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天妖无名上九日横空(1/2)

加入书签

  宁风轻了轻嗓子,朗声道:“尊驾此行何来?”

  对方微微一笑,抬起头来,与宁风对视,道:“我说是除魔卫道来的呢,你信不信?”

  宁风毫不犹豫,坚决摇头:

  “不信!”

  他撇了撇嘴,甚是不屑:“你自家就是要妖,除的哪家子妖魔?”

  “隔着一百里,我都能闻到你身上那骨子妖味儿来。”

  宁风这话,半点虚头没有。

  自从当年遇到止步妖等妖魔后,他很是下了一番功夫,现在等闲妖魔想要瞒得过他的感知,简直比登天还难。

  当然,打不打得过,那是另说。

  “好吧,我承认,我是来杀你的。”

  来人整了整衣冠,微笑着道:“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天妖无名,特来此,取君首级。”

  宁{无+风面上哂然,心中却是凝重,嘴巴里说着:“就凭你?”

  他心中有数,此人既然敢在他正面挡下绝世剑神令东来隔空一击的情况下,还敢出现在他面前,想来当也是跟令东来同一级别的强者。

  妖魔当中之极道强者,绝世无双。

  天妖,无名。

  天妖无名面貌不过寻常,穿着的也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粗布青衣,施施然地一步,踏入了九曲黄河大阵的范围。

  与此同时,他轻描淡写地道:“嗯,就凭我。”

  “令东来那老匹夫曾出手十次,杀不得我。”

  “你也不行!”

  “我为什么不敢来?”

  天妖无名一步步地走着,有路。走路;无路。趟着黄泉水前进。

  湮灭灵性的黄泉水不住地舔着他的下摆、衣角。沾湿了身上大半,他却行若无事。

  宁风的瞳孔骤缩,彻底凝重了起来,问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在问出这句话时候,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天妖无名很认真地回答:“因为,前面无路了呀。”

  “果然……”

  宁风仰天,一阵无语。

  “要不这样,我们打个商量。”

  天妖无名用无比诚意的语气说道:“你让开通路。撤了阵法,放我过去,然后再回来蹲着,两相得便,你觉得如何?”

  说这话时候,天妖无名真是诚意十足模样,只是普通的面容上布满了诚恳。

  “他这是要出去啊……”

  宁风叹气,他很不想跟这等无视黄泉水的强者为敌,只是他不能够。

  在进入中天之后,他就发现中天与他原本界域。乃至于瀚海域有一个很大的差别。

  此方界域,兴许是自身力量太过强大。竟然压制得其中所有生灵,没有破开界域,往域外行走。

  这就导致了无论是绝世剑神令东来,还是眼前的天妖无名,都瞄上他现在所在的位置。

  后面,是一条路,通往域外的路。

  但是,宁风不能让。

  “我要是让出通路,他们能不能出去,能不能寻到前面的路我不知道,但是中天的天心意识一定会趁着机会,将两界通道彻底弭平。”

  “到得那时候,别说是原本计划能不能实现了,我怕是会一辈子被困在中天世界,然后被一**强者,生生堆到死。”

  宁风无奈摊手,耸着肩膀道:“不行。”

  “那还说什么?!”

  天妖蓦然止步,抬头,整个人的气息完全变了。

  若说之前,还有普通人那种干净无比的气质,此时此刻,就真的是妖气冲天,狂暴狠戾,怨天恨地,真正的妖魔风采。

  天妖无名眯着眼睛,其中就是冷然之光在透出,声音几乎要将空间都给冻结:“我苦等了万年,才等到这个机会,你既然不同意,那么……”

  “……就去死吧。”

  “隆隆隆~~~”

  闷雷滚滚,整个天地,压抑了下来。

  东南西北上下**,尽有妖云滚滚而来,无穷无尽妖气,遮蔽了天日。

  宁风头顶上的一片小小天穹不再是原本颜色,而是化作了黄昏晚照般的殷红,犹如被血水浸透。

  天妖无名一只手抬起来,遥遥向着宁风抓来。

  宁风本以为会是一只虚幻大手笼罩天地,不曾想伴随着天妖无名动作,他的手臂不断地延长,竟然生生地长出了百里,以实质的爪子抓到了宁风面前。

  倏忽之间,近在咫尺。

  宁风脑袋微微后仰,眼睛能清楚地看到那只几乎抓在脸庞上的手掌指尖尽是漆黑一片,长长的指甲弯曲的,仿佛是老鹰的利爪,闪着漆黑的光。

  在这一瞬间,天妖无名,终于如其名号一般,名副其实的大妖魔气。

  “呼~”

  宁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方才将被充盈天地压住的思维重新转动了起来,右手抬起并指成剑,恰到好处地点在天妖无名的爪子上。

  “嗤!”

  在指尖与掌心撞在一起的瞬间,宁风手背上光明之山浮现出来,周身太阳神光沸腾,身后有大日喷薄而出的虚像浮现。

  这是太阳法与妖魔的正面碰撞。

  无量光,无量热,从宁风的指尖冲出,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