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鹰飞汉末第五十八章医者仁心(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一 鹰飞汉末 第五十八章 医者仁心)正文,敬请欣赏!    木棚内,染疫者的惨呼哀嚎之声不绝于耳,众人瞧得触目惊心,牙将张节在旁更是愁云惨淡。

  南鹰突然想起道:“张兄所说的那位神医现在何处?快快领我们一见!”

  张节顿足道:“不错不错!我一时失神,险些忘却!”

  他一指木棚一角道:“那边便是了!”

  角落处,一点微弱的烛光下,正有一人背影手捧书简,正在埋头苦读。

  南鹰不由一呆,这人倒真是不简单,在这种恶劣嘈杂的环境下竟然还能看书看得津津有味。

  几人一齐举步向他行去,突听那人大叫一声,猛然一拍大腿道:“真是奇哉怪也!”

  众人被他的突然之举吓了一跳。

  张节似是见怪不怪了,向众人尴尬一笑,轻声叫道:“张大人,张大人,末将今rì侥天之幸,竟然一举寻得数位大夫,特请来与张大人相见!”

  那人回过头来,众人又是心中一惊,先前听得张节提到此人时推崇倍至,一副恭敬有加的样子,都在心中描绘出一位鹤发童颜的慈祥长者形象。

  然那人不过三十余岁年纪,清瘦白晰的脸上留着一丛短须,一双秀气细长的眼中shè出明亮柔和的光芒,十足一副白面书生的模样。

  他微笑道:“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早已辞官不做,张将军今后再不可以大人相称!”

  张节眼中闪过尊敬之sè,躬身道:“是!先生!不过末将叫顺了口,一时竟是难以改口!”

  那人长身而起,拱手道:“附近数百里内的医生大夫早已被各郡、各县招揽一空,各位同仁必是远道而来,在下这里先行替这宜阳县一城百姓致谢了!”

  众人见他一脸诚挚,谦逊有礼,又想到此人拯救百姓的义举,心中更生敬意。

  南鹰笑着回礼道:“路上便听张兄说到大人高义,不敢动问大人的姓名!”

  那人洒然一笑道:“在下姓张名机,曾任长沙太守,后来才知自己实非是做官的材料,便辞了官职,改习医术。众位切不可和张将军一样称呼在下为大人!”

  南鹰口中将“张机”轻读几遍,脑中猛然想起一人,不由浑身剧震,后退一步,脱口惊呼道:“神医张仲景?”

  众人见他一副骇然神情,俱是一呆,只有高顺身体轻颤,明白面前此人必是名垂青史的绝世神医。

  张机亦是一呆道:“兄台竟然知道在下的表字?”

  跟着目露惭愧之sè道:“在下来此已有月余,虽然耗尽心力,却进展甚微,这神医二字万万不敢当得!”

  南鹰心底涌出不能置信般的狂喜,这时代的两大神医,竟然如此轻易便碰上了其中一人,有此人在,治除疫病再非毫无希冀的梦想。

  南鹰心中大畅,面上恢复镇定,微笑道:“张先生太谦了!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yù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求含灵之苦,勿避险希、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以先生义助宜阳百姓的义举,尚不能称为神医,试问天下谁可当之!”

  这番言论却是引自唐代医学家孙思邈的《大医jīng诚》。

  闻者众人无不目露奇光,重新认识般瞧向南鹰,张节更是露出难以掩饰的惊喜。

  张机露出震惊深思之sè,良久,突然深深一揖道:“先生真是高论!我虽不敢当得先生之赞,今后却必会依先生此言行医救人,不敢有丝毫懈怠!”

  他猛然“唉呀”一声,赧然道:“在下失礼了!只顾思索先生的话语,竟未及请教尊称!”

  南鹰一指高顺诸人,微笑道:“在下南鹰,这几位均是在下的亲人朋友,俱会点医术的皮毛,特意来此助张先生一臂之力!”

  张机喜道:“太好了!有南先生诸位义助,对于在下无疑于久旱而逢甘霖,在下正有很多疫病方面的困惑,却是苦于无人商量指点!”

  南鹰想起适才他正在秉烛夜读,奇道:“对了!我正听刚刚张先生大呼奇哉怪也。却是所为何事?”

  张机目中闪过狂热之sè,竟然伸手一把握住南鹰之手,将他拉到一张榻前,一边摸出面纱戴上,一边急切道:“南先生请观,这位病人已经出现高热烦渴、咳嗽气急之状两rì,我依去热止咳之法医之,竟然没有丝毫效果,此前我曾经有过几起病例,却是手到病除。相同之症却不能以相同之法医治,真是让人费解!”

  南鹰仔细瞧了瞧病人的皮肤,再小心的扒开他的眼皮观察一会儿,才沉吟道:“所有病人都是这种症状吗?”

  张机苦笑道:“这又是另一桩让我想不通的事了,所有病人的症状看似相同,实则略有区别,发作的时间也不尽相同。”

  南鹰追问道:“可曾判定瘟疫的根源?”

  张机和身侧几名医者相视一眼,一齐低下头来。

  张节在旁插言道:“我们曾经为此忙碌了大半个月,却是毫无头绪,张机先生正为此寝食难安!”

  南鹰沉声道:“寻找瘟疫的根源才是对症下药的唯一路径。我心中虽有猜测,却尚未来得及加以印证。明rì,我们便一齐到各街各巷和百姓家中进行查访,希望可以得到答案!”

  张机身躯一震,猛然抬首,眼中闪过充满希望的亮光。

  初升的冬rì刚刚懒散的露出大半颜面,南鹰一行十数人便已来到城东的一处低矮的民居前。

  张节伸手一指道:“各位先生请看,这便是经我们多方查探后,认定最早出现疫病的人家了!张机先生也曾来此瞧过,可惜并无收获!”

  张机见南鹰向他瞧来,苦笑着点点头。

  南鹰想了想,开口道:“大家再次检查一下防护的措施,我们进去!”当行步入,众人跟着鱼贯而入。

  简陋狭小的居室内虽是收拾的整整齐齐,却是处处积灰,显然早已人去室空。

  南鹰锐利的双目在室中扫过,突然目光一凝道:“拿镐来,挖开这处墙根!”

  张机等人一呆,枣祗已经顺手拎起倚在墙边的一把锄头,向墙角挥去。

  墙角下一处曲折的鼠洞内,一窝大大小小十余只死鼠的尸体腐烂其中。

  南鹰蹲下身体,瞧了许久才发出重重一叹,他缓缓起身,眼中shè出如释重负的神sè,沉声道:“根源已经寻到,我们立即回去商议!”

  张机、张节一齐失声道:“竟会是这些老鼠!”

  贾诩和高顺却是相视一笑,向南鹰竖起了大指。

  宜阳县衙内,不仅自县令以下大小衙属官员无人缺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