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同弟子讲道岩(1/2)

加入书签

  时间是这世上最无从捉摸的东西。

  天云山脚一仙鹤,低头优雅地清理羽毛,浑然忘了时间,一抬头,惊讶发现天都黑了。

  朝阳镇上,宁风一抬头,三天时间过去了。

  “父亲,我回山去了。”

  宁风交代了一番琐事,接着道:“这次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回来,孩儿已经交代两位赵师兄疏通,宗门在镇上执役的弟子,会代为照看家里的。”

  宁采臣连连点头,刚要摆出当父亲的姿态敦敦教诲一下,猛地一拍脑袋,想起一事:“我儿,你怎么上去?”

  他冲着天上指了指,天云峰可是天上飞着呢。

  宁风嘴角抽搐,这个问题他在听一曲“凤来仪”时候就反应过来,要不是陈昔微就在面前,那会儿他都有抱住仙鹤大腿坚决不让飞的念头。

  “没事,孩儿自有打算。”

  他这么一说,宁采臣立刻就信了,“哦”了一声,便慈祥地道:“那我儿速去速去,莫要误了时辰。”

  一边说话,宁采臣一边往屋后看,确切地说,是往那边已经姓“宁”了的店铺方向张望。

  看他那样子,颇有碍眼的赶紧离开,他老人家要开始忙了的意思。

  “那孩子这就回山了。”

  宁风摇了摇头,有些摸不准让自家老父有事做是对是错了。

  与父告别,出朝阳镇,往天都山去,他轻车熟路地到得神宫外门,拉住一个有些年纪的外门弟子,一阵耳语。

  对方受宠若惊,下一刻,一道流光,直冲天云峰去……

  ……

  “师兄,你怎么来了?”

  天云峰脚下,宁风还没落地呢,一个宽袍大袖,笑容温和的身影映入眼帘。

  沈兆轩,早早地就候在了这里。

  宁风跟被他抓壮丁的外门弟子寒暄了几句告辞,连忙走向自家引路师兄。

  “为兄闲来无事,在此看看云海,顺便迎一迎师弟。”

  沈兆轩轻描淡写地说着,把着宁风臂膀向山上去。

  几日不见,师兄弟两人并未生出陌生感觉,反而愈见亲切。

  沈兆轩这番话,宁风要是真信了,那简直单纯得跟旁边戏水的仙鹤一个级数了。

  “师兄这分明是怕我耽搁了师尊讲道,方才在此等候。”

  “要是时间差不多了,我还没有到,想必师兄就会立刻下山找过来。”

  宁风对沈兆轩的用心良苦铭记在心里面,嘴上却是不提,一路行来就说这几日里发生的趣事。

  如那四师兄岱川酒量恢弘,宁风对去他洞府做客很是没底;再如赵家兄弟一个模子印出来,从来分不清楚谁是赵大谁是赵二……

  “嗯,师兄,我们这是……”

  宁风跟着沈兆轩走到这会儿,才发现去的方向好像不对。

  这不是往水云间,也不是往天云峰巅方向,更像是绕往山的背面一般。

  沈兆轩神情一肃,道:“师弟,师尊讲道,自是在讲道岩。”

  “讲道岩?”

  “我天云一脉,历代祖师,皆是在讲道岩开坛,千年以降,从未变过。”

  沈兆轩一改平时温润如玉,神情庄严肃穆,有如朝圣。

  “讲道岩在山阳一面,天云海中,依我们神宫规矩,除我们天云一脉,诸峰山主亦可携亲传一名前来旁听。”

  沈兆轩似乎反应过来,没有跟自家师弟讲清楚情况,连忙将等会儿将出现的场面大致道来,好给宁风一个心理准备。

  “我们师尊平日里沉默寡言,不善言辞,但这方面于神宫首屈一指,诸峰山主向来都不会错过。

  这次又是为三位师弟妹入门而开讲,他们肯定会携看好的新晋弟子前来,师弟向来会看到不少熟人。”

  沈兆轩兴许是怕宁风紧张,如此缓和着说道。

  宁风心思则全不在那里,脑子里回旋的尽是“讲道岩”三个字,对这个天云一脉历代祖师开坛的圣地不禁悠然神往起来。

  一路走过来,从山脚开始的空荡无人,至转过山阳一面接连不断地遇到很多神宫弟子,变化之大让宁风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天云峰上有这么多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