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群雄逐鹿第九十四章成败关键(1/2)

加入书签

  “不必惊讶!”那张将军的声音淡淡响起:“纵观这位南大将军生平战事,虽说是无往不利,长胜不败,然而其中数次,却是以弱克强,于绝境之中险胜!靠的是什么?”

  他微微一顿,才道:“就是背水一战、死中求活这八个字!当任何人都认为他已经无力回天时,却往往正是他奋起反击之时……所以,千万不要以常理来猜度这位将军!”

  南鹰听得心中震骇,越发生出忌惮之心。若是报遇之敌皆有这般见识,他岂能活到今日?这位张将军定是一位名留史册的良将,然而三国后汉时期,张姓名将实在是不知凡几,此人究竟会是何方神圣?

  那冯先生仿佛吸了一口凉气,半晌才以难以置信的口气道:“南鹰当真有这么厉害吗?怪不得以主上的雄厚实力,亦在他手中连连失利,将他树为生平头号大敌!”

  南鹰听得心中又是一动,将自己树为头号大敌的人很多,但是敢于自命实力不凡的人却是屈指可数,同时,那人还是一个在自己手中屡屡受挫的人……他猛然震动了一下,难道竟然是他?

  只听张将军讶然道:“先生曾随主上与南鹰相争多年,怎么竟会不知其人厉害吗?听说,先生的很多同僚都曾败于南鹰之手,本将只当您定然是深谙其人的!”

  南鹰嘴边牵出一个狠厉的笑容……看来,**不离十了!

  果然,便听那冯先生尴尬道:“张将军有所不知,此前在下虽然一直久闻南鹰其名,却受主公之命长期去往扬州一带公干,南鹰在帝都时,本人又出使辽东,竟是与其始终缘悭一面……自然也就只是略知一二了!”

  “原来如此!”那张将军恍然道:“本将虽蒙主公信任,却也是在近几年方才投奔效力,却对此更是不甚清楚了!”

  “早听说昔日同僚纷纷饮恨于南鹰手下,更有数位多年相交的兄弟竟然不惜背叛主公反投于南鹰帐下!”那冯先生怔了半天,才叹息道:“看来此人确有不凡之处,是在下轻敌了!”

  南鹰眼中杀机闪现,果然是你……袁绍!他脑中灵光连闪,更是瞬间悟清了帐中之人的真身。什么“冯先生”?他必然就是一直隐藏不出的午一逢纪,也是袁绍称雄河北时倚为心腹的核心谋士,与田丰、沮授、许攸、郭图、审配、荀谌、辛评等人并称一时。而这位语出不凡的张将军,只能是河北四大名将中迟迟没有现身的张郃!此人以巧变著称于世,位列曹魏五子良将,更直接导致了诸葛亮北伐之败,确是一名劲敌!

  只听张郃又道:“单于,今夜必须严加防范,以拒南鹰兵马夜袭……而乌丸人明日引军来会,倒是确存变数!依本将之见,可开门见山的晓以利害,以利诱之,应可引得乌丸人出力襄助!”

  “以利诱之?”逢纪不以为然道:“我们已经向乌丸人许以重利,这才令他们勉强发兵前来!如若他们得知攻击的对象竟然是南鹰和马云萝,只怕会向我们狮子大开口……没有主公授意,你我安敢轻易许诺?”

  “不错!”须卜骨都侯亦赞同道:“乌丸人最是重利忘义,本王担心,他们反而会坏了我们的大事!”

  “两位不必多虑!”张郃轻笑道:“我们许下的好处,并不需要我们来兑现,乌丸人更不要妄想不劳而获!”

  “这是何意?”须卜骨都侯和逢纪一起愕然。

  “连韩遂、马腾与南鹰这么大的恩怨都可以轻易化解,还谋得了功名爵位……这说明,在这世上什么都可以去努力争取!”张郃轻描淡写般说道:“想要在南大将军手中讨要好处,现在不正是绝佳的机会吗?说不定,乌丸人就可以讨个一官半职,并换回大批粮草!”

  “好计!”一声重重的拍案之声响起,逢纪喜叫道:“一旦乌丸人利令智昏的落井下石,却恰恰触犯了南鹰宁折不弯的性情,南鹰焉能咽下这口恶气?如此一来,乌丸人却是不知不觉间便步入了我们的阵营,由不得他们不听话!”

  南鹰心中杀机大盛,张郃果然了得,只听其短短数语,便已奇谋迭出,令人防不胜防。更可怕的是,他对于人心的分析揣测,实已达到洞察入微之境。如果任由此人成长下去,必是将来的心腹大患……一时间,他几乎想要破帐而入,将措手不及的张郃击杀当场。

  然而,心念百转之下,南鹰终于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将所有杀机尽数按捺下来。小不忍则乱大谋,即使将帐中三人尽数斩尽杀绝,自己也有可能为他们陪葬,更可能进一步激怒匈奴人,不顾一切的疯狂攻击困守土城的汉军和罗马军,最终玉石俱焚。

  最重要的情报已经刺探得手,南鹰无心继续监听,他默算时间之后,迅速借着又一波巡经大帐的匈奴守卫掩护,重新退回一侧的军帐。再过不久,便等到了绕行归来的马岱等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