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鹰飞汉末第八十四章军中之变(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一 鹰飞汉末 第八十四章 军中之变)正文,敬请欣赏!    “咚!咚!咚!”沉闷的鼓声缓缓传来,透露出一丝凄凉,彷如预示着死亡的乐曲即将奏响。

  身着浅灰布衣,外罩简易皮甲的天师军战士如同大片的蚁群慢慢的出现在南郑城的视野内。

  十几名首领装束的人纵马飞驰,大吼着约束部队,原来略显混乱的阵势渐渐散开,形成八个千人左右的方阵。跟着,数十架高大的云梯和攻城塔发出枯涩刺耳的轮轴转动之声,被缓缓从方阵之间推了出来。

  突然,天师军战士们发出震天的欢呼声,张修率领一众手下,策马来到阵前。

  张修面容清瘦儒雅,气度沉稳从容,配上一袭黄衣,尽显其天师道师君的不凡风采。

  他轻轻抬起右手,战士们的巨大声浪渐渐平息下来,一齐望向他们心中至高无上的师君。

  张修望着面前万头攒动的大军,感受到内心深处那一望的萌芽似乎正在不受控制的破土而出,竭尽全力的想长成一棵参天大树,他等待这一天真的是太久了!

  他深吸一口气,高亢的声音响彻战场:“忠实的教徒们!汉室无道,使民不聊生,自尔等聚于我天师道大旗之下,吾等便一直为了生存而战!”

  “今ri,是吾等期盼已久的ri子!因为,今ri一战后,汉中全境将归属于天师道,归属于你们!你们会在天师教义的光辉下,得到原本就属于你们的土地、财富、女人!再也没有贫穷和饥饿!”

  天师军战士们的眼中迸发出前所未有的亮光,一齐挥动手中的兵器,发出震耳yu聋的嘶吼。

  张修缓缓拨转马头,望向仿佛近在咫尺的南郑城,将满腹的雄心壮志化为一声脱口而出的暴喝:“冲!”

  程昱目送着一脸郑重的王累匆匆走下城去,心中不由叹了一口气,今次若是没有张鲁的提醒,只怕是要吃上一次大亏,但愿这临时制定的防范措施能够派上用场。

  他瞧着正在鹰巢战士帮助下努力套上一身皮甲的南鹰,担心道:“主公,贼军势大,难道你还真要亲自接战!”

  南鹰满不在乎道:“我承认,我是有点低估张修这个人了。不过,现在我更发现一件事,那就是我太高估天师军了!”

  他瞧了瞧张鲁尴尬的神se,笑道:“区区一万人,不但未经严格训练,而且连象样的装备都没有几件,我都感觉有点欺负人呢!若我再不敢出战,嘿嘿,只怕连公祺都会笑话我吧!”

  程昱仍是忧心道:“贼军虽然战力不济,但却携有大量攻城器械,而且城防军中的内应也是个变数………”

  南鹰打断道:“敌军已经上来了,来人,立即送仲德先生下去!好生保护!”

  几名健壮的军士一拥而上,不顾程昱的抗议,将他硬是架下了城楼。

  南鹰走到城墙边,双手按住城垛,望着黑压压涌上的大片敌军,感受到心中那一丝阔别已久的战意,似乎象荒野中点燃的一星小小火苗,正在以熊熊之势无限的扩散开来。

  方虎来到他身后,恭敬道:“主公,一切均已部署停当,只待主公一声令下!”

  “呛啷”南鹰从背上掣出鹰刀,遥指逼近的天师军,双目she出强大的战意,冷然喝道:“战!”

  天师军阵中号旗展动,四个方阵的天师军战士发出震天呐喊,举起手中简陋的木盾,保持着较为完整的队列,簇拥着各式的攻城器械,蜂拥向南郑北门攻来。

  一名身着漆黑鱼鳞细甲的将领正手按刀柄,立于北门门楼之上,他面上罩着铁护面,瞧不清面容,但倾斜的嘴角却将他对天师军的不屑和轻视暴露无遗。

  方虎来到他身后,肃然道:“高铁统领,主公有命,战!”

  那将领推起护面,露出高铁那年轻坚毅的面庞,洒然笑道:“终于等到这命令了!”

  他瞧着渐渐逼近的如蚁敌群,面上笑容一敛,大吼道:“弓骑大队,立盾!”

  三百余名膀大腰圆的战士持盾并肩向前一步,三百余面巨大的盾牌连接成一条漫长的盾墙,他们将快一人高的漆黑皮盾重重的立在城垛之后,震得整道城墙似乎都抖动了一下。

  “弓兵大队,上箭!”

  数百名弓兵娴熟的探手从背后箭囊内夹出褐se的羽箭,搭在弦上,他们一齐发出“喝哈”的大吼,伴随着这大吼的节奏,数百张长弓瞬间拉满,闪着寒光的三棱箭簇一律虚搭在护在身前的巨盾上方的倒三角空隙中。

  “弩兵大队,装弩!”

  数百名弩兵6人一组,快速抬出一张张四腿床架,熟练的将一张张令人生畏的巨弩装在床架的铁槽上,然后四人一齐合力,转动两侧绞盘,将弩弦张开扣在机牙上,最后,一名战士将一支前端装有巨大的三棱刃铁镞的巨矛稳稳装在发she架上,另一名战士高举起一柄大锤,时刻准备以全身力气锤击板机。

  高铁见方虎露出叹为观止之se,不由微微一笑,道:“此处便交给我了,方队长,我拨100名弩手与你指挥,该可应付城中内乱了!你速速去吧!”

  方虎醒悟过来,眼中闪过兴奋之se,躬身道:“在下必不辱命!”说罢昂然去了。

  高铁转过身,正好瞧见城外的敌军先锋刚刚踏过标注距离为200步的白线,他缓缓举起右手。

  身旁的旗令兵略微有些紧张,死死的盯着那支悬在半空的手。他知道,这支手一旦落下,就代表南郑城下将立时成为修罗坟场。

  战事,终于就要爆发!

  此时,就在不远处的城卫大营中,却涌动着不安与恐慌的暗流。

  三千城防军在屯长和都伯们的带领下,在校场上列成整齐的队列。士兵们茫然无措的望向另一侧的军司马大帐,纷纷发出低低的议论,汇聚成不小的“嗡嗡”声浪,甚至连军官们也在相互交换不安的眼神,今儿这是怎么了?虽说世上无奇不有,但敌军攻城一触即发,己方大队却在营中安然列队,这种事情只怕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

  大帐中,十五名军侯的灼灼目光一齐she在军司马大人身上。

  军司马焦躁的来回踱了几步,一抬头,怒道:“你们都瞪着我做什么!这是太守大人和郡丞大人的命令!”

  一名神情剽悍的军侯上前一步,大声道:“大人,卑职有话要说!”

  军司马瞧着这位向来器重的部下,勉强压下怒气道:“刘军侯,你有何话要说?”

  刘军侯不卑不亢道:“卑职请命参战!”

  军司马尚未开口,另一名军侯已经怒道:“不错!这算怎么回事?城外天师军已经开始攻城,而我城中三千劲卒却在此无所事事!简直是如同儿戏!”

  此言一出,登时引起一阵sao乱,诸将中又有数人大声附和。

  “李军侯说得对,怎么能相信那些来路都不明的弓箭手呢?何况他们不过只有一千人!”

  “不错!若要抗拒敌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