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淡薄的信任(1/2)

加入书签

  姚亮讪讪一笑闭口就不再提这事,接着起身回到桌前,拉开抽屉取出了个文件袋出来。

  “这是上次我们谈的花城那边楼盘的资料,周哥你看下,如果没问题的话我们银行就可以开始操作了。”

  周利文接过后也不拆开,只是把它随手放到一边:“这东西得让会计事务所和法务审一下,可能要过几天再答复,你这没关系吧?”

  姚亮连连点头,笑着说没关系。周利文坐着和他又聊了会儿,十几分钟后看看手表起身告辞。

  把周利文送下楼,看着他开车离开,姚亮回到办公室后心情烦躁地在屋里来回笃步,走了几个圈子,他一咬牙拿起了桌上的电话。

  “行长,是我,小姚。对对对,上次您提的事……是是……您现在方便不方便,要不我去您办公室谈?好好,我马上过来……。”

  周利文开着车离开沪海银行,行了段路遇上红灯,停下车目光向丢在右边车位上的文件袋扫了眼,嘴角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

  人都有自私心理,这个世界最难测也不可靠的其实就是人心。除了自己的父母亲人外,大多数人都会为了利益而不择手段地为自己去争取。这是前世周利文所经历过的教训,所以他轻易不会去相信任何人。而且现在这个社会又是物质社会,人于人之间的信任比起以往而言更微乎其微,说句简单的就是淡薄两字。在周利文心中,除了自己父母,妻儿和妹妹之外,也只有曾经在落难中唯一对他伸出援助之手的郭涛可以加以信任,至于张震、廖远成、庞一山、沙子浩,甚至包括建哥、军哥、魏子等人,周利文和他们之间更多只是相互利益维持的交情和关系,而提不上彼此真正的信任。

  这点,始终在周利文心中牢记,他的头脑很清楚,曾经的经验告诉他,利益和信任、交情和友情是不能混为一谈的。大家谈得来,而且有一样的利益可能会成为不错的朋友,但绝对不代表他能被周利文所真正,甚至说无条件的信任。就连郭涛这个老朋友,这一年来,周利文特意放手,把郭氏的经营权逐步转交到他的手里,主要也是用这种方式来维持他们之前的那种友情,免得为了各自利益而影响到两人的信任。

  而姚亮,从一开始双方就只是一种相互利用的关系,或者可以说是一场买卖和交易。无论当初周利文找他解决房贷,还是后来又搞支付宝项目,周利文在和姚亮之间交易多过交情。从某种程度而言,姚亮前前后后的确帮了周利文不少,可同样周利文也给予了他很大的经济回报。所以当今天,姚亮试探着在自己面前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敏感的周利文一眼就看穿了他的真正目的。至于对这份楼盘的文件,周利文并未同之前那样爽快地当场拍板,而是找了个借口暂时推脱几日,这是对姚亮这种行为不满的敲打,同时也是用这种方式来对沪海银行上层的一种警告。

  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国内虽然说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可依旧脱离不了商业合作的随意性和无视契约精神的弊端。随着支付宝的快速发展,沪海银行现在觉得在这个项目中吃了亏,打算撕毁原来协议,这点在周利文当初就有所预料。只不过沪海银行没有想到,支付宝的发展势头会如此凶猛,周利文的态度又如此强硬而已。

  在得到姚亮的汇报后,沪海银行的苏行长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先把这个事给暂时压一压。周利文的话很明确,如果沪海银行准备撕毁协议,那么他也能不遵守游戏规则,转而投入别家银行的怀抱中去。和当初周利文求他们合作不同,如今随着支付宝的用户激增,再加上周利文自己也成立了电商网络——淘宝,现在周利文手上的筹码远比当时多得多。沪海银行和周利文在支付宝方面取得合作的事情在同行业中并不是什么机密,对于沪海银行迈出的这一步棋,一些中小银行已经垂涎三尺,就连几大国有大银行也有些后悔这个如此好的项目怎么就到了沪海银行这家地方银行手中了呢。

  从这点看,周利文的威胁让苏行长觉得有些棘手。他担心自己一旦真的向周利文提出重新划分支付宝权益的话,周利文就会以违反协议为由同其它银行采取合作。投鼠忌器,这正是苏行长目前的心态。而当他得知周利文的郭氏物流同沪海银行合作收购花城烂尾楼盘开发项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