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周利文的条件(1/2)

加入书签

  周利文在电话里的口气越是轻描淡写,姚亮这心里越是七上八下。此时此刻,他有些后悔跟着苏行长太近了些,毕竟从周利文第一次找他帮忙做房贷起,这几年里丝毫没有亏待过他,拿了的好处就别说了,而且搭上周利文这条船后他姚亮不仅在老单位平步青云,随后又借着搞支付宝项目一跃成了沪海银行的准高层人员。可以说,没有周利文,也就是没姚亮的今天。

  不知道是猪油蒙了心还是脑袋里哪根神经搭错了,居然听信了姓苏的鬼话,鬼使神差地替他当了一杆枪。周利文能在短短几年里白手起家,成为拥有亿万资产的富豪,怎么会轻易就被姓苏的小伎俩给瞒倒呢?何况,他姚亮上位完全靠的是周利文,要没了周利文,他又何德何能坐在现在的位置?更别说他现在所住的那幢小洋房了,这不都是周利文带给他的么?

  抹了把脸上的冷汗,姚亮觉得如果面前有瓶后悔药的话,他肯定毫不迟疑地喝下去。只要维护住周利文,凭着支付宝的合作关系,就算在沪海银行呆不下去,难道还不能去其他银行捞个好职位?只可惜,现在醒悟过来似乎有些稍迟了,周利文虽暂时还没和他撕破脸,但语气中带着那种明显的客气,让姚亮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周哥,我知道您对我们银行有不满,说句实话这行里的头头本来就是信用社出来的,文化层次不高,眼光浅了些也是难免的。可您要相信我,我是一直站在您这边的啊,当初行里提关于支付宝的事时我可是替您说了话的。”

  “我知道,呵呵……呵呵……。”周利文打着哈哈。

  听着这回答,姚亮心里一沉,他清楚假如自己不拿出点真货色,恐怕以后再难和周利文合作了。而且周利文也用这种方式提醒了沪海银行,这天下银行多的事,没了沪海银行他一样能做生意。可如果没了周利文,他姚亮就彻底完了。

  “周哥,要不我们见上一面,有些话这电话里不太少说。”

  “不必了吧,我现在人在香江呢。刚才不是告诉你了么,和沪海银行的合作还是会继续的,你就放心吧。”

  “我能放心才怪了呢。”姚亮心中道,嘴上却带着哀求地口吻建议:“没关系,沪海到香江的飞机很快的,我现在就去订票,几个小时就能过来了,周哥,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就给兄弟这次机会成不?”

  周利文在电话那头想了想,正当姚亮忐忑不安地以为周利文要挂电话的时候,声音终于响起。

  “好吧,你到了后直接来半山别墅,地址是……。”

  “好好,我记下,谢谢周哥,谢谢周哥!”

  姚亮还真是急了,挂上电话后立即跑到苏行长那边汇报,得知汇报结果后,苏行长脸色也不怎么好看,神情中对自己之前耍的小聪明似乎有些后悔。

  见苏行长迟迟没有决断,姚亮无奈只好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听了他的建议后,苏行长考虑了下,叹声点了点头,示意同意让他放手去做。

  离开行长办公室,姚亮马不停蹄地就赶往机场,到了机场买了张最近飞往香江的航班。当天下午四点半,姚亮的飞机降落在香江,一路小跑出了机场登上出租车,就往半山别墅赶去。

  等他赶到半山别墅的时候已经快六点了,周利文这时正坐在客厅看着刚到晚报,见到姚亮居然这么快就到了,惊讶之余含笑冲他点点头。

  “周哥……。”

  “陪我去那边走走。”周利文起身向外面的小花园走去,姚亮连忙跟上,和随从一般落在他的身后。

  半山别墅的花园并不大,比起周利文在沪海的豪宅可以说小了许多。不过依山靠海,景色倒也另一种味道,周利文笃了几步,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你其实不必这么急赶过来的。”

  “周哥,我觉得我还是来这一趟的好。”

  这两句对话似乎有些没头没脑,可说话的双方都明白各自的意思。周利文微微点头,示意姚亮可以说事了。

  面对面,姚亮很清楚,如果今天不能取得周利文的原谅,他们之间的合作基本就可以画句号了。所以,在来之前姚亮就盘算了怎么和周利文谈,一开口他就向周利文道歉,代表沪海银行对周利文表示最大的诚意和歉意,同意还说出了他因为苏行长的授意而故意试探周利文的缘由,表示在这件事上做了对不起周利文的举动。

  周利文听到这,轻叹了一声。在姚亮来前他也做了准备,毕竟大家是朋友,而且之前合作也不错,再加上周利文的确需要一个在银行方面的人,对于他来讲姚亮本就是他选择的角色。虽说,在这件事上姚亮让他失望,甚至起了抛弃他的念头,可仔细想想如果姚亮能够认识到错误,并且和自己说清楚的话,倒也不是不能放他一码的。毕竟,如果换了一个人,周利文也不能保证别人能完全站在自己这边,何况对于姚亮的性格、为人、爱好、缺点等等,周利文知之甚深,再加上有这件事作为敲打和提醒,想来以后再发生问题的概率也小些。

  当听到姚亮向自己和盘托出的时候,周利文心也渐渐放下了,觉得这

  位小同志应该属于还是可以挽救一下的对象。静静听完姚亮的话,周利文直截了当就问沪海银行除了在口头上的歉意外,还有没有实质性的东西。

  “有有!当然有!”姚亮见周利文提出这个问题非但不失望反而很是高兴,周利文这态度表示他还是愿意和自己继续谈,同时也愿意和沪海银行继续深入合作的。只要肯谈,肯诚意合作,出让一些利益作为诚意也是正常,况且姚亮来前已经得到了苏行长的授权。

  当即,他就告诉周利文,行里决定对于之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