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浮出水面(1/2)

加入书签

  周利文也不隐瞒,把况同李董仔细讲了讲,不仅包括事经过,就连自己让人调查的细节和全部说了出来,最后还谈了谈自己的猜测和顾虑。嫂索,看最哆的清女生爾說

  静静听完,李董的表并没有太大变化,但他那双隐藏在眼镜后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坐在沙上,李董似乎在考虑些什么问题,周利文也不打搅,静静坐在一边等待着,直过了好一会儿李董这才开了口。

  “谢谢贤侄坦然相告,犬子能够教到你这样的朋友是他的运气,这件事你不用插手了,我来处理吧。”

  “伯父……。”周利文刚一开口,李董就冲了他摆摆手,紧接着他起身就拿起电话叫了噶内线,不一会儿刚出去没多久的戴维急急就赶了过来。

  “父亲……?”

  “你马上把你弟弟带过来,什么事都别问,什么话都别提,越快越好”

  “好的父亲。”戴维心中诧异,但他却没问为什么,连忙点头答应道,正当他要出去的时候,李董又喊住了他:“对了,周贤侄今天来这的事你就别告诉你弟弟了,包括公司的人都和他们说一下,谁要是传出去立即让他走人”

  戴维愣了愣,看了眼周利文,接着又点点头立即转身离开。

  等戴维走后,李董面带微笑对周利文道:“大恩不谢,贤侄,我就不留你。”

  “这是我应该做的,告辞了伯父。”周利文起身和李董握了握手,分手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老人特意加了份力量。对于老人的安排,周利文心知肚明,对方明显是不想把周利文给牵涉进去,毕竟周利文已经帮了这么大的忙,如果再把周利文也牵连进这件事的话就太过意不去了。

  周利文并不清楚李董最终是怎么和理查德谈的,本来按照行程,周利文应该回美国去了,不过由于出了这样的事,他暂时留在了香江,以旁观者的心态看着事件的展。

  同时,周利文也没多闲着,他手下的人依旧在收集各方面的信息。可是信息收集的越多,周利文就越觉得疑惑,因为在后期收集的信息中他现高盛方面并没有直接进入香江控股香江电讯的部署,可在他调查的报中又显示那笔100亿美元巨额资金分明又是高盛总部拨付的,而且还由高盛亚太投资部总裁布郎直接负责。

  这分明有些前后矛盾的报让周利文实在是疑惑不解,他有些搞不明白既然资金不是高盛总部拨付,而且高盛方面又没有这个战略,那么这资金又是从何处而来的呢?难道是布郎背着总部搞的私募资金不成?可这也说不通啊因为从银行的数据来看,资金流向是从高盛的帐户出来的,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布朗作为高盛的高层,就算再有权利也于不出隐瞒这么大笔资金来源的事,那么真相究竟又是怎么样的呢?

  周利文绞尽脑汁都没琢磨明白,越深查越是糊涂。而且他有些方面的信息收集有些模棱两可,毕竟高盛不是普通公司,他周利文也不是pib能够做到这点已经是他最大的努力了。

  一周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当第二周来临的时候,理查德方面依旧没有召开股东大会,仿佛白富贵给他的收购信根本就没收到一般。至于理查德在和他父亲商谈后究竟做出了什么决定,周利文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他能肯定,以李董深谋远虑和性格和高明的手段,处理这件事应该没有多少问题。

  就在周利文自以为这事即将过去的时候,谁想到平静了一周多的白富贵突然单方面召开了新闻布会,在新闻布会上他宣布要对香江电讯进行全面收购,同时提出一揽子计划,声称他将以30亿元资金对香江电讯提出收购要约,并承诺完成收购后,会对香江电讯的核心业务进行重组合并,以提升其赢利能力,保证其股价上升回报社会。

  这个消息刚一披露就引来全香江一片大哗,因为在所有人看来,白富贵根本就没这个能力收购香江电讯,以他的资产拿出30亿元资金进行全面收购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当场,就有记者提出这个质疑,对于白富贵的全面收购资金问题表示疑问。而早就有准备的白富贵向在场所有人表示,资金毫无问题,目前他已经有100亿美元的资金可以随时调用,另外几大银行也对他的资金进行了授权和支持,出于这点,别说30亿元,就是26亿甚至更多对白富贵也是件小事。同时,他向各界表达了自己对于香江电讯全面收购的决心和乐观态度。

  最后,白富贵还向众人告知,正式的收购信已经在上周递送给香江电讯方面,但由于香江电讯一直未有正面答复,同时也没按照程序尽快召开股东大会,所以他今天这个新闻布会不仅是正式公布此事,同样也是催促香江电讯方面对此事的答复。

  新闻布会前后时间并不长,仅仅也只有半小时左右,可这半个小时却让整个香江震动。在新闻布会后仅仅十几分钟后,香江电讯总部就涌来一大批新闻记者,堵着门要求采访理查德,并希望香江电讯对白富贵这个收购案作出正面回音。

  但让所有人意外的是,理查德并没出现在众人眼前,香江电讯仅仅只派了一位副总向记者做了回复。根据这位副总的话,香江电讯对于白富贵收

  购的提议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按照香江电讯的说法,白富贵纯粹就是吹牛,他根本就没这个能力和资金进行收购。另外,对于白富贵所提出的有关所谓的收购信一事,香江电讯也做了否认,香江电讯方面声称从来没有收到了这所谓的收购信,对于白富贵这种说法他们觉得就是个阴谋,哪里有收购方在出收购信后一周多的时间不向外公布的况?何况这还是在没有得到被收购方认可的况下。再者,假如白富贵要确定香江电讯方面的态度,为什么不走正常程序呢?相反还用这种方式来公布于众?

  这一系列的问题抛出手,香江电讯方面称,白富贵是明显不怀好意,意图用这种方式来吸引眼球,很可能借此机会在股市上进行投机。最后,香江电讯以严厉的口吻警告白富贵适当收手,要不然他们将向廉署进行举报,以控诉对方这种拙劣的商业手段。

  香江电讯方面的答复让报着抢新闻的记者们一片大哗,他们意外之余又忍不住兴奋异常。这可是天大的新闻啊收购方号称已经了收购信,还提出了一个天文数字进行全面收购。而被收购方回复根本就没收到收购信,所谓的收购方根本就不存在。

  这几乎是前后矛盾的说法,双方面各抒己见,其陈述的内容截然相反。这样的新闻难道还不够吸引眼球?顿时记者们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追着香江电讯方面拼命追问,可香江电讯方面并没做再多的解释,说完这些后就此离开,对于记者们的追问也一概不作回答。

  而在同时,由于事件的生,当天香江电讯股票大涨,成了当日涨幅最高的几支股票之一。在外界对此事件真实性进行猜测,小道消息满天飞的况下,白富贵面带冷笑坐在他的办公室里,而他的心腹手下蒙江毕恭毕敬地站在办公桌前。

  “好个李老二,居然给老子玩这么一手?耍无赖?哼哼,行啊”白富贵脸色难看地骂道,他几乎什么都料到了,甚至还想到了理查德很可能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