抖动。

  滚滚铁流之中,当先两将肩后那两面银光耀目的披风分外醒目。

  “渤海鹰将啊!”那从事看得亦是面容一整,不由伸手整了整衣冠,缓缓举步迎去。

  数十步外,随着一名鹰将右拳上引,千余黑甲骑兵同时勒缰驻马,其动作整齐划一得令人眼皮直跳。

  “大汉皇叔,鹰扬中郎将,领渤海太守麾下,奉令迎客!”那名鹰将于马上行出无暇军礼,肃然道:“敢问对面,可是曹将军使者?”

  “好厉害……就知道瞒不住他们!”那从事瞳孔微缩,嘴中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却是快步上前拱手欠身:“下官兖州刺史属下从事满宠……谢皇叔礼遇之恩!”

  “久闻满伯宁文武全材,今日幸得一见!”那鹰将轻轻跃下马来,伸手抬起铁护面,露出一张英气勃发的年轻面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