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鹰飞汉末第五十七章死亡之城(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一 鹰飞汉末 第五十七章 死亡之城)正文,敬请欣赏!    南鹰目送着那青年的身影消失在树后,心中一阵怅然,此人身负绝世武艺,若可为自己所用,当真是喜从天降,可惜他却匆匆而去,连姓名也不曾留下。

  他暗自苦笑,自己身边已经有了一大批当代奇才却仍是贪心不足,亏自己当rì还向程昱说什么“水满则溢,月满则亏”,却是自欺欺人了。

  南鹰突然想起还有一个俘虏没有处理,不禁抬目瞧向那郑莲,她看来比高清儿略长几岁,一张清秀的面庞上薄施了些脂粉,加上一袭青衣,亭亭而立,倒是颇象一位大家闺秀,哪里能瞧出是一位江湖女子!

  最令南鹰惊讶的是,那郑莲虽然身陷囹圄,却是神sè淡然,隐隐透出一种对死亡的漠视,似乎浑然未将即将来到的悲惨命运放在心上。若是一般女子,瞧见数十同伴尸横遍地,只怕不是摇摇yù倒便是跪地求饶了。

  南鹰沉思片刻,开口道:“你叫郑莲?”

  郑莲一双清澈的眼睛向他瞧来,突然轻轻一笑道:“你不必放我走!只管动手杀我便是!”

  众人一齐大奇,高清儿冷笑道:“你想得倒是天真,怎知我们会放你走?”

  郑莲轻启朱唇道:“虽然只观你们动手杀人,足可称得上心狠手辣。但为何我几十名同伴都死了,却独独留下我一人?瞧你们举止行貌,只怕也不是想对我一个弱女子行禽兽之事的恶人!”

  她耸肩道:“那就只可能是因为我刚刚帮你们说了几句好话,被你们听到了,这才大发善心想要放我一条生路!”

  众人一齐对她刮目相看,这女子竟然有如此灵思巧智,真是不负了灵狐之称!

  南鹰轻轻吐出一口气,苦笑道:“没想到我还真是低估了你的智慧!你说得没有错!既然心中明白,却又为何仍让我们杀了你呢?”

  郑莲低首道:“同行数十人无一生还,只有我幸免,这个仇可是结得更大了!你当那袁家会这么轻易放过我吗?他们就算不将我当成杀人者一党,也必然会迁怒于我!”

  她凄然道:“想那袁家权倾天下,我只是一个孤身飘泊江湖的女人,能斗得过他们吗?就算我可以一时逃脱,但若要我终生隐姓埋名,东躲xī zàng,还不如现在便死了的好!”

  众人心中恻然,这郑莲果然不是一般女子,不但目光深远,而且颇有男子的果绝,竟是浑然没将生死放在眼里,但确如她所说,今后怕是没有宁rì了。

  高清儿终是心肠较软,被勾起恻隐之心,不由急道:“我们如何能下得了手!姐姐又何必如此轻生,必然会有出路的!”

  她扭头向南鹰等人瞧来,央求道:“大哥!南哥!贾先生!这位姐姐好可怜,怎么说她也帮我们说过话,咱们定要想个办法帮帮她啊!”

  高顺瞧那郑莲垂首而立,楚楚可怜,心中一软,向南鹰看来,目露征询之sè。

  南鹰却向贾诩瞧来,见他露出深思之sè,竟然也缓缓点了点头,不由心中大奇,这毒士一向心狠,动不动就要杀人灭口,为何今rì也会动了慈悲心肠。

  贾诩见南鹰神sè,在他耳边轻轻道:“这女子武艺不弱,人又聪慧,难得还有如此高明的追踪之术,主公不可轻易放过!”

  南鹰不由微微点头,想了一会儿终于道:“有个办法!”

  高清儿大喜道:“真的吗!太好了!快说来听听!”

  郑莲也睁着一双大眼,不能置信般向南鹰看来。

  南鹰锐利的眼神紧紧盯着郑莲,彷佛要看破她的内心,重重道:“加入我们!我保你平安!你愿意吗?”

  郑莲娇躯轻颤道:“你带上我便如同带上了一个祸根,不怕引火烧身吗?”

  南鹰洒然笑道:“你瞧我象是怕事之人吗?我若是怕事,适才也不会帮那青年强出头了!我只问你愿不愿意!”

  郑莲脱口道:“我愿意的!”

  南鹰“哦”了一声道:“现在轮到我来问你了!你连我们是什么人都不知道,为何应承的如此干脆?不怕我们别有用心吗?”

  郑莲嫣然笑道:“我自小在江湖中打滚,什么样的人不曾见识过?你们是什么人我不必多问,不会害我便是了!”

  南鹰摇头苦笑道:“跟你这只灵狐说话,倒是省事!”

  他面sè一整道:“但我仍要告诉你,跟着我们也会有危险的,须知我们此行便是前往疫区,目的便是寻求消除瘟疫的办法!可说得上危机重重,你还要重新再考虑一下吗?”

  郑莲娇躯剧震,目中竟然缓缓流下两行清澈的泪水。

  众人一呆,高清儿轻轻扶住郑莲道:“姐姐,你怎么了?”

  郑莲抬手拭去泪水,面上露出令人心痛的哀婉神sè,目中却shè出无比坚定之sè,强笑道:“不用再说了!我跟定你们了,休想要赶走我!”

  众人换成医者服饰,五骑七人向着宜阳县城赶去,一路之上竟然不见人踪,不由更增众人心中负担,这瘟疫怕是越发肆虐了,到底是否可以扭转乾坤?

  又行了几rì,一行人终于瞧见了宜阳那尚算高大巍峨的城墙。

  宜阳属弘农郡治下九县之一,距洛阳也不过三两rì路程,平rì行人如鲫,热闹非凡,是一个数万人的大县。

  落rì的光辉远远拖出城楼那重楼叠檐的黑影,让人感觉到心闷气躁,城门内更是不见一人,幽深的城洞尤如一只魔兽的巨口,似要将人无情吞噬。

  贾诩轻叹道:“主公!看来这宜阳的疫情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可怕,连城门的值守士卒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偌大一个城门竟然形同虚设!”

  南鹰yīn沉着脸道:“走!我们进城瞧瞧!”

  寂静的长街上不见熙熙攘攘的过往人流,不闻此起彼伏的叫卖交谈之音,死一般的孤寂,偶有几名收穿黑衣,口蒙面纱的收尸人赶着破旧不堪的驴车经过,车身上覆盖着厚厚的芦席,车轮在粗糙的石板上艰涩的转动,发出“吱呀吱呀”的凄惨声音,忽而车身一震,便会抖出芦席下一截溃烂的手臂。

  高清儿瞧得花容失sè,虽然面上罩着严严的纱罩,似乎仍可嗅到那恐怖的腐烂气息,差点一口呕吐出来。

  枣祗低沉道:“想不到一个两万余户的大县竟然成了鬼魂游尸的世界,唉!简直就是一座死城!”

  众人心中惨然,一时尽皆无语。

  突然一个老人颤抖、凄凉的歌音从街头飘来:“朝虽生,暮归尘,百室俱空,鸡犬不闻,白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