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鹰飞汉末第六十二章党锢由来(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一 鹰飞汉末 第六十二章 党锢由来)正文,敬请欣赏!    黄昏时分,狂风大作,黑云翻动,将偌大一个洛阳城压得喘不过气来。深冬本已十分寒冷,此时刺骨的寒风吹起,更是将人冻得深入骨髓,不待静街的锣声响起,街面的行人早已东奔西窜,不消一会儿,再也不见有一个人影。

  城中一处幽深的庭院中,却有两条人影幽灵般立于树下,一袭连头的漆黑斗蓬将身形全部笼罩,连是男是女也无法辨清。二人相对而立,久久默不出声。

  忽的一下电光闪过,刺得人双目如盲,继而满天的金鼓之声响彻云霄。

  凄惨雪白的电光消失后,两条黑影前不知何时已多出一人,那人亦是笼在深深的黑斗蓬之下,身形却是甚为高大。

  两条黑影相视一眼,一齐微微躬身。

  那高大的黑影缓缓道:“究竟何事?竟然临时改变了见面地点!”

  一条黑影道:“据刚刚接到的线报,目标已经出现在弘农郡治下的宜阳县,随身只有数人保护!”

  那高大的黑影似乎微微一震,语气中竟有了一丝喜意道:“消息确实吗?”

  另一黑影道:“你放心!我们盯了这么久,还能有错吗?”

  高大的黑影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你们对此有何高见?”

  一人狠声道:“他难得走出老窝,此为天赐良机,定要取了他xìng命!”

  另一人亦点了点头道:“他只要一死!我们便可趁乱而起,这确是一条捷径!”

  高大的黑影道:“你们准备如何下手?”

  一人yīn森森道:“只须遣一高手率数十名jīng锐杀手足矣!”

  高大的黑影摇首道:“不可!万一有失,便有可能顺藤摸瓜牵扯到我们身上!”

  他突然冷冷一笑:“立即将此事密报于太平道,他们之间仇深似海,正可帮我们解决这个麻烦!”

  一人鼓掌道:“好计!事成固然万事皆顺,若不成也定能逼得张角这只老狐狸立即造反!真是一石二鸟!”

  另一人笑道:“最妙的是,张角即使明白这个道理,这么大一个香饵放在面前,也由不得他不张嘴!”

  三人一齐发出低沉yīn冷的笑声。

  南鹰终于松了一口气,过了这么多rì,朝庭始终没有追究宜阳县的“权宜之法”,不但是县令大人和牙将张节,连城中百姓的心情也好了起来,全城已渐复昔rì繁华。县令大人也架不住南鹰的一再请辞,只得同意再过几rì便代表全城父老宴请南鹰和张机,之后,便由张节亲率部下分送他们归去。

  轻松之后,南鹰心中却又生疑虑,如今已是二月上旬,正是历史上黄巾起义受唐周告密影响,被迫提前一个月爆发的时间,为何时至今rì仍然不闻丝毫动静,难道自己的降临已使得历史出现了小小的差异。不过这也属正常,两年来自己再是低调,但也做出了很多足以影响史实的事,如改变了贾诩、程昱、高顺和典韦等人的原本归宿,还有提前结束了眼前这场本应持续多年的可怕瘟疫。

  南鹰心中苦笑,连一只蝴蝶在热带扇动翅膀,都会引发千里之外的风暴,更何况是他这个一心只为篡改历史的时空旅者。所虑者,是历史一旦不按史实发展,自已便失去了对未来的掌控,一切只能靠实力和运气说话,这可是有些不妙。

  他茫然若失,刚刚想长叹一声,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幽幽的长叹。

  南鹰讶然瞧去,见郑莲以手托腮,正坐在不远的台阶上呆呆的望着院中盛开的朵朵梅花。

  南鹰生出好奇之心,暂将烦恼置于脑后,微笑道:“雪后观梅本是一件赏心乐事,郑小姐为何独自叹息?”

  郑莲眼中露出孤独之sè道:“我哪里懂观梅,只是觉得这梅花不俗,心中微有感叹罢了!”

  南鹰好奇心更甚道:“哦?如何不俗,请小姐言之!”

  郑莲露出迷醉神sè:“你瞧!这梅花最是骄傲,它不屑与凡花在chūn光中争奇斗艳,只在天寒地冻时开出繁花满树,发出幽幽冷香,这是一种寂寞平凡的自足,一种傲视同侪的清高,多么令人羡慕!”

  南鹰心中一动,这丫头不是与梅花同病相怜吧?他轻轻点头道:“确是令人羡慕,然则小姐为何叹息?”

  郑莲面上一红,低声道:“我很喜欢这梅花,真想改名为梅,你说呢?”

  南鹰一怔,不由放声大笑。

  郑莲没想到他如此反应,又羞又恼,嗔道:“你笑什么?瞧人家下次还将心里话说与你听!”

  南鹰收止笑声,一本正经道:“小姐勿要误会,在下绝无任何取笑之意。只是小姐之名已经绝佳,又何必舍本逐末,妄自菲薄?”

  郑莲睁大一双美目,气犹未消道:“你且说说,若无道理我绝不善罢甘休!”

  南鹰索xìng卖弄一下,洒然道:“小姐只看到了梅花迎雪吐艳,凌寒飘香,却不知莲之高洁吗?莲者,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如果说梅是傲然不群的花之隐者,那么莲便是纯洁无暇的花间君子,绝不受世间俗人轻易玩弄!郑莲小姐,我这么解释你还满意吗?”

  郑莲情不自禁的站起身来,不能置信般指着南鹰道:“你!你!”

  渐渐,她震惊之sè褪去,双目中突然流下泪来,掉头奔去。

  南鹰抓了抓头,这丫头看似淡漠生死,却为何动不动就哭,自己枉自又做了一回文坛大盗,难道又说错什么话了?

  他回过身来,不由身躯一僵,心叫坏了。

  只见院门口,刘公子与那儒生张先生、道人丹道长一齐静立不动,皆目露痴呆之sè,显是听到了自己“字字珠矶”的传世佳句。

  自那rì南鹰被贾诩逼得语惊四座后,几rì来,刘公子每rì均要来此坐上半rì,与南鹰、贾诩等人谈古论今。除了那老者王先生一直闭口不言外,儒生张先生、道人丹道长也均是饱学之士,众人倒是相谈甚欢。

  然南鹰早已瞧出这几人均是大有来头,到底是不明底细,又是初交,不敢锋芒太露,只得作出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偶尔在众人连连相询之下,才略谈一些见解,但他毕竟来自未来,很多观点一经提出,往往令人瞠目结舌之余,又拍案叫绝。那刘公子自不必说,连随行三人都对南鹰刮目相看,态度上也渐渐好了很多。今rì,庭院中一番关于《爱莲说》的剽窃之语,又被人家听得清清楚楚。

  南鹰硬着头皮迎上前去,转移话题道:“几位一来,便瞧见南某的丑事了!唉!南某确是不会说话,竟将郑小姐给气跑了!”

  刘公子与张先生和丹道长低语几句,二人含笑向南鹰打了个招呼,一齐退至门边相候。

  刘公子上下打量南鹰,忽的摇头苦笑道:“南先生,我自问阅人无数,却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你方才对莲和梅的分析可谓jīng辟独到,随口之言更是生动传神。如此才情,便是浸yín此道数十年的大儒也未必及上,但偏偏你又如此年轻,连表字也未取,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饶是南鹰老脸皮厚,闻言也不由面上一烧道:“刘兄过誉了,小弟其实也二十有二了,只不过二年前家父仙逝,却是正好错过了冠礼取字的时机!”

  刘公子微笑道:“无妨!南先生待此间事了,不如与我同回洛阳,一则认祖归宗,二则正可请家族长辈为先生行冠礼!三来嘛,为兄也要尽尽地主之谊!”

  南鹰一阵头疼,若是真回洛阳,自己上哪儿寻祖宗认去?岂不要露出马脚?口中却只得应道:“多谢刘兄美意!小弟正当前往!”

  刘公子眼睛一亮道:“好!就此一言为定,为兄本待今rì求教之后,明rì便返回洛阳,难得南先生亦有此心,那么明rì便可一齐起程!”

  南鹰猛吃一惊,这位刘公子与自己相交不过数rì,为何如此盛情相邀?若是放在一年前,自己倒真可欣然前往,但此时此刻,说不定明rì一觉醒来,便会听得黄巾起义的消息,鹰巢之中种种大事尚待自己回去主持,却如何提得起dì dū之游的兴致?

  他脑中急转,寻思如何在今夜暗中溜之大吉,张机也暂时顾不上了,rì后再说吧,面上却露出惊喜之sè,连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