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星力抗拒,水困蛟龙(1/2)

加入书签

  “接引法器?”

  “天云子倒也舍得。”

  天月童姥很是惊诧地脱口而出,天云子听在耳中,既是自得,又是翻白眼,咀嚼着似乎是在骂他平时太小气。

  天云子还没品出味来,申不疑捻须而笑,道:“我就说嘛,师弟你跟心魔做过一场,岂会空手?”

  这话听着像是夸奖,天云子刚要谦虚一下,又觉得不对,这是在说贼不走空吗?

  天云子还没确定是不是被偷骂了呢,高台上忽有星光白日降下。

  神秘的紫色,炽热的暗红,荧惑星力,应声而集。

  宁风双手握持着变成两人高下的荧惑旗插在赤铜地面,每一摇晃旗杆,都能摇落荧惑星力如雨。

  “这是什么宝物?”

  “这是星辰的力量……,好像……,很强……”

  曾醉墨保持着急速运动,不敢在一个地方稍停,惊疑不定地看着荧惑旗,揣测着这件一看就不凡的法器是何来历,有何神妙?

  他不是没有想过要趁着宁风展开荧惑旗,立足未稳时候动手,只是曾醉墨刚刚有这个念头呢,宁风将荧惑旗用力地插在地上。

  下一刻,“嘭嘭嘭~嘭嘭嘭~~~”,一道道荧惑星力形成的波纹向着四面八方辐散开来。

  曾醉墨驾驭着罗天羽翼刚刚靠近了不到一尺距离,生生被星力波纹向后推得倒退一丈,不进反退。

  这一点,瞬间让曾醉墨神色大变,下方所有买他胜者如丧考妣。

  “荧惑守心,抗拒外魔。”

  “星力抗拒!”

  神宫之外,无论是九脉山主,还是如沈兆轩等老弟子,无不在点头,望向摇动荧惑旗的那个身影目光中尽是赞许。

  赞许之中。略带疑惑。

  “奇怪,宁风对荧惑旗的祭炼怎么到了这个地步?”

  “除了陈昔微于七夕环,宝玺之于八门金盘,竟还有宁风将法器祭炼到第二层境界。”

  “陈昔微和宝玺都是在自家师尊的助力下完成的。天云子难道也出手了?”

  一眼就看出宁风对荧惑旗掌握到什么程度的高人一个个将疑惑目光落到天云子身上,旋即又摇头移开。

  很简单,荧惑旗与七夕环等不同,它是天云子刚刚抢来的,别说他有没有这个心思,即便是有,对荧惑旗全无研究的天云子,短时间内怕也做不到相助他人炼宝吧?

  事实也是如此,天云子不过是将荧惑旗炼本还原,真正祭炼是星辰炼宝诀的功劳。

  宁风这会儿在心中无比地赞美着星辰炼宝诀。

  “星辰宝禁。果然神妙。”

  仗着星力抗拒之威,宁风无后顾之忧,不住地摇动荧惑旗,在青天白日下接引荧惑星力,将偌大高台尽数笼罩在星力当中。

  “他是要干什么?”

  曾醉墨疑问刚生。答案随之浮出水面。

  他如之前一般,扇动罗天羽翼,向着一侧平移,这回不仅仅没有能带出残影,甚至有一种粘稠无比的感觉。

  “就像是在水里面游泳,周遭荧惑星力竟是粘稠如水。”

  曾醉墨脸色大变,立刻知道宁风是要干什么了。

  插上罗天羽翼。施展出太阳风助力的曾醉墨恰似一只鸟儿其速飞快,要降低其速度不是折断其羽翼,而是将长空化作汪洋。

  飞鸟入水,岂能与游鱼竞速?

  此刻的曾醉墨,就是那只掉进水里的鸟儿。

  “好想法!”

  天云子等在下方观战的高人一个个捻须微笑,即便是曾醉墨的师尊天行子亦是如此。

  一时胜负。无关紧要,在这场战斗中宁风表现出来的东西,才是他们所看重的。

  “卓绝的战斗天赋,第一次看到有人将接引法器如此用法,接引荧惑星力充斥一个范围。排斥其他力量,以达到降低对方速度的目的。”

  “在荧惑星力充斥处,宁风如鱼,曾醉墨则是落汤鸡,胜负定矣。”

  不仅仅是神宫九脉山主这等高人看出来了,就是下面那些神宫弟子,新晋外门,也清楚地看出上下风变化。

  果不其然,下一刻一道璀璨的太阳神光迸发出来,穿过荧惑星力带出流星般绚烂的光尾,轰在曾醉墨身上。

  一道天光落下,将曾醉墨笼罩其中。

  庇护天光内的曾醉墨罗天羽翼向前合拢,如一双大手将他从身后合抱,即便是如此都掩盖不住他脸上的郁郁之色。

  “输了……”

  他摇头叹息,等着天光收敛,等着荧惑星力消散,方才冲着对面微笑的宁风一拱手,道:“宁兄,这次是你赢了,在下心服口服。”

  “我们下一次,再比过——不管是什么方式。”

  曾醉墨话音刚落,他与宁风一起被送下了高台。

  “呼~”

  回到天云峰一脉队伍当中,宁风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浑身轻松。

  “曾醉墨真是难缠,若不是在擂台上空间有限,在荒郊野外,空旷之处,再想用这招困住他可不容易。”

  “真要是可进可退所在,他给我来一个一击不中远千里,那才是真正的麻烦大。”

  宁风挠着头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