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意外之喜(1/2)

加入书签

  时间一晃就到了年底,2002至2003年年初,这是一个不怎么太平的日子。从东南省引发,并向外扩散的**在2002年年底正式爆发,很快就扩散到东南亚和全球各处。来势汹汹的**让民众们惊恐不已,更要命的是医疗机构方面根本就拿不出有效控制**的手段。周利文虽早知道**会在这个时期爆发,但同样也没有丝毫对策,只能提前善意地通知东南和香江的朋友们,让大家预先做好防范措施而已。

  在**传到沪海之前,周利文早就以旅游的名义把父母包括丈母娘再加上宝贝儿子全送到了美国,以避开这个事件,至于老丈人是因为工作原因主动要求留下的,而妻子林雅宣,本来周利文也打算送她出去,但因为林雅宣的坚持,暂时也和周利文留在了沪海。

  不过就算这样,他们也尽量减少外出,每天用稀释的醋精为房屋消毒,进进出出全戴着口罩,把板蓝根当茶喝,一天再洗n遍的手……。这种情景让周利文忍不住就联想起了八十年代时期沪海甲肝大爆发人人自危的场景。

  电视里每天都在播放某地某处又发现多少例**病人,某医院又有多少人抢救无效死亡的新闻,这种让人惊恐的气氛压得人们连气都透不过来,沪海最繁华的街道连游客都一下子少了许许多多,外面抢购醋、板蓝根甚至口罩的市民们把各大小超市和药房全部一扫而空。

  曾经经历过一回的周利文心中的恐慌要比常人小了许多,而且由于他提前在各处和公司做好安排,发了内部通知要求强制执行,所以周利文下属的企业中爆发**的例子极少,除了东南沙子浩的代工厂在最高峰时期发现几例后立即采取病人隔离,进一步加强卫生监督管理,暂时还未影响到正常生产。

  至于其它企业就没周利文的下属企业那么幸运了,东南本就是**的传染源头,许多工厂包括公司在**爆发后变得十室九空,极大影响了其正常工作。这其中也包括了蔡明节在国内的山寨手机工厂,由于**的原因,山寨手机对市场的影响和冲击倒是减少了许多,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周蓓的蓓基金在这次**流行中表现很是出色,在周利文的授意下,蓓基金从一开始就向合作的医疗单位、医院提供了大量药物、设施和资金,用于对**的治疗。同时,联合沪海科学院方面也投入了治疗**药物的研究,老丈人林若甫由于工作原因担任了这个项目组的负责人,这些日子几乎吃住在科学院,没日没夜地用科学手段找寻病原和治疗方案。

  在蓓基金的全力支持下,林若甫的项目组资金方面是没有任何问题,可关键科学不仅是光有钱就能解决的问题。还好,周利文在前世曾经对**的来由看过一篇报道,记得其中一些关键内容,旁敲侧击地向林若甫暗示这次**的病原体有可能是来自猪的“冠状病毒”。

  虽说林若甫对这种说法有些质疑,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女婿的能耐和人脉,将信将疑中,就针对性地对至病原体进行分离研究,果然不出所料,分离进行的非常成功,很快就确认了**的病原体的确是一种冠状病毒的一种变种。

  找到了真正的病原体,接下来的工作就好办多了。在2003年2月份,沪海科学院就针对**的治疗拿出了最终可行的方案。随着这治疗方案的使用,沪海和花城地区的**很快就得到了控制,卫生部得知后立即派人同沪海科学院接触,确认这种治疗方案的确奏效后立即向全国推广,同时向世卫申报。

  2003年3月初,**在全球得到了有效控制,比原历史提前2个多月获得成功,到3月底时,新增**首次出现零增长,4月初,who宣布解除中国地区的旅游警告,4月中旬,**治愈率达到了98%以上,从而标志着**风波彻底过去。

  “哎哟喂!可累死我了……。”

  这天,周蓓参加了庆祝“**战役”成功的表彰大会,等一结束后就跑来了周利文这,一进门就大呼小叫地往沙发上一坐,揉着酸涨的小腿一脸的不开心。

  “怎么了?今天不是开表彰大会么?你这个大功臣怎么还像是别人欠你好多钱的样子?”林雅宣给她倒了杯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