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鹰飞汉末第六十章作茧自缚(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一 鹰飞汉末 第六十章 作茧自缚)正文,敬请欣赏!    首批百多名患者病愈出营的消息如chūn风吹过般,不到半rì便传遍了全城。全城军民如同发疯般涌上街头,再也丝毫没有对他人传染的恐惧,纷纷狂呼欢叫,很多人原本空洞麻木的眼中不停的涌出喜悦的泪水,甚至有人搬出了家中存放的爆竹,当街点燃,以示成功的驱退了瘟神恶鬼,全城上下,一片欢腾。

  南鹰双手按在城墙的垛上,俯视眼前一切,心中突然生出抑止不住的冲动,想纵身跃入他们之同庆贺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张机等人几经尝试,终于成功摸索出最佳的配药和治疗之法,不但可以有效治愈此疫,且能对未染疾者进行控制预防,战胜这一次全国xìng的瘟疫将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自己还是改变了历史,但原先那样悲惨的历史还是改变的好。

  他看着城中的欢庆景像,不由感慨万千,突然头也不回道:“你怎么会来了?你不是该和清儿在北营中帮忙的吗?”

  身后郑莲惊讶的声音响起:“你竟然能听出我的足音?”

  南鹰撇嘴道:“你这个追踪大师就这么瞧不起别人的听力吗?”

  郑莲摇头道:“我怎敢如此自大?但此时全城处处喧闹,连我的耳朵都一时失去了作用,你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南鹰扭过头来,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奇怪吗?没关系!我可以教你的!”

  郑莲玉容露出笑意:“你不会白白教我吧?说吧!什么条件?”

  南鹰叹道:“和灵狐说话,果然省力。其实也没什么条件,此间事了,你便和我回去,有一帮小子我要交给你管。你要把我教给你的,还有你以前会的,教好他们!有问题吗?”

  郑莲哑然笑道:“原本是想套我的本事!也罢,既然跟了你也没什么可藏私的,但你就这么放心我?”

  南鹰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借你先前说过的话,我混了这么久,什么人没见识过?”

  两人一齐相视而笑。

  郑莲突然低下头去,轻声道:“其实我来找你,是想谢谢你!”

  南鹰再次将头转向远处的人群,叹道:“有什么好谢的!如果你早几个月碰上我,倒或许真该谢谢我!”

  郑莲娇躯轻颤道:“清儿告诉你了!”

  南鹰低声道:“她便是不说,我也能猜出来了!”

  郑莲眼中蒙上一层淡淡的水气:“不错!我几次真情流露,当然瞒不过你的眼睛!”

  她突然忍不住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为了素不相识的人冒险来此?”

  南鹰淡淡道:“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来此的目的你不久也会知道!重要的是你必须相信我,跟随我,因为今后会有更多比这还要危险的事情在等待着咱们!”

  郑莲嫣然一笑道:“也就是说,要我死心踏地的认你为主了?不过,我这一生最恨失去zì yóu,更不喜欢依附于男人,所以你休想让我叫你主公!”

  南鹰目shè奇光,脱口道:“在这个时代,你倒真算是个奇女子!”

  郑莲一呆道:“你说这个时代是什么意思?”

  南鹰心中一拎,这女人太过聪明,可别让她感觉到什么异样才好,微笑道:“没什么意思!这样吧,你既然不喜欢叫我主公,那便换个称呼吧!叫什么好呢!恩!不如叫我老板吧!”

  郑莲奇道:“老板是什么意思?”

  南鹰笑道:“老板就是出资聘请别人出力的人,属于一种可长可短的临时关系!怎么样?”

  郑莲眼中一亮道:“也就是说我有完全的zì yóu,想什么时候离去都可以?”

  南鹰耸肩道:“请你明白一件事,我压根没想控制你的人身zì yóu,现在只是保护你!这样吧,三年之后,如果袁家的风声过去,你尽可自行离去。除非,”

  郑莲奇道:“除非什么?”

  南鹰嘻嘻一笑道:“除非是你自己舍不得走,我总也不能拿着鞭子赶你啊!”

  郑莲没好气道:“你就这么有信心!”

  南鹰再将目光望向远处,眼中shè出令郑莲心颤的深刻感情:“你现在还不会明白,在我们那儿,所有的人都如眼前的人群一样快乐。我们是一家人,我们不停的努力,我们一齐迎接挑战,我们共同面对死亡!我相信,你终有一天会融入我们,因为那里有你一直缺少的东西!”

  郑莲目中露出一丝迷茫:“你知道我缺少什么吗?”

  她低下头去:“连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

  南鹰瞧着她首次露出小女孩般的无助,心中莫名的生出一丝怜惜,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道:“我来告诉你吧!”

  郑莲“啊”了一声,退了半步,嗔道:“你做什么!”

  南鹰尴尬缩手道:“对不住!我没别的意思!”

  郑莲嘴边突然露出一抹动人的笑意道:“我当然知道你没别的意思!可我不过比你小一点点而已,不许象对小孩子一样对我!对了!你快告诉我,我到底缺少什么?”

  下方蓦然有人高呼道:“大家快看!那就是给我们治病的神医啊!”

  两人一齐愕然望去。

  只见人丛中,一名县衙掾属手指南鹰,满面俱是惊喜之意,显是认得他。

  远近的人群一齐止住声音,顺着那人手指之处,仰首向城门上望来。

  一时之间,城上城下鸦雀无声。

  突然不知是谁又高叫道:“大家快叩谢神医的救命大恩啊!”

  霎时间,街道上黑压压的跪倒了一大片人,迅速又带动了远处的百姓,人群越跪越远,直至目所不及之处。

  南鹰迅速后退几步,脱离了人群的视线。

  除了因为老爹刘安的逝去,他第一次察觉到了自己眼中的湿润,他低低道:“你缺少的,就是我给予他们的!那就是希望!”

  郑莲呆呆立了半晌,轻轻道:“也许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