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做尽的好事,难忍的恶事(上)(1/2)

加入书签

  “有了!”

  宁风就差一点点,哪怕来阵稍大些风都能把他给吹进池子里的时候,总算找到了要找的东西。

  在池子最底部,干涸得干干净净的石板上,有两滴金水正在碰撞,融合成……稍大的一滴。

  有多大呢?

  若将金水比露水,估摸着有清晨时候野草尖儿上那么大吧,嗯,指的是融合后的。

  看到这滴金水,宁风很有泪流满面的冲动。

  连他自个儿都分不清楚,这是惊喜呢,还是惊慌呀。

  “这算是找对路了吗?”

  “这次九窍石没有震动提示,只是因为数量太少吗?”

  宁风看着那滴颤巍巍地,总感觉下一眨眼功夫就会被蒸发得干干净净的金水,苦恼不已,“这得做多少好事才能积满一池?”

  看看池子的容积,至少两三个他在里面泡个澡什么的绰绰有余,再看小得看久了眼睛都会酸的金水珠,宁风就觉得未来被黑暗笼罩,不寒而栗。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今日,好事做不断,能有一池子吗?一碗我看都够呛。”

  “不能这样小打小闹。”

  宁风算清楚后,登时有了决断,这也是他来神宫于朝阳镇上驻点寻赵家兄弟的原因。

  他唯一还嘀咕的是:“之前连续两池子,是怎么积蓄出来的?奇哉怪也!”

  这个疑问,只能留待日后了。

  宁风从九窍石境里出来,旁边茶盏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重新注了一盏茶汤,氤氲着水汽,茶香,让他紧绷的心弦不由得放松了下来。

  不疾不徐地端起来,轻轻地抿上一口,茶香在口舌间环绕,宁风抬头看,赵家兄弟前后而入。

  “宁师弟,你怎么来了?”

  赵家兄弟中不知道是赵大还是赵二热情地打着招呼,“也不知道知会一声,我们兄弟就在这等你了。”

  这两兄弟的表现,跟昨天完全是两回事情,不过宁风无心去纠结这个,笑道:“谁知道两位师兄竟然不是在修炼,而是跑出去耍子。”

  “耍什么耍啊。”

  赵家兄弟分别在宁风左右落座,一听这话你一句,我一句地开始吐苦水。

  “宁师弟,你没发现最近朝阳镇很乱吗?”

  “各种外来人都要把镇子给淹了……”

  两兄弟一通说,宁风听得脑袋都要给塞住了,算是弄明白了情况。

  他们说的或许有些夸张,却也相差不远。

  朝阳镇等几个在天都山脚下的镇子,又不是真正的修仙者墟市,之所以会存在自然有其原因。

  朝阳镇东,有一条小灵脉,是天都山大灵脉分支,其上有玉矿,出产灵玉;

  朝阳镇西,有五峰山,五峰朝天如大手张开五指,其上植被茂密,有各种灵兽栖息其间,灵草一类多有;

  朝阳镇南北,有赤铜、精铁矿,出产千年……

  这片天地,皆在太阳神宫势力范围,亦属神宫产业。

  神宫传承成千上万年,这些又属于窝边草,他们自然知道不能涸泽而渔的道理,于是便有禁牧令、禁采令等,让山林,让矿产,都有休养生息的空间。

  尤其是灵脉上的东镇灵玉矿,西镇五峰山,尤其如此。

  不管是灵玉矿和还是五峰山,由于其得天独厚,只要有足够的修养,都能无尽地开发下去。

  问题是……

  “这段时间,轮休结束,禁牧结束,各种鱼龙混杂都涌了过来,每天都有麻烦事,我们兄弟只能到处去救火。”

  赵家兄弟,塌着眉头,垂着嘴角,唉声叹气,总而言之:这日子没法过了。

  他们没注意到的是,听到后面,宁风简直是眉飞色舞,就差高喊一声:天助我也了。

  “我说,两位赵兄,小弟此来是有事劳烦两位。”

  赵家兄弟听宁风这么一说,纵然正失落呢,还是拍着胸脯说没问题。

  他们刚想问什么事儿呢,宁风便道出了让他们瞠目结舌的话来。

  “两位赵兄,既然最近朝阳镇上庶务众多,两位不厌其烦,不如就交给小弟吧。”

  宁风跟着拍胸脯,赵家兄弟直接傻了。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由赵大小心翼翼地问道:“宁师弟,我们兄弟托大喊你一声师弟,但不管怎么说,你是恩师亲传,我们两人是恩师记名弟子,受其大恩,能力所及照拂宁师弟这是理所应当的,何须如此呢?”

  “我们两兄弟,又怎敢用庶务耽搁师弟你修炼?这要是被恩师知道了……”

  赵大、赵二齐齐打了一个寒颤,好像想到了什么恐怖的结果。

  “师尊有那么可怕嘛?”

  宁风真心不觉得,同时啼笑皆非,晓得两人是会错意了,连忙解释道:“两位师兄误会,小弟并不是要交换什么。”

  “那?”

  两人一脸不信。

  宁风眼珠子一转,瞎话张口就来:“师尊给了师弟我三天假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