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看山不是山仙门有真言(1/2)

加入书签

  “这是同炉而炼!”

  宁风盘坐在补天石蒲团上,整个人被牢牢地固定住,仿佛是被大地磁极吸附,动惮不得。

  在听到“炉是炉,人亦炉”六个字后,他便恍然大悟,知道天月童姥口中所言的命炼法到底是什么了。

  光明之山这件本命法器的炼制过程中,将融入宁风这个主人的所有,换句话说,宁风他既是炼制光明之山的炉,亦炉中所炼之器。

  炼器,亦炼人。

  这里面的奥秘玄之又玄,非三言两语所能说得清楚的,宁风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说是朦朦胧胧,大略知晓。

  事实上,也不需要他知晓太多。

  哪里由得了他?

  天月童姥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已经把宁风摆布出了十八般模样。

  只见得宁风双手不由自主地摆出诸般玄奥手势,这些手势他不仅不懂得,连看着都觉得头晕目眩,若非身不由己,都有一头栽在补天炉上的可能。

  最终,万千手势,收归于一,在宁风身体周遭带出无数残影,一手按于丹田,一手屈指,向着补天炉方向,一弹!

  在这一弹指的功夫里,宁风脸色大变。

  他惊骇地发现,一身灵气如决堤一般,向着身下的补天蒲团涌去。那蒲团就好似一个水泵,要将他抽得一干二净般。

  宁风才修炼多久,那点练气期的修为,在这种狂暴的抽取当中,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坚持过去。

  转眼间,宁风体内如遭了贼般空空荡荡,灵气半点不存,太阳法修出的太阳神光亦被抽取得干净,最后抽无可抽,一种无法形容的,无法把握,之前宁风甚至不知道其存在的东西,被源源不断地抽取入补天炉中。

  “这是……”

  宁风全身上下唯一能控制的就是眉头了,这眉头一挑,疑窦一闪化作了恍然:“……生命力啊!”

  每一个生灵,无论是飞禽走兽还是灵长之人,乃至于草木植株,平时都感觉不到生命力的存在。这种力量,在充沛时候最是充沛,几无穷尽,一如黄豆发芽,便能掀翻巨石一般。

  可当其枯竭,又无可挽回,恰似耄耋老者,再叹夕阳好,终究近黄昏。

  宁风被抽取的,又能供应得补天炉者,除了生命力外,还能是什么?

  命炼,命炼,炼的竟然真的是命!

  无论是生命力的抽取,还是宁风心目中的杂念,尽数在他一弹指的功夫里流逝。

  宁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做出弹指的动作,再眼睁睁地,如时间被放慢了一万倍般,清晰地看到弹出去到极限的中指迸出一滴殷红血液。

  这滴血液一曝露在空气中,就自动的滚圆成一颗,散发着红宝石般的光芒,有着温润之热度。

  明明只是一滴血液,宁风却觉得好像周身奔涌着的血液被抽出了一条支脉一般,匮乏着涌了出来。

  宁风心中明悟:“这是心头血啊!”

  “所谓十指连心,指尖血,不就是心头热血吗?!”

  宁风看着这滴心头血似慢实快地飞往补天炉,当其飞至时候,补天炉周遭那几个炉窗好似不存在半点阻隔一般,一阵水波般的朦胧,心头血便飞入了炉中。

  “咦?”

  宁风挑动唯一能动的眉头,诧异地发现光明之山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了补天炉正中,正在滴溜溜地旋转着,吸收着无尽光热,同时还有那一滴心头血。

  光明之山在补天炉中是悬浮着的,无形的力量将它承托着,又有无形的通道,将双方连接。

  看到光明之山的一瞬间,宁风有一种无法言述的感觉,仿佛自身不是坐在蒲团上,而是盘坐在炉中,取光明之山而代之,接受补天之火,补天之炉的祭炼。

  宁风定了定神,也不惊慌,心知这不是他的感受,而是光明之山,这件通过生命力,通过玄奥之法诀,通过心头血,跟他生出了初步联系的本命之宝上。

  他想不定神都不行。

  心头血一被光明之山吸入,他又如牵线木偶般,不由自主地开始动作。

  手上动作着,宁风无奈地回头,望向天月童姥。

  他很想说:放开,让我来。

  奈何天月童姥不知道是有什么成见呢,还是嫌让他学一遍太费劲,还是径直操纵其身体,完成所有步骤。

  宁风望过去的幽怨,更是直接被这一位完全无视。

  “好家伙!”

  天月童姥眼睛突然瞪大,从光明之山出现后,第一次看了宁风一眼,脱口道:“你倒是好福缘。”

  “什么福缘?”

  宁风一头雾水,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郁闷惨了,发现自从进了这个地方,就万事不由己了,任凭这尊连神宫掌教轻易都不敢惹的存在摆布。

  还发不得火,不仅是会被揍一顿扔下山的问题,人这不是为他炼制本命法器吗?

  宁风连嘴巴都控制不了,自然发问不得,其实倒也不用问,他虽然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但马上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脑子里念头刚刚闪过呢,补天炉上异变突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