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胖子的艺术眼光(1/2)

加入书签

  周利文装模作样地敲打了他一下,潘亮顿时琢磨出了味,低着脑袋想了想道:“您说的对,那我也就实话实说了?”

  见周利文点头,潘亮很是诚恳道:“其实领导,刚才我说的那些的确是事实,有了单证部后给我们业务员确实是带来许多方便,就算暂时有些问题也是小问题,您也说了,两个部门之间需要磨合和沟通,我相信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沟通,这些问题也就不再是问题了……。”说到这,见周利文微微皱起眉头,潘亮连忙又道:“不过嘛,有意见的人倒也不是没有,销售部的确有几个业务员对单证部的工作不满,甚至还说您这政策是劳民伤财,搞这个根本就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哦……还有这种说法?那他们提出什么具体的问题需要改进么?”

  “问题?能有什么问题?根本没有哇!”潘亮有些愤愤不平道:“说这些话的人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针对的不是工作而是您个人啊!尤其是张广度这家伙这阵子跳得最欢,在公司里怪话连篇。领导,不瞒您说,听了这些话,我气得呀……甚至恨不能揍他一顿。可张广度是黄剑波的铁杆,两人好得快穿一条裤子了,我又怕打了张广度被黄剑波穿小鞋,何况这事蹊跷的很,张广度这么有持无恐,这背后要没黄剑波的影子打死我都不信……。”

  这时候,周利文打断了他的话,神情很是严肃道:“小潘,你这话就不对了,老黄毕竟是你们主管,有些事可不能光凭猜测就乱说的。就算张广度个人对这事有看法也不代表是老黄的意见嘛,我们公司又不是搞一言堂,任何人有意见都可以提嘛。”

  “是是是……。”潘亮连忙改口向周利文道歉,说了些不应该戴有色眼镜看人之类的话。

  “行了,以后有什么问题别自己下结论,另外……工作上有困难随时可以找我。走!小李的车已经来了,我们回公司!”

  潘亮眼睛一亮,心里顿时就有数了。这时候李国立的车停在了他们面前,他急急小跑上前帮着拉开车门,一手遮着门框,直到周利文上车后他关好门,这才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周利文的布局从目前看是成功的,这大半个月的精心策划,借着成立单证部和集团整顿应收帐款这左右两手,把原本铁板一块的销售部给生生打出裂缝,现在基本把大半个销售部牢牢捏在了手心。

  除此之外,销售部的十名业务员已经有七人暗中投靠了他,都在私下表明了忠心。当然,周利文对此也不是没有付出的,可他所付出的仅仅只是一个承诺,那就是替这些人解决有关历史坏帐的问题。

  表面看,周利文作出这个承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承担了巨大风险,可实际上,周利文早就知道,这回集团整顿应收帐款只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最后虎头蛇尾不了了之罢了。现在,借这个势把水尽量搅浑,只有水浑才能好摸鱼嘛。而这些被他吓得急心上火,生怕出大问题的业务员就成了他网中的鱼儿,使得收获颇多。

  至于剩余的三个人,除去从开始就和周利文不对付的黄剑波还有他的铁杆手下张广度外,另外还有个是普通业务员。对于这三人,周利文决定不再多下功夫敲打,坐观情况的变化。因为他知道,在整顿应收帐款的初期,无论如何上面总得抓几个典型出来,或者说找几个替罪羊什么的,这不仅是给集团上级交代,同样也是下面人杀骇猴的意思。

  既然如此,那这三人就被周利文准备当成给猴看的了。等这三只杀完,他周利文才算真正在花城立足,彻底掌握分公司的全部大权。

  三人中,张广度和另外一个业务员不足挂齿,因为在包括潘亮的七个业务员私下告密相互乱咬的时候,让周利文手里握了一大堆各业务员的“投名状”,这些东西如果全放出去,他相信整个销售部几乎没人逃得过,而捏在自己手,那就是一把无形的利器,他想要谁死,谁不死也难。

  只是,三人中的黄剑波稍麻烦了些。在收集到的所有资料中,让周利文意外的是有关黄剑波的证据是最少的,而且仅有的这些证据大多也只是捕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