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今天开始做好事(1/2)

加入书签

  次日,清晨,天气晴好。

  宁风踏出小院子时候,神情古怪,脚步迟疑,脸色看着不像太好。

  “青铜古树那会儿,我就记得金水了,还没有什么感觉。”

  “现在怎么觉得好像要上刑场……”

  宁风想到自己的身影在朝阳镇各个角落无所不在,各种好事,被无数熟人看到,他就想死。

  “伸头一刀,缩头一刀。”

  “既然只有这个办法可以增加金水,我难道还能不做?”

  “干了!”

  宁风一咬牙,一跺脚,雄赳赳,气昂昂,赴刑场,不,是做好事去。

  只是吧,他心里面犹自嘀咕着:“怎么会是做好事呢,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方式?是什么地方不对吧?”

  再没有更好的方式前,宁风还能怎样?

  “一切为了金水,上!”

  他好不容易坚定了心思,深吸一口气,踏出自家院落所在的巷子。

  前面,有一老妇,满脸病容,脸色潮红,正在沿街乞讨,破碗烂杖,步履维艰,身形佝偻,衣衫褴褛,看着就让人心生怜悯。

  在宁风踏出巷子的当口,老乞婆几次向着路人行丐,有镇上慈眉善目的老奶奶,有心地善良的小伙计……,各色人等,每一个都是摇头,叹息,绕道。

  老乞婆破碗中,依旧是一个铜板都没有。

  要是朝阳镇外的人,或许还会奇怪一下,最近朝阳镇中外人的确是不少,就这么片刻就好有几个人投来奇怪的目光,或是拉着镇上居民打听情况。

  宁风不用打听。

  他到朝阳镇都三年了,一些事情还是知道的。

  “哎,邱婆婆又被他儿子赶出来了。”

  宁风摇头叹息,不知道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儿子。

  邱婆婆的儿子,一个四十好几的壮汉,不事生产,老婆儿子都被打跑,整天狂喝烂赌成性,没了钱财就将老母亲赶出来行乞,养活于他。

  朝阳镇上不是没有人看不惯,想要教训于他,只是一来邱婆婆儿子死猪不怕开水烫,不管是打是骂,一概不改;二来是邱婆婆护着儿子,宁愿自己吃苦。

  久而久之,镇上人即便是心有怜悯,也不愿意施舍给邱婆婆,反正到头来都是让那个混蛋买醉烂赌去。

  叹了口气,宁风摸出身上碎银子,走过去,“??”的一声放到了老乞婆碗中。

  “刷刷刷~”

  外来人就罢了,镇上居民一个个奇怪无比地看过来,好像不认识了一样。

  宁风可不是外人,难道还不知道邱婆婆底细?干嘛做这傻事?

  近距离下,宁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他倒不是嫌弃邱婆婆身上味道,老人家即便是出来行乞,衣服虽然破烂,还是洗得干干净净,没有一丝异味,头发也梳理得整齐,好像在努力地保持着一点自尊一样。

  这样的老人家,为儿子所逼,不得不出来行乞,其心中苦痛,可想而知。

  宁风皱眉的原因是,仅仅是靠近一些,便隐隐能感受到邱婆婆身上热度,更能清楚地看到她脸上潮红。

  病态十足!

  宁风这会儿也有些分辨不出,他明知道这份善心终究只会喂狗还行施舍,究竟是为了做好事而做好事呢,还是真的心生恻隐,想要让邱婆婆早点回去休息。

  他叹了口气,温和地道:“邱婆婆,你身体不好,拿这点银子,寻个大夫好生看看吧。”

  宁风不想看到这么老人家对他千恩万谢,话刚说完,掉头便走,飞速消失在人群中。

  其匆忙,其狼狈,逃跑一般。

  离了两个街口了,宁风才慢下脚步,自己都觉得好笑,没听说过做了好事跟做贼一样的。

  紧接着,他又觉得轻快了不少,自言自语:

  “其实,做好事的感觉,也蛮好。”

  “没想象中那么奇怪。”

  宁风一边想,一边走,没怎么留心前面,呼啦一下,他觉得眼前都黑了下来。

  “什么情况?”

  他心中一动,侧身让开,抬头就看到一个人以夸张无比的姿态,在空中连翻了几个跟头,落地后还滑行了丈许。

  在那人落地地方,往前几丈开外,一匹白马停了下来。

  白马低低头,歪歪脑袋,奇怪地看着那个还在地上翻滚的人,硕大眼睛里尽是不解。

  它背上的人也差不多一个神情。

  马上是一个十一二岁的白衣小少年,清秀唇红齿白,白衣配白马,一人一马都堪称俊秀。

  这小少年一脸茫然,好像搞不懂那人怎么就飞出去了。

  还不等他弄明白呢,“蹭蹭蹭”,刚刚还在空中飞人的那个利落爬过来,抱住马腿,开始嚎。

  “啊~”

  小少年慌忙跳下马来,问道:“你,你没事吧?”

  “有事,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没事了,事大了。”

  “你纵马行凶,赔钱,马上赔钱,不然我告到神宫巡查那里去,定不与你干休。”

  马腿下,那人梗着脖子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