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群雄逐鹿第六十五章渤海见闻(1/2)

加入书签

  满宠一时间心乱如麻,即使是以平日的沉稳老练,亦不由生出几分惶切,蓦然涌出早些面见鹰扬中郎将的强烈意愿。

  他回首望向身后长长的队伍,尤其是自己那支步骑混合的人马,行进速度看来是如此的缓慢……

  “雷将军!”满宠有些心神不宁的问道:“宠有一事疑惑,虽说贵军斥侯侦知之能天下闻名,对我等一行的行踪必定是洞若观火!然而,宠一脚刚刚迈入贵军地界,两位将军立即便能引领一支骑兵前来相会,这……这是否也太过于巧合了?”

  “好教先生得知!”雷薄微笑道:“其实日前,我家将军正召集诸路鹰将在前方六十里处扎下了大营,连日军议不断……若先生认为这是一个巧合,末将也只能认同!”

  “什么!”满宠失声道:“皇叔竟然近在咫尺?”

  “当然!”雷薄耸肩道:“否则,李进将军又怎会有请将军亲自为戏先生医治之说?”

  “军情如火啊!”满宠再无半分犹豫,一把挽住雷薄手臂道:“将军,不如你我舍弃大队,轻装简从赶去拜见皇叔如何?”

  很快,呼喝声中,一支约五十人的骑兵小队迅速脱离了大队,簇拥着满宠、雷薄全速向前驰去。据雷薄估算,以此速度,不用半日便可抵达渤海军营盘。

  隆隆蹄音中,两侧景物迅速向着身后倒退而去。此时正是农忙之时,官道旁尽是一望无垠的田野,其间星罗棋布着条条身影,农夫们正忙碌着播下冬麦的种子,好一派繁忙景象。

  然而,满宠却是无心观赏,心中尽在思忖着与鹰扬中郎将相见后的种种可能。他心中急虑,手中也是频频落鞭,驱动战马不断加速。好在他虽是文职,却是文武兼备,精通马术,长时疾驰早已习以为常,浑然不觉疲累。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头前开道的骑兵猛然间放缓马速,并向后打出稍歇的手势,满宠这才一怔驻马。

  却见前方官道上,一队小小的身影正排成一条长蛇慢跑而来,竟是一群十岁左右的孩子。

  “委屈先生!”见满宠一脸茫然之色,雷薄歉然道:“前面定是郡学的孩子们了……让道于群童,这是我渤海军中的规矩!”

  “皇叔端的是治军严明啊!”满宠虽然对于军队为孩子让道有些不以为然,却一向以遵循法度自励,既然有此军规,便当遵奉。

  远远的,孩子们一边慢跑,一边大声吟诵,琅琅书声阵阵传来。队伍一侧,几名博士装束的文吏策马缓行,偶尔会出言纠正孩子们的诵读之误,更令人称奇的是,居然有一小队轻甲士卒列队同行,亦在不断呼喝,约束着孩子们的队形和动作,有如行军练习一般。

  “先生,您可能并不知道!”雷薄仿佛看出了满宠的疑惑,微笑道:“在我渤海,向来讲究习文亦练体,郡学功课之中,不仅有文育,亦有此‘体育’一项,如此情形实是平常之事……其实,这也是我家将军的倡导!”

  “当真是闻所未闻啊!”满宠感叹不已:“皇叔真是当今奇人!”

  当那群孩子渐渐行进,满宠突然间瞧清了那些孩子的衣着,不觉又是一惊。那些孩子虽然穿着干净,却均是一身粗陋布衣,显然既非士家子弟,亦非寒门庶族,只不过便是一群农家子弟。

  “这!这是?”他愕然相指:“怎么此地郡学之中竟然召收农家孩子吗?”

  他此语一出,不仅雷薄沉默无语,随行的一些渤海军骑兵亦是沉下脸来,有些人更是冷哼一声。

  “哪儿来的粗人,在此有辱斯文?”将士们恪于军纪,不便出言反驳,而那队孩童的师长却是不高兴了。

  “有辱斯文?”满宠自忖也是学识之士,不料竟被人如此贬斥,不由瞠目以对。

  “孔子都云有教无类。”那位先生长身玉立,虽然不过三十余岁,却是一身飘逸出尘的气度,他冷笑道:“性相近也,习相远也,若非如此,颜回、子路等人焉能名留史书?你目无圣贤,仍然拘泥于学在官府之腐论,还不是有辱斯文?”

  “本人山阳满宠,也曾饱读圣贤之书!”满宠听得心中不悦,亦冷笑道:“是否有辱斯文,尚不劳你一介无名博士批斥!”

  “原来是山阳满伯宁,怪不得如此骄狂!”那先生一愕,立即白眼一翻道:“本人颖川胡昭,便是批斥你了,你待如何?”

  “什么?颖川胡孔明!”满宠大惊,几乎没有从马上跌下。胡昭是当世最负盛名的隐士和书法大家,连荀家都对他礼敬有加,而山阳和颖川之间不过隔了一个陈留,满宠如何没有听说过他的大名?

  人的名儿树的影,在胡昭面前满宠哪敢再露骄色?他慌忙下马施礼:“不知是孔明先生当面,请恕失礼!”

  “哼!”胡昭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再向着雷薄打了个招呼,领着群童径自扬长而去。

  “唉呀!真是没有想到……竟会在此一睹胡先生的风范!”待胡昭远去,满宠这才直起身体,以手拭汗,向着满脸揶揄之色的雷薄自嘲道:“渤海之地当真是藏龙卧虎!”

  满宠平白受了一番折辱,一路之上虽然又看到诸多与众不同之处,却是再也不敢多作评论。听得雷薄不断出言介绍指点,只得作出一副虚心受教之相。

  然而,当他远远看到那一片连绵不绝的大军营帐时,终于忍不住开口道:“雷将军,前面似乎便是皇叔驻军之所吧?然我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