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一个客人(1/2)

加入书签

  沪海银行目前一共有四个副行长,除了之前周利文所见过的林副行长外,还有一位也是周利文的老熟人,那就是原信贷部马主任。至于另外两个副行长,一位是行里的老资格汪副行长,汪副行长在当初信用社的时期就是苏行长的老兄弟的,能力不足但资历足够,平常基本就管些后勤、行政方面的事,依仗着资格老在行里独特立行,除了苏行长外什么人的面子都不卖。

  最后一位是乔副行长,他是刚刚从别地方调来的,四十左右的年龄,出过国留过学,还据说在上面有些背景,一身傲气时足。到了沪海银行后就对沪海银行的经营指手画脚,尤其是觉得信贷部和支付宝项目做的不到位,变着法子想从这两块业务中捞权,以取代林副行长在行里的地位。为了这个事,姚亮和他一直在明争暗斗,双方的关系很僵。

  马主任,哦,应该说是马副行长。这位老兄按理说是姚亮的老领导,毕竟姚亮更进沪海银行的时候是作为他的副手。可实际上,马副行长对于姚亮的意见是四个副行长里面最大的,这话听起来似乎有些奇怪,可仔细想想倒也正常

  要搞明白究竟,还得从四位副行长所处的位置和态度来看。第一,林副行长是仅次于苏行长的第一副行长,作为主管和负责行里的业务,他对于姚亮不冷不淡,至少表面上过得去。第二,汪副行长喜欢摆老资格,看不起像姚亮这样的年轻人,这主要是个人意识形态的问题。第三,乔副行长和姚亮有矛盾是因为在经营的观点和刚来想做点成绩,想抓权的原因。而至于最后第四,也就是马副行长可就不一样了。当初的马主任虽然不是副行长,可他在信贷部的位置极其重要,要知道在某些况下,信贷部主任的一句话往往比副行长更有用。可谁想到,姚亮来沪海银行后,干了他的副手没多久就借着支付宝宝的项目直接顶了他的位置,从而让他从信贷部主任变成了副行长。

  从名义来说,主任成副行长,这是升职。但这事生在马副行长身上就不同了,在他看来是明升实降的结果。成了副行长后,行里对他的工作依旧是负责信贷部业务,可问题就来了,已经成了信贷部主任兼行长助理的姚亮怎么可能让马副行长在他的一亩三分地折腾?就算是信贷部的内部,直接领导的话当然比一个挂名的副行长来得有用。这等于就把马副行长给架了空,使得他这位副行长成了行里可有可无的人物,其权利甚至还不如混吃等退休的汪副行长或者是企图在沪海银行大于一把,精力充沛的乔副行长。

  周利文静静听完了姚亮的讲述,对此他并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表。别忘了,周利文可是在国有企业于过的人,在中国,无论是国企还是像沪海银行这样的商业银行,人与人之间的争斗,包括复杂交错的关系是无可避免的。其实不仅是国内,在西方国家,包括美国也是相同。说白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只不过国外对于个人能力和团体更为看重一些,而国内考虑更多的是“关系网”和资历。

  “你刚才说你们行长态度暧昧,怎么个暧昧法?”周利文抽了口烟,想了想问。

  “还能怎么暧昧,打太极拳呗,说话模棱两可,谁都不想得罪。”姚亮苦笑着回答道,他不是没找过苏行长,可每次找他都是那么一套话,这个老家伙是抱定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和只滑不就手的泥鳅一般难弄。

  “你小子,难道在几个副行长里没一个关系好的?亏你现在都是行长助理了,怎么搞成这样?”周利文忍不住就笑骂了他一句。

  姚亮挠挠脑袋,无可奈何道:“这也不能怪我啊,这银行就和社会差不多,我一不是他们系统的老人,在行里本就没什么根基。二来,我一进沪海银行就担任要职,除了行长外和别的副行长很少有直接沟通的况,就说下面的人马吧,这也是我几年来一点点拉拢出来的。”

  周利文微微点头,姚亮这话倒也不算错,他在沪海银行就是个空降兵,半点基础都没有直接空降了这个职位上,这也是苏行长为控制银行内部管理,并且拉拢周利文方面的一种手段。而且姚亮所遇到的这种困局,如果周利文没有猜错的话,恐怕和苏行长也脱不了关系,甚至这个看似等着安安稳稳退休的苏行长利用姚亮在下一盘棋,其目的就是让自己的副手和助理相互争斗,从而稳固自己的利益和地位。

  这种事不是没可能,而是可能性非常之大。仅仅看姚亮在沪海银行各地的分行拉拢人手,和行里的高层对抗这一条来看,就能够看出苏行长在背后的影子。何况,目前姚亮又是行长助理,如果没有苏行长的默许,他根本就没任何资本和几位副行长抗衡。

  周利文目前只稍稍知道了下况,要让他给姚亮出主意也不太可能。他考虑了一下,又追问了姚亮一些其他问题,等姚亮一一作答后,周落文也就不再说话了。

  “周哥。”

  见周利文只是缓缓抽着烟,姚亮忍不住就问道。

  摆摆手,周利文道:“这个事急也急不出来的,关键还是得看你们苏行长的看法。而且我觉得,目前你从行长助理如果直接升副行长的话恐怕也不合适。”

  “这

  ……?”姚亮顿时一愣,之前不是说好的么?周利文帮着他上位,甚至对苏行长取而代之,怎么突然间又变了卦呢?

  “你呀你,当局者迷啊”周利文不客气地指指他道:“马主任,就是现在的马副行长不就是副行长?可他不担任主任后手上又有什么权利了?如果说让你也整这么一出,给你戴上一顶副行长的帽子你愿意不?”

  姚亮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他当然不会愿意,谁愿意去当一个空头的副行长呀?可是,姚亮自己也很清楚,要想上位副行长这个职务是绝对不能没有的,他这个行长助理从权利来看和副行长差不多,但真正的行政级别还是低了半级。如果当不成副行长,等苏行长到时候一退,他姚亮就算再有本事或者说又再多的分行长支持他,他也不可能一步登天成为行长并入董事会。

  这是一道坎,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一时间姚亮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回答了。

  “慢慢来吧,至少也得先让马副行长挪挪位置,你别忘记,他现在可是副行长兼顾信贷部的。如果你当了副行长,这个监管究竟由谁来于?是不是?”

  姚亮无奈地点了点头,周利文这话说的没错,行里再怎么说也不可能让马副行长给他挪位置吧?如果他把目前唯一的兼管名头也拿去了,这马副行长不闹事才怪了呢。为了行里的稳定和和谐,老谋深算的苏行长绝对不可能下这种昏着。

  半小时后,周利文起身离开,姚亮亲自送他出了门,等见着周利文的车在夜色中远去直至不见后,他心中似乎藏着一团火,一团无法蓬的火。他承认,周利文说的这些很有道理,可他心里有很是不甘心。面对下个月就将开始的董事会,他之前是报着极大希望的。可今天,同周利文这么一谈,就如同一盆冷水从头浇到了脚底。

  周利文没有多考虑姚亮最终会是什么感受,正如他和姚亮说的那样,与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