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投名状(1/2)

加入书签

  “这个嘛……。”周利文想了想,理解地点头道:“听你这么一说倒也不是你的责任,这个事按理是不应该算在你的头上……。”

  “对对!领导您说的太对了,就是这个理啊!”潘亮顿时喜出望外,脑袋点的和小啄米似的。

  谁想到,周利文接下来的一句话就像是一盆凉水泼在了他头上。

  “这样吧,你把当初交接的情况说明给我,有这东西我直接签字上交集团汇报,把这个客户给你划出去。”

  “交接?还情况说明?”潘亮一下子就傻眼了,他哪里来这玩意?要知道当初划分区域的时候像这种情况多了去,别说分公司了,就连集团销售公司也没人当回事,根本就没这程序,现在要他拿这玩意,他怎么可能拿得出来?

  “这……我没有哇……。”

  “没有?没有可就难办了。”周利文皱起眉头想了想,又给他出了个点子:“那你找找之前负责这客户的业务员,叫他给你出个证明,把情况经过写清楚也行。不管怎么样,处理应收帐款总得要有理由吧,没这些上级也批不了啊!”

  潘亮都快哭了,找之前的业务员出证明?这怎么可能?他倒知道这客户之前是谁的,真要找人也很简单,可是对方又不是白痴,鬼才会给你出这证明,这份证明要是写了不等于把个屎盆子给扣自己脑袋上了?周利文出的这个主意听起来似乎成立,但事实上根本就不可能,他潘亮要有这本事还会趁下班后没人偷偷跑来商量?

  “怎么?这个也办不了?”周利文瞧着潘亮愁眉苦脸的样子问,潘亮无可奈何点了点头。

  “你呀你!你……你怎么就一点都不懂自我保护意识呢?”周利文恨铁不成钢地指着潘亮训斥道:“亏你还是个做业务的,工作中哪些责任可以担,那些责任不能担,连这个基本准则都不明白?打个比方说,要是有个客户定了批货,我们发了货,客户收货不签字难道你就不管了?到时候向客户要帐对方翻脸不认人怎么办?这货款就你自己掏腰包来承担?”

  潘亮被周利文训得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但心中根本就没怨恨周利文半点,因为周利文说的这些话全是事实也是为了他好,关键还在于当初自己根本没想到这步,稀里糊涂地就把业务给接了过来。现在,他最恨的人是之前的业务员,这家伙拉了一屁股屎又不擦干净,搞得自己反而要给他顶雷,如果上面真为这笔帐找自己麻烦,简直比窦娥还冤啊!

  “领导……这事已经这样了,您可得帮帮我呀!我冤!我冤枉啊!”

  “冤枉?我知道你冤枉,可光喊冤枉又有什么用?这世界上每天冤枉的人多了去了,别的不说,打个官司总要看看证据吧,你拿不出证据来证明这客户本来不是你的,谁会听你喊冤?”

  潘亮脑门子上的汗水都渗了出来,八万多啊!他一年不吃不喝,工资、奖金加驻外津贴全赔出去都不够,这不逼着他去死么?

  “领……领导……要实在拿不出证据,您觉得上面会怎么处理这事?”实在没招了,潘亮无奈只能询问集团对这种情况的处理方案。

  周利文静静地想了想,这才开口道:“这个嘛,具体的方案暂时还不清楚,毕竟集团通知上也没写,不过按照我估计够呛!”

  “够呛?”潘亮吓了一跳,脸色刷一下就白了。

  “是啊!”周利文点点头,神色凝重道:“你想呀,集团为什么早不整顿应收帐款偏偏要在这种时候出这样的通知呢?关键还在于各分公司这一回出的问题。从这点看,集团的决心是很大的,像这种坏帐要是放在平常,最多也就是通报批评,然后业务员承担30%,部门承担30%,集团承担40%的比例来处理,说不定讲讲情还能再减免减免,可现在是什么时候?非常时期啊!弄不好业务员全部承担责任也是有可能的,这钱再怎么着也得要有个说法。而且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情况,更严重的是……。”

  “是……是什么?”潘亮打着颤音问。

  “通知上我记得有这么一句话,‘六个月以上未能回笼的货款将暂时停止责任人日常业务工作,由资产管理部、法务部同责任人联合催讨,如有各种原因所造成的无法收回帐款,除去某些客观原因螦造成的坏帐外,严格追究责任人的责任’。这表示什么?表示搞不好不仅要停止业务员的一切工作,资产管理部和法务部还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