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鹰飞汉末第八十章攻心之战(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一 鹰飞汉末 第八十章 攻心之战)正文,敬请欣赏!    张鲁瞧着眼前的一方地图,心中一阵按捺不住的烦躁。//更新最快 //

  自天师道被迫起兵三个多月来,虽然连续攻占了沔阳、褒中、成固三县,对汉中治所南郑形成了三面夹击之势,看似形势颇佳,但其中苦处他却是心知肚明。

  首先,这攻下的三县看似已经占据汉中九县的三成,但实际上其人口土地、物资储备实际只不过占了汉中全境的一成。而张鲁所占据的成固县更是地狭民少,钱粮奇缺。

  其次,因张修所部抢先进占了沔阳、褒中两县,只留下最东面的贫困小县成固予张鲁。经过几次求兵无助、索粮无门的忍气吞声,再加上一些别有用心的小人居中煽风点火,叔侄二人积压多年的怨愤终于迸发,竟然险些当场动了刀兵。

  想至此处,张鲁心中烦闷更甚。自己手下四千人马,居于城矮墙残的成固小县,守城已是勉强,偏偏军粮已经不足一月之需,若官军大举来犯,只怕是朝不保夕。更为可虑的是,如今他已与张修撕破了面皮,张修有兵一万二千,不来落井下石已经是算他张鲁运气了,如何能指望得上?

  他长叹一声,抬起头来,瞧瞧堂中几名属下,心中又是一阵苦涩。当ri他在天师道中何等威风,教中诸人均对他俯首贴耳,如今一旦失势,只有亲弟张卫、汉中大族杨松、杨柏兄弟及祭酒郑度等寥寥数人相随,真可谓是世态炎凉,一至于斯。

  张鲁突然一阵心惊肉跳,自己以大祭酒之名把持教务多年,竭力培植党羽,安插亲信,自认为已将张修架空,只要自己振臂一呼,天师道门众必是争相景从。谁知他枉自空想,却远远低估了张修这只老狐狸!二人刚刚决裂,不但八成以上的天师道各部首领纷纷倒向张修,连自己训练多年的数千鬼卒也有大半突然倒戈,旗帜鲜明的出城往沔阳、褒中方向而去。这一切只能说明一件事,这么多年来,张修从来没有放弃过清除他的决心!只是自己太过愚笨,白白为他出生入死,却仍是身处梦中。

  张鲁强压下胸中怒火,一个声音却从心底不停的嘶吼:我真的败了!不!就算我败了,我也绝不能死在张修这个老贼前面!

  堂下众将见张鲁面容扭曲,眼中she出狰狞之se,均是心中一寒,齐齐低下头去。

  郑度一脸惊慌的匆匆入堂,见到张鲁的可怕神se,心中猜到几分,却仍是硬着头皮道:“禀大祭酒,门外有客来访!”

  “砰”,张鲁将满腹愤怒化作重重一掌,击在身前几上,竟现出一个轮廓分明的手掌形状。他怒喝道:“郑度你这个蠢材,这都什么时候了!本座哪里还有什么兴致来见客!给我将他们轰出去!”

  郑度心中苦笑,自己这几年也算流年不利,自从在黑虎山损兵折将,无功而返后,自己不但失去了张修的信任,更成了一众同门暗中嘲讽的笑料。万般无奈之下,他只有投靠天师道二号人物张鲁,原以为张鲁年轻有为,前途不可限量,可是不曾想,只不过短短两年,张鲁就被张修逼到了这副田地,眼看着就要沦为过街的老鼠,夹在官军和张修之间命悬一线。他心中自嘲一笑,只怪自己鼠目寸光罢!

  郑度又想到门外等候的那人,不由心中打个了冷战。那更是一个万万得罪不起的主儿,幸好自己已经准备好了退路,否则若张鲁再一不小心开罪了他,那么可真是四面强敌,死无葬身之地了。

  他压下心中复杂情绪,苦笑道:“回大祭酒!以属下愚见,门外的客人你只怕是非见不可!”

  堂上众人正幸灾乐祸的瞧着郑度,闻言一齐讶然而起。

  张鲁更是怒极反笑道:“好!你且说说!门外何人?为何我非见他不可?”

  郑度不敢与张鲁的森寒目光对视,垂首道:“其实那也是大祭酒的故人,他来自黑虎山,姓南!”

  张鲁一惊而起,竟然带翻了案几,颤声道:“你是说?鹰巢之主南鹰!”

  郑度头垂得更低,低声道:“正是!”

  张鲁呆了半晌,心中转过千万种念头,突然大喝道:“诸位,随我开门迎客!”

  “张鲁?”贾诩眼中闪过不加掩饰的轻视之se,“你放心!以我看来,第一,他绝不敢不见主公,第二,他更不敢伤了主公一根头发!”

  “第三!”他轻笑一声,“说不定啊!这个张鲁就要成为我的同僚了!”

  高顺不敢置信道:“不可能吧!你这么说有什么根据?”

  贾诩竖起一根手指:“这一,我鹰巢目前与张鲁尚无直接冲突,鹰巢之主亲至,以礼造访,他怎敢无礼拒见?不怕平白又树一强敌吗?这可不是一个聪明人能做出的事情!”

  高顺担心道:“可是,我们毕竟曾与他们刀兵相见,就算张鲁肯见鹰弟,我也怕他暗怀不轨之心啊!”

  贾诩摇头晃脑道:“高帅错了!张鲁暗怀大志,心机深沉,一向善于隐忍,否则也不会在张修夺了他父亲张衡的天师之位后,一直忍耐到今天了!不错,咱们是曾经与天师道结过仇,不过你要分清楚,是与天师道,而不是与他张鲁!如今形势大变,他俨然已经duli于天师道之外,对他没有好处的事他就更不会做了!”

  高顺沉思了一会儿,才点头道:“文和之言有理,不过他既然心怀大志,又怎肯屈于人下?文和说他愿意归顺,我就不太相信了!”

  贾诩冷笑道:“高帅你又错了!越是心怀抱负的人就越懂得生命的可贵!他张鲁现在是什么局面?四字可言,内忧外患!坦白说,他距丧家之犬也不过一步之遥!缺兵少粮,困守一隅,他有什么资格继续打下去?等死罢了!”

  高顺接口道:“你的意思是,他已经走投无路了!如今便是我们说服他归降的最佳时机!”

  贾诩抚掌笑道:“不错!高帅还有什么疑问吗?”

  南鹰微笑着瞧向坐在主首的张鲁,举起手中酒樽道:“今ri突然登门造访,颇为冒昧。在下虽不喜饮酒,但借花献佛,望大祭酒原宥!”

  张鲁满面堆笑的亦举樽道:“南先生说哪里话来!先生前ri不畏艰险,为解除疫病四处奔走,挽救万民于危难之际,我等心中仰慕已久!今ri再见先生,心中不胜之喜!”

  南鹰瞧了瞧立于身后的典韦,失笑道:“老典啊!我怎么听着大祭酒这话有点言不由衷啊!”

  张鲁瞧着典韦木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心中一颤,此人的厉害别人不知,他却是亲自领教过的。当ri战不三合,自己便险些死在当场,至今思之,仍是不寒而栗。

  他强笑道:“先生说笑了!我见先生风采依旧,确是发自真心的欢喜!”

  南鹰拱手道:“多谢挂怀!不过多ri不见,我瞧大祭酒却是有些形销骨立,愁云笼罩,不复当ri英姿啊!”

  张鲁听他语带讥讽,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意,旋即消失,微笑道:“先生亦是掌理万机之人,却不知此次屈尊成固小城,有何指教?”

  南鹰似笑非笑的瞧着张鲁,只到瞧得他避开对视,才道:“大祭酒这话问得可是有些奇怪了!前ri我鹰巢落成之ri,您不是也亲来道贺了吗?如今大祭酒手握雄兵,根基已成,在下来此,正是为了礼尚往来!”

  此话一出,堂上众人无不微微变se,怎么这挖苦嘲笑之言还没完没了了?

  张鲁再次忍下心中一口恶气,苦笑道:“先生勿要再出言相责,以前的种种误会,确是在下有错在先!不过那些都已过去………”

  南鹰突然脸se一沉,森然道:“那么你暗中串连张角,透露我鹰巢秘密,也是误会了?”

  张鲁一呆道:“先生为何有此一说?这是何人胆敢挑拨离间!先生切莫中了他人………”

  南鹰冷冷道:“是张角和张梁说的!够了吗?”

  张鲁失se道:“不会吧?张角!先生遇上张角了?”

  说着偷偷打量南鹰,心中暗恨,张角怎么没能杀了这小子!也算帮我除去一个祸害。

  南鹰淡淡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可以实话告诉你,算张角跑得快,不过我也在他身上留下了一点纪念!”

  张鲁终于浑身剧震,不能置信的脱口道:“这怎么可能!大贤良师竟会败于你手!”

  南鹰嘴边闪过不屑一顾的冷笑:“很奇怪吗?大贤良师便不是爹生娘养的?他败不得吗?”

  堂上一片死寂,所有人被南鹰的豪言惊得目瞪口呆,难道素有无敌之誉的大贤良师真的败在这个年轻人手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