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有心无心(1/2)

加入书签

  曾子航是利通集团有限公司的老板,在富豪满地的香江,他曾子航马马虎虎也算个人物。本站新域名()的字母,最大的免費中文網站,趕緊來吧。说起曾子航的家史还得提到他的父亲,早年间曾子航的父亲在沪海做洋行的买办,49年到香江后买办的工作没了,就拿着积蓄的钱开了一家利通行。起初,做的是粮食生意,后来又改做棉布买卖,等到七十年代时,利通行的规模展到了拥有三个店面,一家贸易公司的地步,可整体而,利通行和香江的大公司根本不能相比,曾家勉强只算得上很普通的小富家庭。

  不过,这一切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生了转机,当时国内政治气候生了变化,国门打开,在一江之隔的鹏城搞起了特区。刚刚从父亲手里接手利通行的曾子航在大多数商人都在犹豫不决的时候成了头一批吃螃蟹人。他拿出一大笔钱带人去了特区建厂,利用利通行多年棉布生意的渠道一方面做进出口贸易,另一方面开设了服装厂。依托内地低廉的人工成本再加上巨大的市场,很快曾子航就在鹏城赚到了钱。

  几年后,曾子航从一个不起眼的小老板成了鹏城地区赫赫有名的商人。财后的曾子航把自己家的利通行重组成了利通集团,继续加大对内地市场的投入。不过那时候,随着第一批吃螃蟹的商人们在国内捞金成功,随后涌来的香江商人,甚至包括台海商人越来越多,行业中的竞争也越激烈起来。

  曾子航的运气不错,他的利通集团因为入驻的早,当地政府给了他很大的优惠政策。别的不提,仅仅他当初建厂时无偿批了一大块地皮给曾子航,而他在企业扩张的时候又以极其低的价格又拿了不少的地皮。这些地,在后来几年里价格飞涨,仅此一项就给曾子航带来了巨大的财富。再加上曾子航的服装主业也做的风声水起,十几年的外贸出口黄金期中,利通集团由一家不起眼的小公司渐渐成了内地、香江两地都有些名气的大公司。

  九十年代,曾子航趁着香江房市低迷的时候抄了把底,使得他的身价在几年后暴涨。如今,利通集团有限公司虽然比不上香江的那些巨无霸,可在普通人眼里也是名副其实的大公司了,作为老板的曾子航也终于挤进了香江名流的行列,其身家虽比不上李超人等超极富豪,但要和白富贵相比也相差不远。

  而且,曾子航这人八面玲珑,和谁的关系都不错,在房地产市场抄底的时候还和李超人合作过一把,所以他和李家之间很是密切。另外,曾子航虽然是香江人,他的利通集团总部也在香江,但因为他真正家的契机是在内地,所以一直以来,利通集团的主要业务大部分都在内地。由于这个原因,在内地拥有巨大资源,甚至还担任着各种职务的白富贵也是曾子航的老朋友,两人之间算起来已经有十多年的交了。

  “白老板,好久不见啊,看你红光满面的样子,近来大吉大利啊”在香江的高尔夫俱乐部,曾子航笑眯眯地和白富贵打了个招呼,他们见面的地方是俱乐部的咖啡厅,环境很是不错,而且平常人也不多,比起其它地方来,在这个地方聊天谈话是一些会员们经常选择的场所。

  “呵呵,曾老板的精神也不错,听说你在石门搞了个房地产项目?怎么样,应该是大财了吧?”白富贵和曾子航是老朋友,两人之间说话比较随便,笑着反问道。

  “马马虎虎吧,项目刚刚起来,是不是能赚钱还不知道呢。”曾子航很是谦虚道,不过他眉目中的得意之色是谁都看得出来的,如今的利通集团可不仅仅只拥有服装和进出口业务,自从他在房地产市场上投机成功后就成立了一个家专业的房地产开公司,这些年内地的房地产市场一片大好,曾子航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白富贵刚才提到的关于石门市的房产项目正是利通集团今年的重点,在这个项目中曾子航砸进去了2亿左右,当然按照目前况来看,其获利也是巨大的。

  “曾老板谦虚了,内地的房地产市场的火暴大家都看在眼里,曾老板这笔投资是稳赚不亏的,弄不好翻上二番都是有可能。”

  “呵呵,哪里哪里……。”曾子航呵呵笑道,他嘴上客气,心里却异常得意,什么二番?他早就计算过了,三番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我有些奇怪。”白富贵喝了口咖啡微微皱起眉头,也不知道是这咖啡不对他口味呢还是其他原因,他询问道:“按理说这石门市虽然是地级市,可在内地的大城市里也就是二三线的城市,以曾老板的利通实力,为何不直接在沪海和京都搞开呢?就算是去花城也比石门强啊”

  曾子航笑着摇摇头道:“白老板的意思我知道,可是我不能和白老板你比啊我的利通虽然有些实力,可和长江这些大企业相比还差得很远。再说了,白老板你在内地人脉广,人头熟,还有着兼任的职务和官方的背景,而我呢?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人。无论是沪海还是京都,包括花城和鹏城,这些地方哪个不都是大家红着眼挤破了头的?在这种况下,我冲进去能有多少机会?倒不如避开锋芒,从二三线的城市入手,虽然赚的钱不比一线城市那么多,但毕竟稳妥些不是么?”

  “好算计真是好算

  计”白富贵竖起大拇指点头赞道:“曾老板这个想法倒是别出心裁,的确和你说的一样,这样做虽然赚钱少些,可同时于扰也少,而且稳妥。对了,我记得小超人似乎也在这么搞,曾老板和李家的关系不错,不会是从中学的奥妙吧?”

  “怎么可能。”曾子航当即就笑着摆摆手:“我怎么能和理查德比?他可是直接对一个城市进行改建和规划,这么大的手笔也只有他们家能弄得起来。而且这种生意还需要很硬的背景和渠道。”

  “哈哈哈,对对对,你不提我倒忘记了。”白富贵连连点头,接着和曾子航东拉西扯地又聊了一通,过了十来分钟,他看见火侯差不多快到了的时候,笑眯眯地就问:“其实,做内地房地产生意关键靠的还是关系,和香江不一样,内地的行政权大的很,有些事要说难也难,要说容易也容易,说起来就是某些人一句话的事。”

  “白老板说的没错,可这事不是我能考虑的。我不像白老板,如果只靠自己的话,风险实在太大,这样做心里没底啊。”

  “这有什么没底的,做生意嘛靠的就是朋友帮忙,你我多年老朋友了,其实你真想做一线城市的房地产开,我倒是可以帮上忙的。”

  正在拿着咖啡杯喝咖啡的曾子航顿时一愣,他不由得看了看白富贵。虽说他和白富贵的确是老朋友,而且生意场上也有靠朋友帮忙的这个说法。可同时,做买卖的商人还有一句话,那就是生意场上无父子,任凭关系再好的朋友,如果牵涉到利益方面也是不讲面的。

  如果说靠朋友就能财,那么这世界上估计一半人都是大富豪了。他曾子航和李超人,包括李家两位公子的关系也不错,平时理查德见了他有时候也会喊一声世叔什么的。可是,李超人是绝对不会把他的渠道替曾子航去扩张生意的,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做生意的本质是什么,如果一个商人为了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