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鹬蚌相争(1/2)

加入书签

  第二天凌晨,各大报纸就出增刊,对于前一天晚理查德所提出的三句话各抒己见,同时,除了各大报纸的早报、午报等,包括杂志社都做好了再增刊的准备。本站新域名()的字母,最大的免費中文網站,趕緊來吧。因为理查德昨天从廉署出来说的很明白,今天香江电讯将召开董事会,虽然不是大家所盼望的股东大会,可在如今这节骨眼上,谁都明白这个董事会代表着什么。

  香江电讯的董事会是上午召开的,周利文以身体不适为由并没出席,而是派了个代表出席董事会。倒不是周利文在这种时候不挺理查德,而是有人悄悄给他打了招呼,希望周利文不要在这时候出席董事会。

  这个人不是什么外人,恰恰是理查德的哥哥戴维,也就是李家的太子爷。虽然打招呼的是他,可周利文接到电话就明白实际是李董的意思,看来他猜测的没错,久经商场的李董绝对不会出莫名其妙的昏招,之前的一切应该都是假象,或者是李董交代理查德所布的局。至于理查德一开始的狼狈样很可能是个苦肉计,其目的是用来麻痹对手,或者是以身为饵引蛇出洞。而今天的董事会恐怕不会那么简单,如果周利文没有判断错的话,今天开始,就是李董的反击之时。

  果然不出所料,当天下午,董事会结束,香江电讯正式对外公布董事会的决议。香江电讯董事会一致通过对于白富贵所谓全面收购香江电讯之事将在近期内召开股东大会,同时表示对于这次收购香江电讯将全力以赴。

  另外,香江电讯的董事会经过自查,向外界宣布种票事件是子虚乌有,虽然有部分股东进行了部分股票吸纳,但从商业角度和股份持有比例来看都是在合合理再加合法的,从这点来看,所谓的种票事件绝对站不住脚。至于这点,不光是香江电讯内部,廉署方面也在调查,香江电讯将做全力配合,近期内就会有正式结果公布。

  同时,作为香江电讯的董事长理查德公开斥问白富贵所谓的全面收购是哗众取宠,无论是粤海集团还是白富贵本人都没有这个收购实力,香江电讯警告全香江持有股票的股民,不要被这种假象所迷惑,以防止某些人别有用心在股市搅风雨,从而受到经济损失。

  香江电讯的公开决议顿时引起了全香江人高度重视,由于香江电讯的回复不仅澄清了许多疑点,而且还掉转枪口直指始作俑者的白富贵。另外,根据廉署方面透露的消息,廉署也对于白富贵是否有能力进行全面收购表示质疑,但暂时还未对白富贵究竟是收购还是扰乱经济次序进行调查。因为按照收购程序,得等到香江电讯的股东大会召开后,白富贵方面才会正式展开,而到那时候,白富贵如果无法履行其收购的能力,那么摆在他面前的路是显而易见的。

  “粱先生你必须把资金使用权尽快移交给我,要不然会出大事”白富贵和前几日明显不同,今日的他显得异常焦虑和不安,把办公室的门给锁得紧紧的,心腹手下蒙江守在外间,任何人都不得进入。而他西装敞开着,领带都给扯了下来,拿着电话对电话那头焦急地说道。

  “你在威胁我?”电话那头,粱少冷冰冰地反问。

  “不不不粱先生,我怎么赶威胁您。我是请求请求啊”白富贵这才现自己刚才说话的语气没多考虑,吓得满头是汗的他连忙放低了声音苦苦哀求道:“粱先生,您是知道我白某人的,这些年来我可是替您办了不少事。这回香江电讯的收购案您让我于,我白某人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但现在已经到了刺刀快见红的时候了,要是这几天资金还不到位的话我们麻烦可就大了”

  “麻烦?我们?”粱少在电话那头冷笑道:“就算有麻烦和我也没关系吧?哪里来的我们?恐怕是你自己才是

  “马勒隔壁”听到这句话,白富贵差一点儿就跳了起来,甚至想伸手从电话线里一把把粱少给拽出来痛打一顿。这叫什么话?老子还没过桥呢就抽了板?别忘记老子是帮你于的活,你以为瞧着形势不对就把责任推卸出去就行?要真闹大了,老子给你来个一拍两散,谁都没得好。

  “粱先生?”忍着怒气,白富贵试图再劝对方几句,毕竟粱少不是普通人,他是白富贵得罪不起的。如果真翻了脸,白富贵在内地的产业就将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就连在香江也没什么后路可走。

  “我说老白,前几天你还告诉过一切都在掌握中,这一转眼主动权就到人家手里了?你这些年的饭是不是白吃了?还有,你不是说找了人抓到对方把柄了么?怎么不用?你们香江不是有污点证人一说?让他出面检举揭不就得了

  粱少这番话让白富贵有气又急,这都什么和什么啊你以为是在内地呢?想于嘛就于嘛?这是香江一切都要按照程序来的。针对香江电讯的全面收购喊出去了,你准备好的资金不让白富贵动用,这不明摆着玩人嘛。还有什么污点证人?你以为是在看hr勺电视剧呢?检举揭?我呸要不要在廉署的问讯室里挂上一条横幅,上书“抗拒从严,坦白从宽”?就算这样,在内地也有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这么一说。何况,曾子航当初答应自己做这事的时候就说好了条件,绝

  对不会把他给暴露出去。如果白富贵在这种时候把曾子航给卖了,那么他以后就别想在商界混了。

  费劲口舌,白富贵好不容易才向粱少做了解释,同时保证廉署的调查依旧在进行,而现在就是看谁的破绽最少了,假如他白富贵拿不出收购资金的话,那么廉署的调查重点很快就会从香江电讯包括理查德身上移开,从而转移到他这边来。

  假如他白富贵出事,粱少也会有所麻烦。虽然香江廉署管不到内地的粱少,可这事毕竟对粱少的影响也不好。更重要的是,他们折腾了这么多日子,最关键的是要拿下香江电讯,以香江电讯的产值来看,如果完成收购,粱少的钱也不会白花,而且还能借此机会更进一步。

  粱少迟疑了下,抛出一个问题:“你能确保资金不会受到损失?”

  “粱先生您请放心,就算这些钱全部用光,甚至没有达到收购目的,按照股票价值来计算我们也不会有什么损失,甚至还会能赚上一笔。”白富贵就差拍着胸口下保证了,以斩钉截铁的语气回答道。

  “资金动用到回笼需要多少时间?”粱少又问道,要知道他这笔资金可不是他自己的,如果粱少自己有这么一大笔财富还折腾这些于嘛?说起资金的来源,那可是他从电信营运商那边搞来的,而且其中为了保密还通过了高盛方面的关系。至于高盛为什么会出面于这种事,那就要提到高盛和国家战略之间的合作了。粱少的长辈就负责高盛合作的项目,利用这个关系打个招呼,高盛帮个忙也是件小事。

  至于这钱电信营运商怎么来的,粱少就不管了。反正国家家家业大,每年无偿援助就要几百上千亿美元,年底几万亿人民币的突击花钱年年都有,100亿美元对整个盘也就是九牛一毛而已。再者,这钱只不过是借用,又不会出什么麻烦。

  不过话又说回来,无论是借用还是挪用,这笔资金的安全是时效是要保证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