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争渡惊鸥鹭骑鹤下天云(1/2)

加入书签

  “哈哈哈~”

  沈兆轩伸手点了点宁风,摇头大笑。

  “师弟说话真是有趣,在你未来前,为兄一年笑起来也没有今日多。”

  他走到湖畔,向着水中一指,道:“师弟尚未修得我们神宫,不能遁光飞行之前,欲回水云间,就得靠它们了。”

  “它们?”

  宁风来了兴致,湖畔探头看向波光粼粼湖面。

  湖面平静,偶尔清风拂细波,密密如鱼鳞,清澈足可见底,有水草萋萋,鱼儿嬉戏穿行。

  “你看。”

  沈兆轩毫无征兆地一步踏出,直接落足湖水。

  “咦?”

  宁风瞪大眼睛,为发生在眼前一幕咋舌不已。

  要是沈兆轩施展什么法术,便是将一湖碧波尽数蒸腾,他也不觉得奇怪。

  偏偏这位引路师兄什么都没有做,就是这么简简单单地踏上去,然后整个人一顿悬停在水面,下一刻如灵活的箭矢,在湖面穿行,身后带出白色水波蜿蜒,直上湖心岛。

  “师弟还不过来,更待何时?”

  沈兆轩在湖面上招呼,一句话的功夫,又滑行出十余丈距离,离得湖心岛愈发近了。

  “鱼……”

  宁风这下看清楚了。

  敢情沈兆轩踏足湖面的一瞬间,嬉戏在湖中的鱼儿翻腾着,争先恐后地浮起,托在他脚下,向着湖心去。

  “这是什么鱼?”

  宁风觉得有些好笑,尤其是在沈兆轩去后,湖里面鱼儿没赶上趟的都浮出水面来,张大着鱼唇,眼巴巴地看着他。

  那一双双鱼眼出奇地灵动,分明写满了“期待”两个字。

  “有意思。”

  宁风玩心起,更加觉得水云间这处洞府选得好,学着沈兆轩样子一步踏入湖中。

  怎么都是第一次,宁风多少有些谨慎,动作些许迟疑,颇有着试水感觉,一个不对,就准备缩回来。

  湖中鱼儿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宁风脚掌刚刚触及水面,立刻感觉到有一股力量自下而上托在脚心,然后就要向前冲。

  他吓了一跳,要是被这力量带着于湖畔来个劈腿,那乐子就大了。

  宁风赶忙放下小心,另外一只脚也踏上去。

  下一刻,他整个人向后一仰,下半身在前,上半身在后,如离弦之箭,划破湖面。

  “啊啊~”

  “哈哈哈哈~~”

  开始是惊叫,后面是欢笑。

  宁风在鱼群的力量下站稳湖面,看着湖光山色抛于身后,前方掩于水云之间的楼阁渐渐露出真容。

  湖心岛岸,沈兆轩负手而笑。

  “哗啦~”

  鱼群带起水波冲击在岛岸,宁风上岸后又前冲了数步,方才稳住身形。

  回头望,他只见得方圆数丈的岛畔湖水一如沸腾,数不清楚多少鱼儿翻滚上湖面,嬉戏着,似为完成什么壮举而欢天喜地,又如寂寞几日的孩子有了玩伴。

  “此鱼名渡鱼,又名惊鹭,别号恶沉,性喜渡人,本性最是厌恶有物沉水。”

  沈兆轩回身指了指水云楼阁,接着道:“昔年祖师令建此别府,有好事弟子便寻来渡鱼几苗,放于湖中,千年繁衍,成此盛况。”

  “走,我们师弟的洞府。”

  沈兆轩当前引路,宁风随后跟上。

  一开始,宁风还不是回头望一湖渡鱼撒泼,后来心神便被眼前景象吸引,看得目不暇接。

  湖心岛上最多的是太阳花。

  太阳花一茎高高,如朝阳出山海,卓而不群,茎上托着大如盘的花朵,层层叠叠花瓣,形如朝阳花心,构成一朵通体放着光的奇花。

  尚未踏入花田前,宁风看到一岛太阳花尽数向着一个方向

  ——太阳的方向。

  “嗯,此花有向日,喜光之性,永远朝向太阳,夜则低头如沉睡,故而得名。”

  宁风脑子里闪过所知的有关太阳花讯息,正感慨无奇不有呢,奇怪的一幕就出现了。

  随着沈兆轩当先一步踏入太阳花田,“刷刷刷~”,周遭无数太阳花尽数转了一个方向,数不清多少花朵,一起折腰,向着沈兆轩露出笑脸来。

  连远远地,够不上的太阳花也在拼命地把花茎伸长,好像要探头过来似的。

  宁风看着说笑着前行的沈兆轩背影,若有所悟:“是了,一定是师兄精修太阳法,体内蕴含着浓烈的太阳之力。在近距离下,更胜过远在天边的大日,故而太阳花们将他视作了太阳。”

  穿行在太阳花田的整个过程中,宁风一直看着这一幕,看着前方背影,不无羡慕。

  “什么时候,我也能达到这个地步,让一岛的太阳花为我折腰,凝目?”

  一岛奇花,让一直温和、可亲,完全感觉不出半点厉害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