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塞翁失马(1/2)

加入书签

  一转眼的时间周利文就在沪海呆了十来天了,这些日子他似乎已经把魏子的事全给忘了,不仅只是处理一些别的公务,周利文还兴致勃勃地参加了一个美商协会的聚会,要知道像周利文这样身份的人参加这种中层次的协会聚会是极其少见的,为这件事,周利文回沪的消息算是正式传开了,第二天就有新闻媒体要求向周利文进行采访,不过除了接见了两家有良好合作关系的媒体外,其余媒体周利文都回绝了,理由事他这次回沪主要是处理私人事件,不想多在媒体下爆光。

  可就算这样,除媒体外,沪海市政府方面也派人来邀请周利文参加并出席一个商业交流会,可惜的是他们得到的回答同样如此,仿佛周利文对外界就露了露面后又隐居起来一般,谁都搞不明白这家伙究竟想于什么。

  不过,周利文的用意何在,自然有人清楚。果然不出所料,过不了几天,军哥就告诉周利文,做了缩头乌龟的魏子总算从洞里爬了出来,主动要求见周利文一面。

  “周老弟,你看我们是不是马上飞京里?”

  周利文笑着摇摇头道:“不我改主意了,你告诉他我在沪海等他,如果他想和我谈的话就亲自来找我。”

  “我说老弟,你别赌气了。我知道,你心里憋着火呢,说实在的魏子这次事做的的确不地道,忒没义气。可话又说回来了,这小子我和他从小就认识,这丫的心气高着呢。他能主动冒头找你谈答应了就是,毕竟他家老爷子手里捏着权。要是再把这事给闹翻了,收拾起来恐怕更麻烦。听我一句劝,天大地大,生意最大,你也不想以后在国内的业务开展不出来吧?”

  军哥这些话要不是对着周利文是绝对不会说的,他们这圈里的人往往就好个面子。没错,这回的确是魏子有错在先,可现在对方已经递了台阶,周利文假如拒绝的话弄不好反而坏了事。国内市场对or公司的重要性是异常显然的,万一魏子真破罐子破摔,大家来个一拍两散,吃亏的还是周利文。

  听着军哥这番话,周利文不置可否地笑笑。军哥是一个不错的朋友,这也是他和周利文能有如此深厚交的主要原因。这些年来,周利文帮军哥不少忙,不仅给他出资,还帮着出主意使得他的事业越做越大,从而完成了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可是,和建哥、魏子他们不同,军哥这人考虑问题比较简单,肚子里也没那么多花花肠子。他不是建哥的那种政客,更不是魏子那种唯利是图的商人,正是这个原因,所以军哥在有些方面没能看得透,而周利文却不其然,如果他的对手是建哥的话,或许周利文猜不出对方的想法,可面对魏子,经过这些天的仔细琢磨,周利文基本已经猜到了对方的心思。

  没错,魏子利用他家老爷子手中的权利给周利文设置了一个很难逾越的障碍,但周利文并不太为担心。以or公司目前国际的地位,魏子,包括他家老爷子权利再大也不可能把事给做绝了。他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以手中的权利迫使周利文对3项目的让步,从而达到他们所需要的一切。如果真撕破了脸,周利文固然会遭受巨大损失,可两大营运商也同样会面对天文数字的巨额赔款。这些可不是闹着玩的,再加上这事的影响和国际上对于政府声誉的后果,别说魏子家老爷子是区区一个部长,就算对方是长老级别的人物,也绝对不敢背负这个责任。

  周利文是可以去京城,可是他如果这么一去就落入了下成,从而把主动权让给了对方。周利文之所以留在沪海按兵不动,其原因也是如此。他一方面是借这机会把握住主动权,另一方面也是用来试探对方的底线究竟是什么。就算最后魏子拒绝来沪海和自己谈判又如何呢?僵持依旧会继续僵持,周利文不松口,想来两大营运商谁都没胆量真正撕毁合作。

  见周利文如此固执己见,军哥也没办法,只能帮着把话给递了过去。谁想到一天不,魏子的消息就回了过来,说是他同意了周利文的要求,会尽快赶到沪海和周利文商谈。

  估计魏子对这事也是很急,当天傍晚,他就坐最早一班飞机抵达了沪海,几个小时后就坐在了周利文在沪海豪宅的客厅里。

  听到魏子来了,周利文换了身休闲的衣服从楼上下来,一眼就看见坐在沙上的魏子,还有陪同着的军哥。

  “哎呀魏哥,好些日子没见了,想死兄弟了。”周利文仿佛和对方没有丝毫矛盾一般,依旧和一样亲热,甚至还笑呵呵地伸手和对方拥抱了一下。不过,和热的周利文不同,魏子的身体显得很是僵硬,不过他依旧挤出笑容来和周利文拥抱了一下。

  “这两年魏哥在国内于的不错啊,去年的时候我还让你来美国玩来着呢,你可不够意思,答应了我的,我在那边左等右等怎么都不见你人。倒是军哥上回借拍外景的机会来了一趟,哎。这些年大家都忙,聚在一起的日子可是越来越少了。这朋友嘛,无论如何就要多走动走动,要不容易生疏是不是?对了魏哥,我今年在加拿大那边买了个猎场,等过几月一起去打猎吧,如果运气好的还能打着熊呢……。”

  坐下后,周利文就和魏子拉着长短,如同普通老朋友见面一般天南地

  北地一通聊。从什么旅游啊猎场啊渐渐聊到香江的游艇还有欧洲的酒庄什么的。这一说就是足足近半个小时,说的是眉飞色舞神采奕奕,可是,对于眼前的事,周利文是半句话都没提,仿佛他和魏子见面就是来侃大山的。

  和周利文不同,魏子的表说多尴尬就有多尴尬,屁股下面的沙还像是装了钉子一样让他有些坐立不安。好几次,他都试图把话题拉到正道上去,可经不住周利文滔滔不绝的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勉强带着笑连连点头。

  终于,周利文似乎说的累了,暂时停下了“轰炸”,他喝了口水,拿起烟点上。

  “军哥,我想和周老弟单独聊聊。”这时候,魏子终于忍不住开口,不过他先和坐在一旁的军哥如此道,军哥听了先是一楞,接着脸色有些不爽。

  “正好我有点事要去处理下,你们先聊。”最终,军哥还是答应了魏子的请求,起身说了这么一句。周利文也不拒绝,亲自送军哥出了门,随后才回到客厅。

  回到客厅的时候,周利文只见魏子点了支烟在猛抽,神色中也没了刚才那副比哭还难看的假笑。

  “周老弟,我知道你现在心里肯定在骂我。其实,军哥之前就把我给臭了一顿,什么没义气,坑朋友,背后插刀子什么的。是这个事的确是我对不住你,我承认,我是于了一件生儿子没屁眼的事。”

  魏子抬头如此说道,周利文的表异常平静,并没露出任何气愤或者奇怪的样子,相反,他依旧挂着若有若无的淡笑,看着大口大口抽烟的魏子。

  “之前我一直躲你也是因为这个事,说实在的,于了这种事我是没脸见你,就连你的电话我也没脸接啊”军哥抽完了一支烟,把烟头在烟缸里掐灭,接着又点起一支:“可是,这个事我也是身不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