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半句话(1/2)

加入书签

  几天后,周利文在飞往沪海的私人飞机上,宽大而舒适的航空沙,周利文把自己深深埋在里面,手中拿着一份报告细看着。而坐在他对面的是or公司亚洲区的总裁斯蒂文,他的神和周利文一样凝重,眉目中还有着挥之不去的烦躁。

  “和有关部门的交涉还是没有结果?”看完文件,周利文抬头问道。

  斯蒂文神色黯然地摇摇头:“对方没有给出明确答复,只是说要开会研究研究。作为亚洲区的总裁,我对这件事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不是你的错。”周利文摆手制止了斯蒂文继续往下说,斯蒂文是两年前担任这个职务的,原来亚洲区的工作一直由周利文直接负责,不过随着周利文把or公司的重心从中国逐渐移向全球后,就着手设置了这个新的职位。

  斯蒂文是一个非常精明强于的经理人,拥有在中国工作的丰富经验,是周利文在十几个人选中挑选出来的,而且担任亚洲区总裁的斯蒂文也没让周利文失望。担任这个职务后斯蒂文一直于的不坏,无论从和代工厂的协调还是和电信营运商的合作,包括市场推广等等都做得有声有色。再加上他本就具有中国的工作经历,对于中国的国和特殊性也非常了解,这两年来其工作出色,还得到了总部的嘉奖。

  可谁都没有想到,就在几天前,or亚洲区公司出了一件大事,一直合作愉快的两大电信营运商,移动和联通似乎商量好的一般,同时向or公司提出了中止在3业务方面的合作,而且电信上级部门还暂时搁置了对于or智能手机的入网审批项目,这件事一下子就打乱了or公司的全面市场部署,当接到斯蒂文从中国打来的电话后,周利文心中的既有惊讶,同时又觉得异常不解。

  起初,周利文也没太拿这事当回事,他只是以为是谁在给自己下绊子而已,最大的可能性或许就在于部里的某个领导,或者说两大营运商的高层人员。为此,周利文特意和魏子联系了下,毕竟魏子的老爷子可是部里的真正负责人,这些年他和魏子合作愉快,有他帮着说话,这种小事很快就能解决。

  可谁想到,魏子的电话居然怎么都打不通,这下顿时引起了周利文的警惕。周利文马上又联系了军哥,军哥的电话倒是一拨就通,在电话里他一口答应替他找到魏子把事传过去。可仅仅过了一天后,军哥主动打电话告诉周利文,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连他也联系不上魏子,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况。

  周利文这一下顿时就感觉不对劲了,在电话里让军哥替自己尽量想办法搞清楚魏子的况,随后又联系斯蒂文让他立即向有关部门进行“公关”,搞明白究竟。可是这同样也没结果,当斯蒂文连夜从中国飞到美国向周利文直接汇报的时候,周利文肯定一定出什么重要变化,要不然不会有现在这种况。考虑之后,周利文丝毫不敢耽搁,当即就带着斯蒂文直接飞沪海,亲自过去看看况。

  至于斯蒂文所说的所谓“研究研究”,这无论对于周利文还是中国通的斯蒂文而都是心知肚明的玩意。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市场,也是周利文事业的起点,这个市场周利文是绝对不可能放弃的,无论是出了什么况,周利文必须先搞清楚,然后才能对症下药。

  可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在太平洋上空,周利文沉思着。如果从表面来看,这两件事应该可以合在一起琢磨。两大电信营运商不顾合同要中止和or的3项目合作,再加上部里对or智能手机的入网批准的障碍,这两件事是绝对不能分开来看的。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理由后者来逼迫周利文对前者的让步,甚至主动放弃合同中所规定的巨额赔款。

  如果是对于一般企业,周利文也不会太意外,这些官老爷们于这种事可不是头一回了,让他们做点为人民着想的好事或者不行,可要搞这些阴谋诡计可个个都是一把好手。但问题在于魏子那边,由于这些年来周利文和魏子的合作,再加上魏子的老爷子在部里一九鼎的权利和地位,周利文的or公司在国内展一直都没遇见什么阻力。可这一次,偏偏魏子就和人间蒸一般怎么都联系不上,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难道是魏子家的老爷子出了事了?但这个况已经给周利文所否决,因为他在决定赶来沪海之前已经找人打听过了,魏子家的老爷子依旧在原来的位置上坐的妥妥当当,丝毫没有下马的迹象。

  既然如此,那又是什么原因呢?周利文突然想到一年前,也就是他通过香江电讯和东南省刚开始3项目合作的时候,魏子曾经试探着向自己提出要求,要想把这个项目直接由他来进行代理。对于这个要求,周利文和魏子虽然合作一直不错,但仔细考虑还是拒绝了。倒不是他不想把这生意给魏子分一杯羹,而是因为3项目的重要性和复杂性,再加上其包括了许多高端技术,周利文现在作为拿着美国护照的商人,如果不想得罪美国政府,最好还是不要这么于。再者,魏子一直以来搞的是or的手机代理,他的渠道主要在销售和市场,在技术方面完全没有这个能力,如果项目给了他,他也于不起来,如果于的不好,就会影响到周利文的全局计划。

  对此,周利文婉拒绝了魏子的建

  议,同时也和他说清楚为什么不能这么于的原因。魏子当时倒也没说什么,听了周利文的解释后只是理解地点点头,表示明白周利文的顾虑,甚至还开着玩笑和周利文说如果有其它项目到时候让周利文不要忘记他。

  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让魏子怀恨在心?搞出了这么一手不成?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事就麻烦了。可如果不是这样,那么魏子怎么又联系不上呢?这个疑惑一直在周利文的脑海中来回反复,直到他的飞机抵达沪海机场的时候还没想明白。

  下了飞机,周利文惊讶的现军哥居然在机场等他。他连忙上前和军哥握了握手,一起钻进了自己的迈巴赫。至于斯蒂文和其他人,就坐着其他车离开了机场。

  坐在车里,周利文按了一个按纽,后坐升起了一块玻璃,把驾驶室和后坐分隔开来。这样他们的谈话不会被司机所听到,周利文自军哥在机场出现就知道他肯定有什么事要和自己说,直到这时候才开口询问。

  “我找着魏子这小子了。”军哥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周利文眉毛顿时一挑,等待着他继续往下说。

  军哥摇摇头道:“老弟,哥哥的面子不行呀,找魏子这小子还是托了建哥的忙,建哥出面打听才找着他的。实话告诉你吧,这家伙哪里都没去,一直就在京里呢。”

  “替我谢谢建哥。”周利文先说了这么一句,接着问:“他那边究竟是什么况?你打听着了没有?”

  “还能什么况。”军哥不屑地鼻孔里哼了声,直截了当道:“我说了老弟你可别生气,我看这小子是给猪油蒙了心,他的况很简单,用一句话概括是就这山望着那山高。真他娘的操蛋这些年大家哥几个合作的一直不错,尤其是魏子这小子靠着这买卖赚了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