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后悔药(1/2)

加入书签

  接下来的几天里,周利文和庞一山在硅谷的几家公司做着考察,第一天周利文租了酒店的车逛硅谷,司机汤姆的服务很让他满意,所以索性就向酒店要求聘用汤姆,在他们美国期间担任周利文的专职司机。

  amd、思科,甚至英特尔,周利文打着研究所的名义进行拜访。早在来前,周利文在联系斯高帕的同时也了几份商业邮件给这些公司,所以他的拜访很是顺利。虽然不像斯高帕那样由董事长和ceo接待,但因为目前高科技业,尤其是it业的不景气,这些大公司对于中国市场的开拓很有兴趣,对于周利文的来访都派出了专人接待,同时双方针对各方面可能的合作进行了接触性的会晤。

  周利文这个大张旗鼓的举动,斯高帕方面当然是瞧得一清二楚。迪夫有些吃不准周利文这样究竟是给他施加压力呢,还是真的打算和这些公司合作,甚至把芯片制造交由这些公司的下属芯片工厂。

  作为一个商人,在谈判过程中最重要的是耐心。迪夫是一位拥有丰富经验的企业经营者,他非常清楚越是这种时候越要沉得住气。假如对方只是虚晃一枪,自己现在主动跳出来不正好落入对方的圈套中么?再加上以他对硅谷的同类企业了解,像amd甚至英特尔这样的公司绝对不会轻易答应周利文所要求的苛刻条件和价格,周利文这么干最大的可能就是故作姿态,想用这种方式来想逼迫自己让步。

  但判断归判断,迪夫同时也做好了两手准备。他一方面派人关注周利文和这些公司的接触,另一方面随时做好了重启谈判的准备。耐心地等待了四五天,迪夫装模作样地让霍华德联系了下周利文,并且转达他对于之前谈判的“让步”。根据霍华德所转达的意思,斯高帕的芯片工厂通过重新计算成本后,由原来的30美元降到25美元,以表达斯高帕方面合作的诚意。

  对此,周利文并没有马上回复,只是客气地让霍华德代自己向斯高帕和迪夫表示感谢。不过同时,周利文希望和斯高帕的谈判能够稍稍延后一些,等他处理完手中的事后,自然会再去拜访迪夫先生。

  得到这个答复,迪夫一时间搞不明白周利文的葫芦里究竟卖什么药了。在他看来,25美元的价格他已经做了很大的让步,至于周利文所要求的13美元斯高帕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而且他能肯定,amd和英特尔甚至思科这些公司的报价绝对不会比自己更低。按照常理,在迪夫以这种方式向对方传达善意的时候,周利文就应该再同自己商谈一回,而不应该像现在这样把自己丢在一边不管了,难道他真的找到了另外的生产渠道?

  就在迪夫暗暗琢磨着周利文下一步究竟会怎么做,或者是再用什么花招来逼迫自己让步的时候,周利文的举动更让他看不明白。

  就在周利文通过霍华德带话的第二天,他居然离开规谷去了旧金山,而把他的律师继续留在酒店。当迪夫派人悄悄跟着周利文也到了旧金山,打算瞧瞧他究竟想干嘛的时候,传回来的一些消息更令迪夫一头雾水。

  因为让他惊讶的是,周利文去旧金山并不是公干的。坐着酒店租来的车,周利文到了旧金山后就和一名普通的游客一般兴致勃勃地游览了起来。第一天,他坐车逛了逛旧金山大桥和一些标志性的景点。第二天,周利文跑去了唐人街游玩,整整一日,他在唐人街吃吃喝喝,到处闲逛。等到第三天,周利文甚至去了郊区的奥特莱斯,和在打折季节喜欢去那边淘便宜货普通人一样,兴高采烈地买了一大堆各式的品牌换季服装、包包之类的玩意……。

  “这个混蛋!究竟想干什么?”接到周利文这些天的举动,迪夫越看不明白对方的用意了。尤其是周利文去淘便宜货的举动更令迪夫搞不明白。这中国人明明是个百万富翁,可偏偏又和普通白领一般如此精打细算,仿佛他跑来美国不是和自己谈生意的,而是和游客一样顺道买便宜货的。

  “孙董那边在催问进展,迪夫先生,您看怎么回复孙董?”霍华德很是为难地问到,作为斯高帕第一个直接和周利文接触的员工,他也觉得周利文这些天的举动令人费解。而且,孙董事长这些天已经在询问公司和周利文之间的商务会谈情况,可现在会谈几乎一无进展,他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汇报。

  “董事长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