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鹰飞汉末第九十四章对面无缘(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一 鹰飞汉末 第九十四章 对面无缘)正文,敬请欣赏!    在姜奂和强仝的指挥下,两千鹰巢骑兵以最快速度阻断了道路,并摆出了冲锋的阵型。近千弓弩手和千余汉军则布成防御的圆阵,将数千平民护在中间。

  所有人都以怪异的眼光瞧着那队渐渐靠近的天师军,他们怎么瞧都只能算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难道是来投诚的?

  那队如同无头苍蝇般乱哄哄拥来的乱军也终于瞧清了面前的可怕景se,近万人马将前方的道路堵得水泄不通,单单那队气势逼人的骑兵便足可在瞬间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乱军们立时吓傻了眼,不知所措的立在原地。

  他们身后,那队神秘的追兵也终于现出了隐约的身影。

  南鹰和高顺交换了一个不敢置信的神se,那哨骑的眼力不错,最多不过五十人,这是一支什么样的人马?竟能追得五倍以上的敌人连头也不敢回。

  当追兵们从烟尘中显出清晰的身影,南鹰不由张大了口,一群小毛孩子?天师道真的是完了!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

  一个浑身血迹的高大少年站了出来,声音冷静的令人怀疑他的真实年龄:“立即跪下受缚!我愿意再多给你们一次机会!”

  一名天师军闻言身体一抖,手中单刀“呛”的坠地,双膝一软,竟然真的缓缓跪了下来。

  跟着,越来越多的乱兵们垂头丧气的跪了下来,眼中似乎竟有一丝得以解脱的庆幸。

  很快,所有的天师军密密麻麻的跪满一地。

  那少年满意的一笑,缓缓上前,向鹰巢的大队人马行来,他毫无顾虑的从乱军丛中穿行而过,所到之处,跪伏在地的天师军士卒无不见了鬼一般,手足并用的爬开,没有人敢向那少年望上一眼。

  南鹰倒吸了一口气,小声道:“好家伙!看来这小子才是这些天师军逃命的原因!他们似乎连胆都被吓破了!”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抱着相同的想法,总有一些亡命之徒能干出出人预料的事来。

  当那少年行至一半,四名天师军士卒同时猛然跃起,手中利刃向那少年各处要害挥去。

  那少年脚步依旧,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柄黑沉沉的大刀,鬼魅般的黑光一闪即逝。

  然后,他眼都没眨一下,继续迈着轻快的步伐,向前行去,只留下身后的四名偷袭者一脸惊骇yu绝的捂着鲜血狂涌的颈项缓缓倒地。

  天师军的人丛中终于有人惨呼出声,不少聪明人立即趴在地上,抱着头瑟瑟发抖,以示绝无反抗的意图。

  南鹰咽了口唾沫,低声向高顺道:“好厉害的小子!大哥,你觉得他怎么样?”

  高顺郑重的点了点头,说:“很好!比我强!”

  “什么!”南鹰差点叫出声来。

  高顺瞧着那少年象一根钉子般直直的走来,叹息道:“你很奇怪吗?这小子现在的本事便绝不在你我之下,但你们仍然年轻,进步的空间远胜于我,当然比我强!”

  他怔怔的望着那少年:“张角与王越不算,他是我平生见过的仅次于那武痴和典韦的最强高手!”

  南鹰心中大为不服,翻了翻眼。

  高顺微笑道:“不用不服,也许你二人生死相搏,死的一定是他。但要是比武较艺,你仍不如他!”

  南鹰若有所思,眯起了眼睛。

  那少年行至十余步外,反手将那柄漆黑的大刀插入背后所负的刀鞘,立在当地。

  他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大队人马,显然有些疑惑,终于提声叫道:“敢问领军的将军是谁?可否一见?”

  南鹰向高顺、王累二人点了点头,三人一齐策马出阵。

  此时相距更近,南鹰见那少年相貌清朗,神se镇定,浑身却散发出刀锋一般锐利的锋芒,倒是与自己十七、八岁时颇为相似,不由大生好感。

  他微笑道:“好一位少年英雄!你是什么人?这又是怎么回事?”

  那少年微微躬身道:“小民等皆为附近郡县的乡间少年,久有报效朝庭之心,闻汉中天师道作乱,特来尽绵薄之力!”

  他回身一指身后跪伏的天师道乱兵,淡淡道:“适才我等奇袭褒中,这些便是漏网之鱼!”

  众人均是一呆,王累失声道:“什么?褒中已为你等攻取?一干匪首可曾拿下?”

  那少年回头叫道:“二弟,你来答这位大人的问话吧!”

  又一名瘦削jing干的少年越众而出,与先前那高大少年并肩而立,他拱手道:“经天师道俘虏供称,大多匪首已于我等破城前一个多时辰,经北门仓皇逃走。我等只拿下一名守城的贼将!”

  王累怒道:“这干贼子倒颇懂审时度势。”

  他向南鹰道:“使君,这下麻烦了!他们一旦逃离汉中,我们再想抓捕将会难上加难!我们该如何应对?”

  南鹰一脸事不关己,摊手道:“那是你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自己看着办吧!”

  王累苦笑道:“是!下官明白了!下官会报请太守大人立即发兵攻取沔阳,同时向邻近郡、国送报公文,请求他们协助围堵!”

  南鹰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一双锐利的眼神在面前的二个少年上扫来扫去,瞧得二人浑身不自在。

  那高大少年轻轻捅捅同伴,低声道:“二弟,我怎么觉得这位大人眼光有点不善,似乎是想我们一口吞下的感觉?”

  那jing干少年一边向南鹰露出诚实腼腆的笑容,一边低声答道:“你说得不错!他只怕没有什么好心思,一会儿无论他说什么或提出什么要求,大哥千万不要答应他!”

  那高大少年微不可闻的应道:“明白了!”

  浑然不知已经被人暗中鄙视的南鹰终于开口:“二位少年英雄,小小年纪便满怀报国之志,诚为可敬!不知你二人可愿加入你们面前的这支雄师?”

  二位少年一齐暗叫:“来了!”

  那jing干少年略一踌躇,小心问道:“那么可否请教大人尊讳?这支雄师又是哪一路汉军?”

  南鹰愕然,这貌似简简单单的两个问题自己竟然一个也无法如实相告,至少也不能在这样人多眼杂的地方说吧!

  他呆了半晌,才干咳一声道:“这个嘛!你ri后便知!”

  那jing干少年立时看出了问题,狡黠一笑道:“这位大人口口声声要提携我兄弟二人,却为何处处遮掩?显然是诚意不够,亦或是别有目的,这如何能让我们信服的追随大人呢?”

  那高大少年也不屑道:“藏头露尾岂是英雄所为?”

  南鹰被说得张大了口,说不出话来。

  王累却勃然变se道:“好胆!竟然敢对使君无礼!尔等可知他是何人?”

  那jing干少年赶紧打躬作揖,委屈道:“这位使君是何人,小民确是不知,正想请大人相告!小民定当磕头请罪!”

  王累猛然醒悟,一张嘴不禁张得比南鹰还大:“这,这!我,他是!”剩下的话却如何敢说得出口。

  那jing干少年得意一笑,双手一摊道:“各位大人请看,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