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元始桥(1/2)

加入书签

  “神棍?!”

  宁风叫起了撞天屈,“这是法术,我在经香阁精挑细选了一天才选出来的法术。”

  陈昔微背着双手,优哉游哉地走过来,叹口气,很勉强地道:“好吧,也算是法术了。”

  “什么叫算是……”

  宁风各种表示不服,同时伸手一引,招呼陈昔微坐下。

  在旁边石桌上,红泥小火炉上咕噜噜地响着,水已经开了。

  陈昔微自然而然地提起水,优雅地烹茶,转眼间茶香四溢,水气氤氲。

  “真是怎么看怎么优雅,一举手,一投足,如诗如画。”

  宁风心中赞叹不已,面露微笑地看着这一幕。

  一人一盏香茗,安静地品茗,不知时间流逝。

  “宁风,上次我输得不服。”

  陈昔微安静地喝完茶,站起来,背转过身去,向外走去,仿佛她来这里就是为了烹茶一般。

  一边走着,她的背影处传来倔强的声音:

  “这次万魔窟一行,我们再较量较量。”

  宁风一手拍在脑门上,各种郁闷,冲着她的背影叫道:“喂喂喂,别走啊,不就是一个席,至于嘛。”

  “不是席的事。”

  陈昔微向后挥手,道:“我只是不想输给你。”

  话音落下,她站上渡鱼,在水面上带出一条条优美的水波,渐远。

  宁风无奈地放下手,垂头丧气呢,一个声音飘飘渺渺。微弱无比地传来:

  “几天时间。法术精熟。真的……”

  后面几个字,似乎吐出得很艰难,传入宁风耳中时候,更是断断续续的,“……很~了不起~呢!”

  宁风霍地一下抬头,陈昔微早已远去,背影小得就像是一个白点,若隐若现在水天一色中。

  “哈哈哈~”

  宁风笑了。笑得很开心,“这个丫头,夸人都不会夸,当面说声好会死啊。”

  “不过……”

  宁风笑得愈灿烂,抚掌道:“我就是喜欢!”

  他自娱自乐呢,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为师也觉得不错。”

  “吓!”

  宁风豁然转身,看到天云子轻咳几声,走了出来。

  “师尊……”

  宁风把到口的质问咽了下去,换上笑脸,“您老人家怎么来了。有事传召弟子一声便是嘛。”

  天地良心,他是想问天云子什么时候来的。都听到什么了?这么偷听弟子跟女人私房谈话真的是为师之道吗?

  没敢!

  天云子好像也有几分尴尬,干咳了数声调整情绪,道:“为师也觉得陈昔微这个丫头不错,徒儿你加把劲儿,争取娶过来当道侣。”

  “……”宁风一头雾水,天云子什么时候对这种事情这么感兴趣了。

  面对他疑惑的目光,天云子又补充道:“到得那时候,为师定然亲上天择峰,当着申不疑那老匹夫的面大笑三声。”

  宁风凑趣地问道:“笑什么?”

  “就笑他机关算尽太聪明,到头来还不是便宜了我们天云峰。”

  天云子说得理所当然,宁风也松了一口气,心想这就对了嘛,这才是天云子。

  闲话说完,天云子手掌摊开,一件东西进入宁风的视线范围。

  在天云子掌心上,有一件精致,又流露出悠远气息,仿佛在时间长河里漂流了无数年的事物。

  “桥?”

  宁风上前,好奇地看着。

  天云子掌中的正是一座小桥。

  这座小桥通体呈现出是暗黄色,又布着青绿色的点,质地如玉,扑面而来都是历史的味道。

  宁风看着这座小桥,感觉就像是前世在博物馆里,看着陈列着的青铜器,感觉一般无二。

  “嗯,是桥,它叫元始桥!”

  天云子淡淡地回应,随后将元始桥往宁风一扔。

  “啊~”

  宁风全无准备,忙直起身子,手忙脚乱地接住。

  元始桥入手,并不似外表看来般的如玉温暖,反而沉甸甸的,又冰凉凉的,似乎是亘古跨越长河,历经着无尽风雨的石桥触感。

  “元始桥吗?”

  宁风脑子里闪过的是这个桥名,无有来由,不见始终,方称元始。

  敢叫这名字的,就没有普通的!

  宁风抬起头来,望向天云子,等着自家师尊给他解释。

  天云子抬头看了眼天色,语加快,道:“为师来此只是化身,那边战况紧张,为师不能久呆,徒儿你听清了。”

  宁风神色肃然,束手而听。

  只是一个分身或投影般的法术,对天云子这等存在来说消耗微乎其微,这种情况下他都表示不能久呆,表明那边战况紧张到了什么地步。

  显而易见,那是连心神都不能分散半点的,属于这个世界顶尖层面的战斗。

  宁风想得悠然神往呢,天云子化身开口了:“这元始桥,便是为师与各脉山主联袂上天择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