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鹰飞汉末第九十六章怪诞之城(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卷一 鹰飞汉末 第九十六章 怪诞之城)正文,敬请欣赏!    经过几ri的共处,尤其是经历过那场大雨后,汉军和百姓们的情绪明显好了很多,一些人的脸上渐渐出现了笑容,汉军士兵们的戒备心理也慢慢开始减退。//免费电子书下载 //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大队人马进入了横亘蜿蜒的群山之中,所有人的心情又紧张起来,不是说要随军驻守一处城关吗?怎会开入深山!

  崎岖的山道上,虽然有士兵们主动扶老携幼,帮他们扛起大件的家什,却仍然难以平复百姓们心中再次涌起的疑虑。

  沉默的人群中,终于有人控制不住,开始悄悄议论,一时间,流言蜚语暗中传遍整个队伍。

  “看来真是要坑杀我们啊!”一个老人压着嗓门,颤声说道。

  “不可能!”另一个老人立即反驳,“杀我们至于费这么大事吗?随便找个坑一埋就行,而我们根本也无力反抗!”

  又有人神神秘秘的伸过头来说:“你们别瞎猜了!我听说是让我们入山来开凿一条秘密栈道,我们都是苦力,不会杀我们的!”

  “呸!”有人不屑道,“你根本是胡扯,我们都是老弱妇孺,有谁会笨到用我们来做苦力?”

  几个人一齐点头道:“是啊!而且那些兵又怎会对苦力如此和气?”

  一人怪笑道:“好了!这也不是,那也不对!说不定是要将我们放在深山中供养起来呢!”

  众人一齐发出低低的窃笑。此时,绝无一人知道,此人的一句戏言却真的猜中了事实的十之仈jiu。

  墨让一边听着,也发出轻轻的笑声。他的见识毕竟远超这些寻常百姓,经过观察,他已经确信这些所谓押送他们的士兵,绝不会心存恶意。虽然仍然无法猜透他们的真实意图,但若说到他们会坑杀百姓,恐怕也只有这些胆小的无知愚民才能想得出来。

  通过几ri相处,那第一个发现他的年轻士兵已经与他甚为熟络,时不时便会来看看他,还偷偷塞上一些食物。想着他不由苦笑起来,看来自己在那小子心目中已经打上大肚馋鬼的烙印了。

  他又想到,昨ri他再次问及大队人马的去向时,那小子也是面露喜se,却仍是神神秘秘的告诉他:准备享受前所未有的惊喜吧!

  那士兵眼中透露出的那份热切温暖的神se,令墨让心中一阵抽动,他太熟悉那种神se了!那是即将回家的感觉!多少年前,他每次结束苦行返乡,在村口的那条小河边总要仔细洗净自己满身的泥污和疲惫。他清楚的记得,在那平滑如镜的河面上,映照出自己的面孔,那喜悦的目光不正是与那年轻小子此时的目光一模一样吗?

  墨让轻轻一笑,这小子啊,任你再是守口如**,却也想不到眼神竟会出卖自己!由此看来,虽然不知他们究竟想做什么,但是将汉军及其家属迁涉的事,那是假不了的!什么坑杀,什么苦力,完全是这些百姓在庸人自扰。

  突然,最前方的骑兵们发出阵阵欢呼,很快引得整条崎岖山道上的所有黑甲战士一齐发出震耳yu聋的欢腾之声。

  墨让心中跳得厉害,到地方了吗?他真的很有几分期待。在如此险峻的群山之中,真的会有家的存在吗?否则怎会让这些平ri冷静沉着的士兵如此沸腾!

  前行的队伍突然停下了,墨让险些一头撞在前面的一个女子背上。

  随之前方传来一阵阵惊呼,后方的百姓们面面相觑,同时现出惊慌之se。

  墨让也不由一怔,这又是怎么回事?

  一个嘹亮的声音远远传来:“长官有令!前方的南郑汉军兄弟和父老乡亲们不必惊讶!请继续前行,以免阻挡后队!”

  前方的惊呼声仍然不时传来,但拥堵的人群怀着忐忑的心情,终于再次缓缓行进。

  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转过一处山脚,墨让终于明白前方人群惊呼的原因,因为他和身边的人们也一齐发出了同样的呼声。

  眼前豁然开朗,群山之间奇迹般现出了一片广阔的平原,一座巍峨高大的城池耸立其间,城外的空旷之地上,尽是一片片肥沃的农田,更远的地方,则有大群的牛羊正悠闲的啃食着嫩嫩的青草。

  在行过一段崎岖漫长的狭窄山路后,却猛然间看到这样一幅壮丽的画面,这种变化来得既突然神奇又绝对出人意料,充满震憾的戏剧xing,也难怪每一位初抵此处的人均要发出难以置信的惊呼。

  一名黑甲战士瞧着人们呆若木鸡的神se,不由扬鞭大笑道:“各位父老乡亲,兄弟姐妹,欢迎来到我们的乐土!”

  人群突然爆发出疯狂的欢呼,这是摆脱了死亡恐惧的内心释放,这是面临着重获新生的心灵呐喊!一瞬间,人们似乎都有一种崩溃后的无力,又或是挣脱了枷锁的轻松,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没有人注意到,一个老人缓缓跪了下来,眼中淌出两行浑浊的泪水。在这茫茫世间,对于他这样逃亡者来说,还有何处能够比拟这里的人间仙境呢?

  千余汉军士卒在刘、赵两位军侯的率领下先行开入城内,他们早有名册在案,又有直属的上司管辖,省去了很多入城前的繁琐手续。

  剩余的数千百姓,只得以户为单位,排起几条浩浩荡荡的长龙,等待在城门口进行籍册核对。

  城门前摆放了几大长溜奇形怪状的木台子,数十名鹰巢属下,正趴在那些木台上,对照着南郑提供的大卷户籍书简,一个一个核对着百姓们的身份,忙得满头大汗,叫得连嗓子都有些沙哑。

  墨让站在人群之中,他似乎全然没有想到即将面对的尴尬局面,因为他是半路上偷偷混入大队中的,他的名字又岂会出现在南郑名册之上?

  他正双眼发直的瞧着不远处那闻所未闻的怪异城墙,脑中一片混乱。墨氏一门自墨翟起,便极多能工巧匠,尤善制造各种器具和守城器械,对于城池的建造自然也是个中高手。然而,这座在深山之中巍然屹立的奇异城池,却险些将墨让数十年的经验和见识完全巅覆。

  双体城墙?外墙约高三丈,这倒不足为奇,大多数城墙均达到这个高度,可是竟然还筑有更高的内墙!这明显是为了对来犯之敌实行立体打击!看来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城池,或许用军事堡垒来形容更为妥当。但是,真的有必要在深山中建造这么一个固若金汤的据点吗?城主的用意耐人寻味啊!

  还有这城墙的用料!墨让不禁眯起了眼睛,好象是用大块的青石堆彻而成的,竟然不是传统的夯土,难道建城之人已经成功的克服了石块粘合的难题了吗?

  他一阵悚然心惊,突然又想到了那些士兵乘坐的四轮马车和那些骑兵骑在马上时的踏脚铁环,老天!为何自己现在才注意到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看来前几ri确是被那些所谓坑杀的谣言给吓昏了头了!

  墨让的心脏又剧烈的跳动起来,他突然感觉之前自己所有引以为豪的才能都有如儿戏一般!强烈的yu望充满心头,这是一种老饕发现绝世佳肴,酒徒嗅到陈年佳酿的冲动!能够让自己这位墨门嫡系传人目瞪口呆的高人,会是何等样人呢?墨让的脑海中勾勒出一个仙风道骨,目she慧光的长者形象,能够拜倒在这等奇人脚下,恭聆教诲,是每一位求知者的梦想。

  正当他思绪纷涌之际,后面有人轻轻推了推他。

  墨让微微一愕,才发现不知不觉中竟然已经随着队伍来到了入城登记的木台处,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