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剁手剁手(1/2)

加入书签

  “你总算肯动惮一下了。”

  宁风震惊,狂喜,各种情绪,无法言述。

  若将奇石比美女,在之前一瞬间异动之前,便是石女,美则美矣,太过冷淡;现在在宁风眼中,立时就觉得它多妩媚,百媚千娇怎么看怎么喜欢。

  “金水,一定是金水!”

  宁风咧开嘴巴傻笑,若不是整个人都笼罩在光团里,看不真切,非得把人丢到青铜树顶上去。

  在刚刚那一瞬间,他分明感受到了一种欢愉情绪,就好像是三伏天的夏日午睡过后,爬起来端起冰镇酸梅汤喝得酣畅淋漓一般。

  欢欣,鼓舞,雀跃,还有,隐隐的。

  那种,要是让九窍石能言,说出口的定是:呔,再来一碗酸梅汤!

  “我刚才做什么了?”

  “救人,就是救人!”

  这会儿不适合拿出九窍石,往里面钻去看个究竟,宁风心痒难耐之余连忙去想前因后果,多少分散点心神。

  “总不成是一颗小小的太阳果吧。”

  “一定是救人!”

  宁风舔了舔嘴唇,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虽然笃定是救人故,但这不妨碍他等等寻摸到机会,再啃一颗太阳果,一切为了验证嘛。

  他正想得出神呢,一声惨叫,传入耳中,将他惊醒过来。

  “啊啊啊啊~~~”

  叫声凄惨,恐惧无边,宁风吓了一跳,连忙循声望过去。

  只见得,在身下数十丈外的地方,一个他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名字的新晋弟子正四肢乱舞,从青铜古树上摔落下来。

  在那个倒霉蛋头顶不足一丈处,两个弟子呆了一呆慢半拍,徒劳地伸出手来愣是没能抓住他。

  众目睽睽之下,那人直坠百丈,速度跟流星似地,用脚趾头想就这么砸到地面上,一根完整的骨头都不会有。

  宁风明明知道太阳神宫堂堂大宗门,怎么可能让三年一代才三十个人的新晋弟子轻易地牺牲?天月童姥难道是来放个戒指,宣布一下规则就算是完成任务的吗?

  心里跟明镜似的,宁风耳中听得惨叫声,眼中看到对方惊骇欲绝模样,还是忍不住心悸,有不忍卒睹的感觉。

  “哼!”

  眼看着那人就要砸得粉身碎骨,一声冷哼,传入所有人耳中。

  天月童姥看都不看掉落下来那人,小脚轻轻地往地上一踩。

  她姿态之轻柔,动作之舒缓,小脚之玲珑,身量之纤细,总让人感觉这一脚下去,蚂蚁都踩不死吧?

  下一刻,骤然绽放出来,铺陈满整片大地的浓浓白光,无不在诉说着这一脚蕴含的强大威能。

  “嘭,砰砰,嘭嘭嘭~”

  那个倒霉蛋在白光刚刚绽放出来的时候,头下脚上,好像在倒栽葱,直接扎进了白光里。

  大家眼睛都还没眨一下呢,那人又被弹飞起来,“嘭”地再砸落,接着又弹飞……

  一直盯着他看的众人,包括宁风在内,一个个抬头,低头,抬头,低头……,如是者数次,等到那人终于牢牢地扎进白光里不再弹飞起来,众人才齐刷刷地出了一口气。

  宁风放松下来,揉了揉脖子,都替下面那人感觉难受,这得遭多大罪啊。

  “真废。”

  天月童姥半点情绪都欠奉,小手掩小口打着哈欠,轻轻一跺脚。

  顿时,白光散尽,露出地上四肢大张,喘气如扯风箱的倒霉蛋。

  看到青铜树下模样,树上众人皆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在成大字型的倒霉蛋附近,一个个深深的大坑曝露在众人视线人,最深的足足有一人深,最浅的活埋个把人也问题不大。

  毫无疑问,这些坑分明是那家伙一个接着一个扎扎实实砸出来的。

  “要是没有那白光……”

  宁风连连抽气,跟牙疼似的,这是吓的。

  想到要在这青铜古树上呆足三天三夜呢,万一一个不留神坠下去,下面那位就是前车之鉴。

  “你们还在看什么?不想上就直接往下跳来得痛快。”

  天月童姥阴测测地说着,童音悦耳,其心情可想而知了。

  众人打个寒颤,再不敢往下看,一个个蹭蹭蹭地向上攀爬。

  如慌不择路的野兽一头闷在树上,惊起上面蜂巢里群蜂蜂拥而出,不知道多少太阳蜂鸟被惊动出来,“吱吱吱”的叫声不绝于耳,同样不绝于耳的还有各种咒骂,各种惨叫。

  天月童姥满意地点头,又打了一个哈欠。

  “救人,救人,救人!”

  宁风也在不断地向上,太阳法不住地运转着,激发得一截太阳骨闪闪发光。

  他眼睛发的光更亮。

  原本凭着太阳蜂鸟不敢近身的优势,宁风妥妥的是第一集团,采集太阳果丝毫不为难。不过几个时辰过去,他竟然在慢慢地落后,落到了中游还要往下。

  他的心思,压根就不在这里。

  短短几个时辰里,宁风伸手拽住了三五个失足坠落者,帮七八人驱走了太阳蜂鸟,至于各种扶一把,各种托一下,不计其数。

  “这小子怎么回事?”

  “天云子就这么会教弟子?以前姑奶奶怎么没看出来?”

  天月童姥原本都要睡着了,这下倒来了精神,一边看着宁风四处救火,一边啧啧称奇。

  宁风精神健旺到极致,兴致勃勃到顶点,脸上始终挂着笑在救人,让不知道多少被帮手的人到口的感谢生生吓了回去,怎么看都觉得诡异啊。

  他也不需要这些人感谢。

  宁风越救越欢喜,随着他帮人越多,九窍石接连不断地颤动,好像是一个个欢愉的信号,在鼓励他继续,再继续。

  什么青铜古树太阳果,什么不成功禁足三年,什么友爱地夺得第一……

  宁风统统地忘到了脑后,他恨不得现在马上结束,然后寻摸个没人的地方,遁入九窍石中一看金池满溢否?!

  “姑奶奶我还不信了,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天月童姥倒是较上劲儿了,除了偶尔跺跺脚,救救人,顺带骂一声“真废”外,其他绝大部分心神都放到了宁风身上。

  一天,两天,三天!

  三天三夜,三十六个时辰过去,天亮了又黑,太阳爬上青铜古树又哧溜下去,一轮又一轮,然后——

  天月童姥信了!

  宁风做了足足三天的好人好事,合计二十九个新晋弟子除了他自己外,足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