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宁风,你阴我!(1/2)

加入书签

  风乍起,呼啸长空,拂起宁风头发恣意飞扬,扯动宁风衣袍猎猎作响。

  所有人的目光,汇聚在他豁然抬起的右手上。

  宁风右手食指第一截放出白光,强光透过皮肉,对面的宝玺清晰地看到一截指骨如金如玉,那是太阳骨。

  宝玺反应奇怪,以与其身形全不搭调的敏捷遁入面前金门当中。

  这回,即便是不用八门金盘去算,他也知道宁风定然是玩真的。

  在遁入金门的一瞬,宝玺贱贱地做了一件事情:

  他整个身子完全闪入金门当中,唯独一条胳膊伸在外面,冲着宁风所在方向一照,然后闪电般地往回收,好像生怕收得慢上一点,这条胳膊就不姓“宝”了一般。

  类似的一幕,在之前发生过无数次,神宫前的围观者们早就见怪不怪了,不过这一次,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向后一仰,略略张大了嘴巴。

  他们看得真真地,宝玺八门金盘上闪过一道亮光,亦将一道太阳神光照入其中,只是……

  “吓人好玩吗?”

  众皆无语,宝玺是谨慎小心到了极致,他自己怕是都没有发现异样,台下的观战者则不然,他们可以拍着胸脯打包票,宁风那记太阳神光,怕是连一只鸡都杀不死。

  徒有其表。

  下一刻,除去遁入金门,隐没在八门金盘空间不知外事的宝玺外,所有人都瞪大眼睛,震惊地望向在高台上张开双臂的宁风。

  宁风两只手臂大张着,如要拥抱什么,任凭猎猎狂风吹风,犹自巍然不动,甚至连眼睛都已经闭上了。

  风,越来越大,越来越烈。蜂拥而至,在宁风周围碰撞着,卷出一个灰色的漩涡,并在不住地吞噬着、膨胀成。转眼间成为涵盖小半个高台大小。

  “灵气漩涡!”

  在场的除了那些新晋外门弟子,哪一个不是在修仙之道淫浸多时者,第一时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宁风这是要当场突破?”

  “怎么来得及?”

  这个疑问刚刚浮现出来呢,台上又生变化。

  宁风仰天长啸,整个人浮空而起,无数的天地灵气从他周身百窍涌入,如无数只的小手,生生将他托得飞起。

  众目睽睽之下,灵气漩涡不住地重演着膨胀,收缩;再膨胀。接着收缩的戏码,不知道有多少天地灵气借此涌入到了宁风体内。

  这一幕,恰似暴雨多日,山洪暴发,偏偏河道早就清淤。任凭多少水量进来,依然将其牢牢地束缚在河道内,驾驭着入海,不使其泛滥为祸。

  “我去!”

  上至神宫九脉山主,下至亲传弟子们,或是摇头,或是直接脱口而出。既有不解,又想破口大骂。

  惟一的例外,怕就是天云子,沈兆轩等天云峰中人,以及那些抱着侥幸心思买了宁风入三甲者吧。

  “宁风这分明是扮猪吃老虎!”

  “他肯定是早就可以突破,周身筋脉都已经打通。就差引天地灵气入体这一关生生卡住。”

  “宝玺这下被阴了。”

  “算尽有无又怎么样,算得越准,死得越惨,现在的宁风跟上一刻的宁风完全是两个境界,他怎么把握得准。死定了。”

  议论声中,所有人心中都在冒出一个疑问来:“宁风这是专门为了阴宝玺一下吗?”

  “他要是早早突破,那么之前的几关何至于那么险?说不通啊!”

  宁风这是在高处,在突破中,不然妥妥地回答:“我这是为了出风头吖!”

  时间往回倒回一些,宁风在九窍石境中,借金水许愿,突破到练气后期,然后死死地赖在九窍石境中,不外出接引天地灵气入体。

  这才控制住了突破出期体内对灵气的饥渴,生生将原本马上会到来的突破,压到了现在。

  “宝玺,算你倒霉,哥真不是有意要阴你的!”

  宁风睁开眼睛,微微一笑,看唇形分明是在说:“我只是为了出风头。”

  只是一个引气入体的过程,能有多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