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配合调查(1/2)

加入书签

  还没等周利文替理查德担心,麻烦就先找到他门上来了。第二天,周利文接到消息,廉署方面的人想见见他,和他谈点事。听到这个消息,周利文的脸色顿时一沉。

  “周董,您可以拒绝配合的。”庞一山作为周利文的老朋友,同时也是他的私人律师,他当即就这样和周利文说道。

  按捺着心里的怒火,周利文想了想,随后摇摇头。没错,自己的确可以拒绝配合,由于周利文的国籍和身份,香江的廉署根本就管不到他头上,就算自己不见他们也不会有什么麻烦。甚至,周利文还可以直接通过律师和领事馆向廉署提出抗议,对方接下来赔礼道歉是一定的。

  可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呢?廉署方面想见自己,无非就是因为理查德和香江电讯的事,假如自己避而不见,反而会给外界引来一些猜测。毕竟,周利文作为香江电讯的第二大股东,香江电讯无论是对于理查德还是对于周利文都非常重要,尤其是目前国内3项目被迫拱手让出后,香江电讯作为一个桥头堡的重要性对于周利文而就更甚了。

  考虑了一下,周利文觉得还是见一见为好,至少可以打消一些人的胡思乱想,同时也避免外面那些不着调的猜测

  “老庞,让他们进来吧。”周利文对庞一山道。

  庞一山见周利文做了决定点点头,不过他在走出客厅的时候没有忘记和周利文叮嘱了几句,告诉他等会自己会全程陪同,另外让周利文有些话不要回答,凡是说什么都由他来替代。

  谢过庞一山,周利文继续坐在沙上喝着咖啡,顺便翻看着报纸。过了没一会儿,三个廉署人员在庞一山的引导下走了进来,其中带头的是一个瞧上去精明强于的中年人,另外两个一男一女,看上去都很年轻。

  “周先生,谢谢您的配合,我们今天来只是例行公事向您询问几个问题,请您不要误会。”中年人很是客气地对周利文道。

  这时候,周利文笑眯眯地站起身,上前几步和对方握了握手:“没关系,虽然我不是香江人,不过我在香江有投资和产业,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商人配合当地政府部门是应该的。”

  “谢谢您的理解。”中年人微笑着和周利文握了握手,再次谢过周利文的大度。

  邀请对方入坐,周利文询问了他们是想喝茶还是咖啡。这时候,中年人笑着回答周利文,廉署有规定,在拜访和询问时候是不能受对象招待的,所以无论是茶还是咖啡他们都不需要。

  “早就听说香江的廉署不一般,果然如此,那么,我就怠慢了?”周利文点点头笑道。

  对方微微点头,接着中年人向两个助手示意了一下,随后询问道:“那么周先生,我可以开始提问了么?”

  “当然可以。”周利文点点头。

  “根据我们廉署掌握的线报,香江电讯被收购一案存在的种票的操作,作为香江电讯的第二大股东,周先生对于这件事是怎么看的?”

  不等周利文说话,庞一山在一旁就反问道:“唐我不明白你问这个问题的目的。先,所谓的香江电讯种票事件是否存在并没有一个确切的定论,难道你们廉署已经证实了这事?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没有向外界进行公布?根据香江的法律,就算廉署有了足够的证据也应该由法院来审判吧?其次,周董作为世界知名的商界人士,他的产业繁多,香江电讯只不过是周董众多投资的一部分,而且周董在香江电讯董事会内部也没担任什么实职,我不明白香江电讯的事和周董能有什么关系?如果唐r觉得凡是只要拥有香江电讯股份的投资者就有必要进行调查询问的话,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全香江所有的股民也得接受这种方式的调查么?”

  “周先生可是第二大股东,这难道能和普通股民相提并论?香江电讯生了这样大的事,作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会一点都不知道?”一个年轻人忍不住就问道,唐r顿时就皱起了眉头,而庞一山当即脸色一变,斥问道:“这位阿r难道是想说周董作为第二大股东就有问题了?按照你的推论,我们周董在世界几十家跨国公司都拥有股份,其中比香江电讯股份更多,股值更大的比比皆是。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认为只要这些公司在经营上出了违规的问题我们周董就要承担责任?简直是笑话唐如果你也是这么认为的话,我觉得今天这谈话就没任何必要了。”

  说到这时候,庞一山向周利文看了一眼,明白庞一山想法的周利文配合地微微点头。

  “向周先生和庞大律师道歉”唐没有回答庞一山的话,反而扳起面孔训丨斥擅自开口的助手,助手刚一迟疑,他目光就严厉地一瞪,年轻人无奈只能站起身,向周利文和庞一山道歉,并表示刚才那些话只代表他个人,并非是廉署和唐rr勺想法。

  “真是对不起。”唐r就如同练过变脸一般,转瞬又换了副笑脸,他异常诚恳道:“庞大律师所说的我能够理解,无论作为廉署还是我作为调查部的负责人,对于周董是否牵涉到这个案子都是持否定态度的。以周董的身份和地位,我想也没必要做这些事。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廉署调查也有廉署的

  规定和程序,有些提问在各位看来似乎不近人,可这对我们来说是必要的程序,还请体谅一二。”

  “没关系,我前面就说过了,配合调查是我的义务。”周利文反倒和善地点点头表示理解。

  “那么周先生,我换个问话方式吧,对于刚刚生的关于香江电讯的种票事件您个人是怎么看的?”

  “非常惊讶。”周利文简单地回答道。

  “只有这些?”唐r好奇地追问。

  “当然”周利文耸耸肩膀道:“这件事我也是在报纸上看见的,从得到消息到现在才几个小时,至于其它的我还没来得及考虑呢。”说到这,周利文伸手在茶几上的报纸点了点,这是一份早报,头条就是有关香江电讯事件的报道。

  “那么周先生,您个人对于这事件是否有自己的判断呢?比如说这种票事件是否真实,这次收购案是否会影响到您在香江电讯的投资等等……?”

  “唐r请注意你的提问方式,你这是在引诱我的老板按照你所需要的答案在提问”庞一山不等唐r说完就果断打断了他的话,毫不客气地警告道。

  “没关系,有些问题说清楚也好。”正当唐r微微皱眉准备解释的时候,周利文抬了抬手,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周董……。”庞一山生怕周利文说出些不利自己的话,连忙提醒道。

  周利文丢了个眼色给他,抬手摆了摆。随后,他微笑着对唐r等人说道:“唐其实这样的提问和回答很是无聊,如果你要用这种方式来询问的话可能会失望而归。不过,我前面就说了,我是一个正当的商人,在香江拥有巨大的投资,而且我也非常喜欢这个美丽的城市,这些都是我没有拒绝你们,并且配合的原因。这样吧,我说几句话,如果唐后觉得满意的话今天的谈话就到此为止,假如你觉得不满意的,那我也就没有办法了。”

  “请讲。”唐r凝重地抬手示意周利文继续说。

  周利文想了想继续道:“白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