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鹰飞汉末第六十六章危机重重(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一 鹰飞汉末 第六十六章 危机重重)正文,敬请欣赏!    灵帝脸上闪过落寞之sè,叹息道:“你也不必惊奇,很多事情待你到了洛阳,rì子久了便知端倪!”

  他抬首瞧了瞧天sè,轻勒缰绳,将马速放缓下来。

  一名骑士立即骑至灵帝马后,轻声道:“圣上有何吩咐?”

  灵帝向南鹰微笑道:“这是淳于琼,朕的卫士长,此次朕微服出巡,便是由他率20名卫士在暗中侍驾!”

  那骑士将竹笠取下,露出一张年轻粗黑的面庞,左颊上一条斜斜的刀疤,显得有些狰狞,他向南鹰微微躬身,眼光却露出此许蔑视。

  南鹰想了想,终于记起这个淳于琼貌似便是在官渡之战中先失乌巢,再丢xìng命的那位淳于仲简,心中先是不免有些轻视,又见淳于琼神sè无礼,不由升出一丝怒气,心底冷笑:天子都和我并驾而驰,你一个小小卫士长竟然还敢嚣张!早晚给你点颜sè瞧瞧!

  面上却微笑道:“原来是淳于兄,身为天子近卫,必定武艺过人,改rì定要请淳于兄指点一二!”

  淳于琼嘴角一抽,干巴巴的来了一句:“客气客气,彼此彼此!”

  灵帝并没有觉察二人暗中的火药味,道:“仲简,朕一向甚少外出,此处是哪里?距洛阳还有多少路途?”

  淳于琼恭声道:“禀圣上,我们这一队的路线是出宜阳南门,取道陆浑关,再经新城,延伊水返回洛阳,目前刚刚经过陆浑,若回洛阳应还有4rì路程!”

  他说着忍不住又瞧了瞧南鹰,翁声翁气道:“可是小将不明白!”

  灵帝顺着他的目光,大有深意的瞧了一眼南鹰,才淡淡道:“何事不明白?说!”

  淳于琼语气显然带着一些焦躁:“若依小将之意,最佳方案莫如集中所有人马,护定圣上,沿官道返回洛阳,沿途召集各地jīng锐随行护驾,方可确保圣驾无虞。”

  他冷笑道:“就算真要分兵扰乱贼人耳目,也不该选择最远的一条路线,我们完全可以选择取道谷城,再顺谷水东行,一路疾行返回洛阳,完全可以缩短一半路程,只须3rì不到便可!”

  灵帝微微一笑道:“这个你却是要问南先生了,整个行动是他拟定的,连朕亦不是很清楚!”

  淳于琼面上闪过“圣上就如此信任他?”的疑惑神sè,扭头向南鹰望来。

  他并不清楚南鹰和灵帝的关系,先是莫名其妙乔装绕道,自己身为近卫之首却是对内情懵然不知,这已经足以让他对策划此事的南鹰心生不忿了,再见到灵帝对他与众不同,竟许他策马并肩而行,更是隐隐生出一股嫉妒。

  此时听到灵帝如此一说,突然清醒过来,天子问都不问便同意南鹰如此行事,这说明两人关系大不一般,这是一种绝对的信任。若自己再不识进退,怕是会引起天子之怒了!

  但身为天子近卫,护驾之责重于一切,该弄明白的事却是容不得半点含糊。淳于琼只得硬着头皮,拱手道:“请南先生指点,小将职责所在,先生莫怪!”

  南鹰见他换了一副面孔,心中暗暗好笑,正容道:“将军客气了!我也就实话实说,大队人马虽然对贼人震慑较大,使之不敢轻易来犯,但人多了却更给贼人以可趁之机,方便他们混入队中,不但可以通报消息,里应外合,连暗中行刺也不是没有可能!太平道遍布天下,拥有信徒数十万,想混在队中实在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说得难听点,如果有人和我说,军中一些统兵头目是太平道中人,都是不足为奇!”

  淳于琼想到太平道在民间势力之大,影响之巨,不由额上冒汗,连声道:“不错!不错!”

  南鹰见他神sè惶恐,笑道:“将军又问,为何舍近求远,这个问题便更简单了,将军之前能想到我会走这最远的一条路吗?”

  淳于琼一怔道:“这如何能够想到?”

  南鹰拍手道:“不错!连将军也想不到,贼人们会想到吗?他们人手并不足够,盯住张奉大人率领的大队已经颇为勉强,敢不敢公然攻击还是两说,再要分兵追赶我们四个方向的四路疑兵更是力所难及。若换成是我,只怕会集中人力攻击一路,但也绝不会选择最远的一路,因为一旦判断失误,便再也无法追上其他几路了!”

  他诡异一笑:“不过就算他们追上我们中的一路人马又如何?除了我们外,其他三队人根本不知道还有另外三队疑兵的存在!贼人根本无法从他们身上获得任何有用的情报!”

  淳于琼听得也不禁有点服气,叹道:“果然高明,看来我们是一路无忧了!”

  南鹰嘻嘻一笑道:“那也不见得,还有一种情况,我们若是真撞上了,怕是凶多吉少!”

  连灵帝也听得入神,脱口道:“什么情况?”

  南鹰想了想,摇头道:“我先声明,我只是就情形分析,并没有别的意思。唯一会遇险的情况就是,我们之中有内jiān!但这应该是不可能的!因为这队人除了我的七人,便是圣上、丹尘子和包括淳于将军在内的十五名近卫了,都是可以信赖的人!”

  一个清脆的声音轻轻的传来:“这并非是不可能的!”

  众人扭头瞧去,郑莲面沉如水的来到南鹰面前,甚至没有向灵帝行礼,她一字一顿道:“我们之中有内jiān!”

  众人一齐失声道:“怎么可能!”

  南鹰俯身从路边一处草丛中拾起一个编织得甚为jīng致的草环,直起身体时脸已经黑得能滴出水来。草环隐在草中,若非留意,根本无法发现,这附近几乎没有人家,草环又编得甚巧,一看便是有心人刻意而为。

  淳于琼却疑惑道:“这一个小小的草环能说明什么?郑小姐过于杯弓蛇影了吧?”

  丹尘子也道:“郑小姐可有佐证?兹事体大,可不能妄加猜测!”

  郑莲雪白的面庞上闪过一丝不屑,冷笑道:“二位大人可曾听说过我灵狐郑莲之名?不是小妹自夸,我的追踪之术天下”

  她好象突然想起了什么,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