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掌心凤,树上桃(1/2)

加入书签

  “这里,太黑了。”

  “不好!”

  宁风坐在雪地上,将陈昔微的头搬起来,枕在自家大腿上,看着四面天光,皱眉不满。

  井中月界的日月,并不是真的日月。

  无论是日升月落怎样景象,在这雪峰最高处,始终是一片朦朦胧胧,晨昏之间景象。

  对这点,宁风很不满意。

  他想看到陈昔微一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能看到他,而不是还要眨两下眼睛,适应光线。

  “我说:要有月!”

  宁风抬头望天,童心起,想起当年在魂境中最后一幕,脱口而出。

  言出法随,离了魂境后,宁风再过几百年也不会有这个威能,但他说的也不是笑话。

  真的,有月亮。

  宁风在脱口而出同时,闭上眼睛,沉入观想。

  “轰轰轰轰~”~

  在一片漆黑的观想世界里,先是太阳神宫喷薄而出,万丈光芒,煌煌大日,照亮一切。

  宁风的心神投影,衣袂散光,如太阳光凝成的人儿,就站在神宫之前。

  他目光所及处,一块大得无法想象的黑灰色圆球,在虚空中浮现,凝实,化作实质的存在。

  圆球上陷坑处处,斑驳丑陋,像极了宁风前世通过各种影像资料,通过望远镜看到的月亮样子。

  “起!”

  宁风的心神投影一声轻喝,圆球浮空而起,一上百丈,再上千丈,后到了一个无数万仞的地方,静静地悬浮着。

  在这个他观想出来的世界里面,宁风无所不能。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宁风轻轻吟着,身后太阳神宫光照九天。映在圆球上,在他抬头望时候,正好映出了一轮圆盘皓月。

  他微笑,他低头。在用前世的理论,今生的法门,于观想世界造出了一轮月亮后,为无边月华拥抱,是不是涌出了思乡的情绪,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下一刻,雪峰之巅,宁风睁开眼睛。

  在他脑后,太阳神宫下沉,如夕阳西下。隐于暗面;一轮皓月升起,月华如水,洒在陈昔微的身上,将她衬托得愈地如柔水一般。

  “这下不黑了。”

  宁风还在微微笑,拿手指背。继续自下而上,捋过陈昔微的脸庞,感受着那种温润,那种宁静。

  “嗯?”

  “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对?”

  宁风咯噔一下,灵光一闪,隐隐把握到了什么。

  “奇怪,怎么。不烫了?”

  宁风这下才反应过来,指下如此温润,那种火热哪里去了?

  “难道……”

  他眨了眨眼睛,凝望下去。

  在宁风的注视下,陈昔微眼皮颤动着,隔着眼皮能看到眼珠子在转动。继而长长的睫毛翘起,眼睛睁了开来。

  陈昔微,醒了!

  “嗖”地一下,宁风闪电缩手,讪讪然道:“昔微。你醒了。”

  惊喜,狂喜,欢喜……,但凡能挂上喜字边的情绪,尽数涌了出来。

  陈昔微看着宁风,眼神很是古怪,从他的怀中直起身,点头道:“醒了,刚刚就醒了。”

  “擦~”

  宁风觉得额头上好像有一滴滴冷汗在冒出来,这话听着似乎有点不对味儿。

  “昔微,你不是说要三天吗?”

  宁风感觉到不对,竭力岔开话题,不过这个也真是他心中疑问。

  他都开始胡思乱想,是不是在观想中消耗的时间太多,事实上已经三天了?

  “我是说……”

  陈昔微还是用那种古怪的目光看着宁风,道:“……三天如果醒不来,那就再也没法醒了,可没说一定要到三天。”

  “呃~”

  宁风开始擦汗了,貌似还真是他理解出错。

  陈昔微话说完,终于收回了目光,拿手背在脸上擦,擦,擦……

  “汗~”

  宁风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觉得有必要离远一点,起身道:“昔微你先坐着,我去给你弄点水喝。”

  话音刚落,他身子才转过一半,陈昔微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到处是雪,不用找水了。现在我们来算算账,你的手一直在我脸上蹭是怎么一回事情?”

  “这个……那个……”

  宁风觉得那会儿做起来再自然不过了,身子一僵,还真不知道怎么说。

  陈昔微是个脸皮薄的,宁风知道他要是敢口花花,妥妥的是没有好下场。

  还没有等他想出个合理解释呢,“嘭”的一声,他觉得屁股痛,整个人凌空飞起,怪叫着摔飞了出去。

  “她还是脚下留情了,直接把我往平坦地方踢,怕我直接滚到山下面去。”

  宁风自我安慰是一把好手,苦中作乐的能力一流,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