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群雄逐鹿第九十五章三拍其案(1/2)

加入书签

  闷雷般的蹄音隆隆不绝,长蛇般的乌丸骑兵大军一路蜿蜒而来。虽是连夜行军,途中仅仅经过了两个时辰的短暂休整,但是胡族人强壮的体魄却令他们仍然保持了良好的状态,看不出任何的疲倦之象。

  前方的道路上,突然现出两骑身影,稳如泰山般拦住大军前行之路,竟令潮水般行进的大军渐渐止住了奔势。

  “好大胆子!”当先几名乌丸骑兵先是愕然,继而大怒,正要冲杀过去。

  “住手!不得无礼!”一名乌丸小帅定睛瞧去,突然间瞳孔收缩,肃然道:“快去请两位大人前来!”

  “豪帅!瞧他们装束,不过是两个男女汉人!”一名属下疑惑道:“正好杀了那个男人,再掳了那个女子!”

  “放肆!”乌丸小帅猛然间反手一掌,将那属下扇得倒撞下马:“你自己活腻了!休要拖累本帅与两位大人!”

  他不顾骇然以对的一众属下,打出前军止步的手势,同时策马迎上前去,向着那汉人打扮的女子恭敬一礼,用乌丸语道:“辽西部乌丸大人丘力居从子蹋顿,向大小姐请安问好!”

  他此言一出,整支乌丸前军突然骚动起来,能够令骁勇善战的蹋顿如此礼待并称之为大小姐的人,只有一个那是令四部大人都不敢怠慢的传奇人物。

  那名之前还扬言要杀男掳女的乌丸骑兵更是惊得呆了,一手捂着红肿的面庞,眼中尽是惧色。

  “蹋顿?数年不见,你已长大成人,几乎认不出来!”那女子淡然一笑:“你父亲人在何处?本将正要寻他!”

  蹋顿见那女子以汉语相询,便亦以汉话相回:“大小姐请稍待,我已令人去请父亲与难楼大人,相信很快便会赶至!”

  他目光落在另一名汉人男子身上,见那人年纪轻轻,却是一脸从容恬淡,眼神更是锐利如刀,几乎生出被他看通看透的可怕感觉,不由猛吃一惊,脱口道:“不敢请教这位将军是?”

  “你便是蹋顿吗?果然是乌丸人中的英雄豪杰!”那年轻汉人微笑点头:“本人南鹰!”

  “什么?鹰扬中郎将!”蹋顿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他虽知马云萝早已加入渤海军,更即将与名震天下的鹰扬中郎将共结连理,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位有如战神一般的大人物竟会如此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叫错了一月之前,南将军已被天子擢为大将军!”马云萝冷冷道:“你为何如此惊讶?你们大举来犯,不就是为了对付我和大将军吗?”

  “什么?这,这从何说起!”蹋顿听得心惊肉跳,更是心底一片茫然,不由骇然道:“大小姐,您定有误会!我们怎敢冒犯您和大将军!”

  “那么你们两部倾巢而出,所为何来?”马云萝终于展现出凶悍霸道的强硬作风,她戟指厉声道:“仗着袁绍给你们撑腰,就敢不把本将放在眼里了一群忘恩负义的东西!”

  “袁绍?”蹋顿身躯一僵,终于把握住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由冷汗涔涔渗出:“大小姐息怒,我与父亲确实不知用兵的目标竟然会是您和大将军!”

  “哦?那袁绍是怎么说的?”南鹰轻轻按下马云萝的手腕,饶有兴致的问道:“从他口中,请你们发兵前来的目的是什么?”

  “他说,他说”蹋顿被南鹰慑人的目光一视,几乎无言以对,突然一眼瞥见两骑匆匆而来,立时如蒙大赦,苦笑道:“大将军,毕竟尊卑有别,您的问题还是请我父与难楼大人解释吧!”

  “南鹰!”丘力居与难楼匆匆赶来,却均一眼看清了来人面目,不由同时雄躯剧震。

  “你竟然还敢主动寻来!”难楼震动之后,立即勃然狂怒:“我尚未与你清算杀子之仇!今日,正好一并了解!”

  “难楼你给我住口!”马云萝玉容铁青道:“当年你在云雾山兵败被俘,若不是本将帮你苦苦相求,加上南将军宅心仁厚,不仅你坟头之草都要有一人高了,连同上万乌丸人都要死无葬身之地!怎敢在此恩将仇报?你还有何面目自称乌丸人中的好汉!”

  “云萝你还少说了一点!”南鹰耸了耸肩,慢条斯理道:“你还求我归还了他们五千匹战马!”

  难楼如同被人劈面打了一拳,面色发紫的僵在当地,半晌无语,终于艰难的涩声道:“没错!我们乌丸人恩怨分明,南鹰不仅放了我一条生路,还放过了我部下一万儿郎!而我儿子那叶提拉亦是死于战事,无话可说”

  他突然扬声道:“南鹰听着,今日你我二人恩怨两清,至于日后是你死我活,还是兄弟相交,自有神灵安排!”

  “好!”马云萝瞬间玉容解冻,微笑道:“这才是我认识的难楼!仍算你是一条汉子!”

  “不用等到神灵安排!”南鹰策马趋前,平静的目光落在丘力居与难楼面上:“今日,我们就可以决定未来是敌是友!”

  “今日?”难楼尚且没有反应过来,丘力居却是听得脸色大变,他情不自禁的勒马退了两步,警惕的目光迅速扫过四周:“风闻南将军已经荣升汉朝大将军,今日难道是来兴兵讨伐的?”

  “你说反了!”南鹰哑然失笑道:“本将今日斗胆拦住两位乌丸大人的大驾,就是想来问上一问袁绍究竟给了你们什么好处,竟能驱使两位长途跋涉的赶来讨伐本将?”

  “什么!”两位乌丸大人同时惊呼:“袁绍?讨伐大将军!”

  南鹰看得分明,两人确是毫无作伪的内心震惶,想来应是受了袁绍的蒙蔽无疑。

  “大将军,我们上当了!”丘力居面色惨白道:“怪不得袁绍来使语焉不详,只说有一支大汉叛军游弋于西凉境内,可能会对匈奴、乌丸等部族不利,匈奴人已经出兵攻打,他许以粮草二十万石,请我们亦出兵参与我们当真不知会是针对大将军的!”

  难楼却是大怒道:“袁绍这个混蛋分明是要借刀杀人!他明知我们与大将军有旧怨,这才使出这招毒计!如若我们当真攻击大将军,渤海军与西凉军岂能放过我们?”

  两人相视一眼,彼此心意相通,心中再无半分犹豫,一起施礼,由丘力居开口道:“大将军,为免误会,我们立即退军!请大将军休要记恨!”

  难楼亦是苦笑道:“请大将军明白,你我当年的恩怨早成往事!事实上,大将军的实力今非昔比,又是天子公认的皇叔,隐隐然已成执掌天下牛耳之人,而我们乌丸四部屡逢挫败,连自身生存都已日渐艰难,早就绝了与您为敌的心思更何况,您与大小姐的事情天下皆知,我们即使是感念大小姐昔日恩德,也不会主动与您交兵的!”

  丘力居连连点头,同时打出手势,示意蹋顿安排退军事宜。

  “你们也算是消息灵通之人,怎会被袁绍所欺?”马云萝见两人言辞恳切,又如此上道,不由心情大好,好奇道:“我与大将军受宋建袭击之事早已轰传天下,难道你们毫无所知?”

  “此事我们倒是知晓!”丘力居坦然道:“然而外界众说纷纭,有人说大将军兵败下落不明,有人说大将军脱困后已经调集兵马围剿枹罕,我们实在无从证实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大将军与大小姐竟会不往南退,而是一路北上,这才一时不察,中了袁绍的圈套!”

  “不妨事!既得两位坦诚相告,这误会已然消除!”南鹰微笑道:“还是那句话今日,本将诚心来访,意欲化干戈为玉帛!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丘力居与难楼交换了一个眼色,难楼不无讽刺道:“按照袁绍此前的说法,似乎匈奴人已经对大将军所部发起了攻势,可想而知大将军此刻的处境并不好过!虽说与大将军尽释前嫌,我们却也无意转身便成为汉人的鹰犬,为你们卖命!更何况,匈奴人仍然是我们名义上的盟友,一直共同抵制鲜卑!我们怎能背信弃义?”

  “唉!不可无礼!”丘力居慌忙圆场道:“难楼兄一向口无遮拦,还请大将军和大小姐不要怪罪!”

  “非是我们不帮大将军!”他看了看南鹰和马云萝的神色,又道:“其实难楼兄之言也不无道理,鲜卑人势力日益强大,我们乌丸人全靠维系着与匈奴人的联盟关系,这才勉强夹缝求存!如果今日我们阵前反水,不仅恶了匈奴人,更会令鲜卑人有机可趁非是在下危言耸听,这甚至可能会为我们乌丸引来灭族的可怕后果,请大将军体谅!”

  “你们似乎忘了,是谁为你们和匈奴人穿针引线结下的盟约?而今时今日,匈奴人对付的又是谁?”马云萝面寒如水道:“匈奴人对待我这个恩人尚且如此,你们还妄想着与他们共同进退?”

  丘力居与难楼面色均是难看起来,因为马云萝之言恰恰说中了他们的心事匈奴人与袁绍勾连已成事实,再不用借助乌丸人的力量共同对抗鲜卑。而此次他们私下串通,诱使乌丸人来打南鹰更是包藏祸心,这份盟约实则已经名存实亡。

  “今日机会难得,不妨开诚布公的好好谈一谈吧!”南鹰语音沉静,面色从容,炯炯目光更是射出令人难以拒绝的强大自信:“乌丸人只要放弃侵略汉土的野心,本将愿保你们一族从此富足安宁!”

  “好吧!”丘力居扫了一眼沉默下来的难楼,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抬手止住正在徐徐撤退的骑兵大军,喝道:“来人啊!设帐宴客!”

  “据闻,张举张纯两人先后败于刘虞与公孙瓒之手,目前早已流亡。如果情况属实,那么朝庭与乌丸之间便再没了掣肘牵制的动乱隐患!”匆匆搭就的大帐之内,南鹰张口便是开门见山:“不知两位以为如何?”

  “不错!情况属实!”丘力居与难楼均点头认可,丘力居还补充道:“在张举张纯遗留在我族的旧部之中,除了少数已经与我乌丸联姻之人,其他人均已主动散去。而我们并没有借机挟持,怕的就是给刘虞和公孙瓒落了口实!”

  “很好!这说明乌丸已经显示了与大汉化敌为友的初步诚意!”南鹰赞许道:“若你们仍然收留张举张纯叛军余部,只会继续激化两族的纷争!”

  “不过,你们为何会与袁绍搭上关系?”他话锋一转:“此人不仅志大才疏,且叛汉篡逆之心昭然若揭,两位便不怕引火烧身?”

  “然则我们该当如何?”丘力居与难楼相视苦笑,丘力居尴尬道:“且不论当年与大将军的仇怨,大汉的北方四强之中,刘虞虽然善待我们诸族,但是明眼人均知,他早已自身难保。而公孙瓒却是对我们胡人仇视已久,根本不存在和谈的可能我们向袁绍靠拢,亦是别无选择!”

  “若非从袁绍处交换获得一些铁器粮食,我们甚至无法保证族群的繁衍生息,更不用说对抗鲜卑!”难楼亦接口道:“眼下,刘虞、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