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群雄逐鹿第八十四章宿营夜遇(1/2)

加入书签

  朔风猎猎,马蹄声急,南鹰纵马驰上一处高地,骤然望清远方景象,不由猛吃一惊。

  远处一条山岭披云裹雾,有如一条巨龙由西向东蜿蜒曲折而去,其最高处壁立千仞,直插云天,其余峰头亦是各展雄姿,景色奇丽。一条清澈湍急的大河如一条洁白的玉带,飘然而出于山根,滚滚西去。河畔尽是一望无际的碧草原野,令人心旷神怡。

  “这是什么地方?”南鹰瞧得神眩目驰,亦从心底生出绝处逢生的强烈喜悦。自从枹罕一路而来,途经之地多为寸草不生之地,但见黄沙漫天,唯闻北风呼啸,所过县亭城池,尽皆破败,连个人影也瞧不到。虽然全体将士无有怨言,但是军心士气已经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影响。

  “此处定是洪池岭了!”马云萝有如天簌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玉手轻抚秀发,亦是美目大亮:“此岭位于令居县境内,再往前便是古浪峡了!”

  “全军沿河而行,觅地扎营!”南鹰再无犹豫,立即下令道:“派出游骑兵小队搜索周边,顺便瞧瞧能不能打一些野味!”

  “大将军放心!”马超的笑声传了过来:“早听说这一带颇多野羊,于山地间纵掠如飞,最是美味!末将当亲自前往射猎!”

  “好啊!”南鹰瞧着身后大军瞬间恢复了生机,斗志昂扬的隆隆驰过,再瞧着远方有如神话般的美景,不由怔怔道:“云萝,你说如此人间仙境,怎会渺无人烟呢?”

  “因为战乱!”马云萝叹息道:“世人均道凉州苦寒之地,其实凉州亦有丰腴肥沃之地,然而诸族杂居,斗争不止,今天你杀过来,明天我杀过去……百姓们迁徒流亡尚且不及,又怎么可能安居乐业?”

  “宋建提出胡汉如一的方略,其实并非痴心妄想!”南鹰突然间思绪如潮,他想到了三国之后的五胡乱华,想到了公元四世纪的欧洲民族大迁徒。他沉思着,终于缓缓道:“在我们人类的文明史上,无数次野蛮战胜文明、落后战胜先进,致令山河破败、民不聊生,留下一副支离破碎的空白记忆,然而大乱之后,诸族同化、文明交融、南北相合,却又总会有一个强大的帝国重新屹立于世界之林。民族大融合,这才是真正的和平之始啊!”

  “汉扬,你说得好深奥!”马云萝一怔,掩口轻笑道:“是否突然间又想君临天下了?”

  “那倒不是!我只是在惋惜,惋惜面前这片大好河山,更为那些无谓而死的人们不值!”南鹰摇头:“大汉与诸胡之间,既然彼此不可能做到亡国灭种,为何不能和平共存呢?”

  “你是认真的!”马云萝细细咀嚼着南鹰的话语,她的面容也庄重起来:“我对你的回答,便是……绝不可能!”

  南鹰听着她一字一顿的道来,感受到了她那份近似于武断的决绝,不由心头一凉,强笑道:“云萝可知,我在鹰巢之中……”

  “不一样的!”马云萝罕有的打断他道:“你在小小一个鹰巢中做到了胡汉一家,靠的是什么?”

  “战无不胜的武力!雪中送炭的恩情!还有未见刀兵的前提!可是你瞧瞧这里……”她轻轻伸出玉臂,指向面前那方广阔无垠的土地:“与匈奴、鲜卑、乌丸等族的战争,还有百年汉羌战争,胡汉诸族的鲜血已经浸透了这方土地!绝大多数的胡人,只知恩仇必报,哪里会有什么和平共存的宏愿!而累积了这么多年的仇怨,又岂是朝夕之间可以放下的?”

  “或许眼前的荒凉,正是缓解这段仇恨的必然过程!”她缓缓从喉中呼出一口气,黯然道:“而漫长的时间,正是一剂良药!”

  南鹰听得心中如堵如坠,却终于是无言可对。从未有象眼前的这一刻,他是如此的期待天下统一。

  夜色降临,汉军的临时营地也搭建完成。在连续数日行军之后,全体将士实已达到了一个体能的极限,终于可以踏实的睡卧于军帐,耳边听得不远处那大河动听的水流之声,口鼻中呼吸着没有尘沙的新鲜空气,再没有什么如同此刻一般令人陶醉了。

  等得马超率人不负众望的猎回了数十头盘羊,更是引发了阵阵欢呼。虽然僧多粥少,但是每位将士都可以喝上一大碗滚热喷香的肉汤,连伤员们都感觉到身体仿佛正在不断恢复。

  而将帐之中,肩负全军命运的将军们却正在进行着紧张的军议。

  “从昨日夜间起,远远跟在我军身后的宋建军斥侯便已不见了踪影!从这个地方……”高通神色如常的一指点在地图上,任何人都难以看出,他为了袭杀敌军远缀于身后的斥侯已经两天两夜不曾安歇:“可能是因为鞭长莫及的放弃,也有可能是难以承受损失……毕竟两日间便杀了他们十八名优秀的斥侯,想要填补人手并非易事!”

  “请将军放心!”他终于难掩疲倦的伸手按了按太阳穴:“末将仍然留了三十名好手断后,分成两批轮番监视与休息,并安排了天眼!”

  “做得好!高风不在,这份重担只有由你挑起来了!”南鹰欣然点头,目光转向另一名黑鹰卫统领道:“王彦,前锋探路的情况如何?”

  “禀将军,此去西北一百五十里便是武威郡的张掖县了……请将军注意,这个张掖县并非是在张掖郡境内!”王彦俯身下去,手指顺着地图划动:“依照我军此前部署,我军应在张掖县与武威县之间折向西行,进入烧当羌的地盘,再沿西海一路南下!”

  “烧当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