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老同志(1/2)

加入书签

  香江电讯的董事会在周利文抵达香江后的第三天召开,会议上理查德作为董事长宣布了香江电讯将大力投入移动业务,在香江、澳岛两地展开3网络业务的决策,同时还拿出投入2亿美元的方案。

  对于这个决定,董事会毫无疑问地全部通过,要知道这些年香江电讯在理查德手中多次拆分大伤元气,直至周利文收购了其移动业务,成为第二大股东后,电讯业务才得到了稳定。而现在,周利文声名在外,又出巨资投入3业务的扩张,这对香江电讯来说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哪个傻瓜蛋会提出反对的?甚至一些董事开完会议后眉开眼笑,这个事件等披露出去,八号仔的股价肯定大涨,这不仅是所有人希望看到的好事,同时也能加强市民们对香江电讯的投资信心。

  事的确如此,当第二天香江各报纸媒体刊登出这次董事会决议后,八号仔的股价应势大涨-,达到了近年最高价位,何况,这次又有周利文投入重金打造3业务的噱头,更引起了市场的追捧,一些师奶们这些日子瞧着节节高升的股价乐得嘴口合不拢了。

  董事会通过,项目确定下来后,接下来就是繁琐的工作。当然,这不需要周利文亲力而为,不过作为重点项目,他必须还得在香江呆上些日子,直到项目建设上轨道后才能离开。何况,和东南省的合作至今还未有下文,这件事也必须处理好。可郭涛那边一直都没消息,周利文也不催促,直等到一周过去后郭涛才打电话告诉周利文稍有了些眉目

  周利文当即在电话里询问郭涛究竟怎么况,郭涛告诉他一句两句说不清楚,还是见面谈的好。反正花城离香江也不远,周利文让他马上过来,当天下午郭涛就赶到了周利文这里。

  “你意思是说问题不是出在联通方面?”周利文有些诧异地问道。

  郭涛摇着头道:“说不是也不是,说是也是,这个事我找人仔细打听过了,况还蛮复杂的。”

  “郭胖子,你玩绕口令呢?有什么话直接说清楚,这模棱两可地让我怎么判断?”周利文有些不悦道。

  “别急别急,听我慢慢道来”郭涛瞧着周利文生气反而笑了起来,递了支烟过去,自己也点上一根,这才和周利文娓娓道来。

  郭涛并没有说错,这个事的确有些复杂,正如他讲的那样说不是也不是,说是也是。关于合作的这个项目,上面的确如魏子所说是放开了,而联通东南省公司这边对于这项目的兴趣也很大。作为国内第二移动营运商,联通一直被移动公司给压着一头,何况目前电信也在筹备搞移动业务,打算在这个市场中分一杯羹。

  这况下,联通除了在东南的市场占有率比移动高外,其余根本就没太大的可比之处。要想保住用户,并且在市场中和对手竞争,再加上面临电信的威胁,必须要有拿得出来的优势。恰好,这时候香江电讯找上门来和联通谈关于3业务的合作,有点眼光的人怎么会看不明白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呢。

  目前,智能手机已经基本取代了原来的2手机,可3网络相比北美和欧洲而,亚洲地区尤其是国内根本就没任何基础。前些年就展开的市场化,像联通和移动这些企业从理论上来讲已经是进入市场了,经营基本是自己说了算。所以建设国内的3网络,无论从大势还是企业经营方向来看都是必须的。

  介于这个原因,联通方面一开始对于香江电讯的接触还是很热的,毕竟双方在许多方面本就有着合作关系,甚至双方还有部分股份交叉,从这点来讲说是自己人也不算错。参加谈判的联通方面人员也对这个项目极其看重,他们内部进行过测算,如果能早移动公司建网成功,这对于联通的业务展是有极大帮助的,甚至一举超过移动公司也不是不可能。

  前期的洽谈双方很快就达成了意向,如果作为资本主义国家的营运商,接下来签署协议进入合作程序是理所当然的。但别忘记,虽说联通目前已经是独立经营的公司,从某种程度来讲已经进入了市场,按照市场规则进行经营。但毕竟国不同,带着企业的帽子,骨子里并没有变,上面的婆婆也一个都没少。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也就算了,可关键有些况不仅是婆婆的问题,就连八杆子打打不到的人都能横插一杆子,把本很清晰的局面给搅得乱糟糟。

  目前的况就是如此,就在联通公司内部基本达成一致,准备把这件事向总公司汇报,然后正式立项的时候,意外突然就来了。

  一位东南省的退休老同志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关心起这个事来,谁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听来的消息,当得知联通公司要和香江电讯搞3网络合作的况后极力反对。不仅如此,这位快见马克思的老同志精神头还特别好,亲自跑到省里找了主管部门的副省级领导,提出联通这样的合作是极其危险的,是对国家极不负责的

  领导听后也是诧异,连忙询问他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个老同志当场就说出了一套论,理由一共有三点

  其一:电讯,尤其是移动电讯作为国家重要的组成部分必须要独立自主开,和外资合作会造成在军事、民间和其它一些渠道的机密泄露问题,不利于社会

  稳定。

  其二:搞3网络投资太大,目前的2完全已经足够使用,再投入这么大的资金搞重复建设毫无必要,有这些钱还不如多考虑考虑民生问题,比如造几座希望小学,给大家增加点工资福利什么的。

  其三:搞这种合作,无法确保国外敌对势力的渗透,谁知道对方安着什么心,万一借这个项目的机会悄悄掌握了国家移动通讯的弱点,以后万一有事搞起破坏来可怎么办?

  至于这三大点外,还有其它一些零零星星的小问题,比如说智能手机容易造成玩物丧志,目前在没有3网络的况下就让许许多多年轻人每天捧着手机把玩着,如果开通了3业务那还了的?至于某些人提出的关于香江电讯并不属于真正外资的说法他也表示不认同,要知道前长就提出过一国两制的口号,而且如今也是这么搞的。既然是两种制度,那么必然要区分开来,内资就是内资,外资就是外资,更何况在这种重要的项目中,普通的内资进入都不安全何谈引进外资?谁要是这么于了,他就是卖国贼就是国家和民族的罪人

  这么一大堆帽子劈里啪啦给扣下来,谁敢去接?看着这位吹胡子瞪眼睛的老同志,主管的副省级领导也傻了眼,这反驳也不好,劝也不好,只能暂时把他给安抚下来,随后如实向上面汇报。省里主要领导得知况后也觉得头大如斗,商量来商量去一致决定索性也别惹这个麻烦了,还是和联通公司方面打个招呼得了,让他们暂时把事给停下来,免得被老同志给抓着小辫子不放把事闹得更大。

  就这样,得到通报的联通方面顿时傻了眼,这时候联通都几乎要和香江电讯签署合作了,居然出了这种况。和省里的领导一样,他们虽然都知道这个老同志根本就是胡搅蛮缠,可这几顶帽子扣下来谁也无法反驳,久经考验的老同志这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