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崩塌(1/2)

加入书签

  电话接通后,王建先说了一句话,接着就静静听着电话那头的讲话,对方足足说了十来分钟,王建在其中没插问半句,等对方全部说完后,他脸色显得有些冰冷,而且嘴角挂着丝冷笑。嫂索,看最哆的清女生爾說

  “年轻人做人做事心气高是件好事,可如果眼高手低就是坏事了。”

  “建哥您的意思是……?”

  王建冷笑道:“大家遵守的才叫规矩,如果都不遵守就不再算得上规矩。像他这样破坏规矩的人是根本长久不了的,如果人人都这样于,我们的国家还怎么能展?社会还怎么保持稳定?现在,中央强调的是要和谐,破坏和谐就是和中央对着于。”

  “我明白了,不过建哥,毕竟粱儿他家老爷子……。”

  “老人家革命了一辈子,觉悟可不是一般人能比,虽然一时间糊涂,但我觉得还是会理解我们的。”不等对方说完,王建一句话就给堵了回去。对方长叹了口气,再也没说什么,就此挂了电话。

  方总在粱少牵线搭桥下很快就和高盛方面达成协议,从高盛那边融资抵押搞到了3亿美元。这笔钱一到手,方总立即就按照粱少的交代转入了指定帐户,而同时白富贵也接到了粱少的通知,当他看见帐面上多出的这3亿美元后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目前,收购香江电讯的步骤已经到了紧要关头。随着第一周的进展顺利,第二周白富贵他们遇到了明显的强烈抵抗,整个“战役”似乎进入了拉据状态。对于这点,主持操盘的康先生倒不意外,他认为是正常现象。毕竟,随着手上的筹码的增多,对方抵抗力量的增强当然会出现,就如同市场供求关系一般,惜售和游资等方面都会影响到这方面况。况且,理查德可是香江李家的人,以李家的财力不可能袖手旁观,出手相助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从整体来看,目前主动权依旧掌握在他们手里。康先生认为,按照大局完成收购已经问题不大,对方的反抗力量虽强,可已经是强弩之末,香江李家财富虽巨,但真正能够动用的资金并不多,从这点来看手握130亿美元的己方明显占了优势。假如不是要保证收购安全,康先生甚至可以加大收购力度,可这样一来所需要的资金量也就越大,而且还得承担一定的风险。

  追加的3亿美元给了白富贵充足的底气,但同时他也接到粱少的电话,粱少要求他加快速度,尽快完成收购。对此,白富贵找到康先生,提出是否可以提前完成收购的可能性时,康先生考虑了下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复,不过同时也提醒他这只不过是理论上的,假如局面有所变化的话也许这些资金很勉强,为保险起见,建议他不要这么做。

  但白富贵只听进了前面的话,对于后面的顾虑白富贵没做什么考虑。毕竟,他端着的是粱少的饭碗,用的是粱少的钱,粱少的话对白富贵来说就是命令。

  对此,白富贵决定让康先生适当加强收购力度,力保提前完成任务。既然雇主有这个要求,康先生也就不再勉强,点头答应了下来。

  在白富贵的要求下,针对香江电讯的收购力度开始增加,果然效果显著。仅仅二天的时间,他们手中的筹码就增加了不少,按照控股方的比例计算,只需再拿到2%左右的股份,这场收购战就能圆满结束。

  可同样的,操盘手法的改变,使得白富贵手中的资金飞速消耗。比起之前的稳扎稳打,二天里的资金消耗几乎增加了一倍有余。同时,股价节节上升,八号仔的股价从收购开始到现在已经翻了几番,而吸筹的困难性也成倍增加。

  当等到第三天的时候,也就是收购战打到最火热的时候,康先生突然现粤海集团的股价出现了大幅度下跌,市场似乎有大量的抛盘出现。这个反常现象引起了康先生的极度重视,他连忙汇报给白富贵,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你是说有人恶意打压粤海集团股价?”白富贵神色严峻地问,目光紧盯着电脑显示屏。上面显示的正是他粤海集团的股价,比起前几天上涨的价格,今天是一片红色,不仅回到了上涨之前的位置,甚至还在继续猛烈下跌。

  “没错”康先生推推鼻梁上的眼镜,严肃道:“现在卖盘极其汹涌,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是你的对手用这种方式在扰乱大盘,企图减轻对香江电讯的收购力度。”

  “你是专业人士,你的建议是?”白富贵担心地问,毕竟对他来说自己的公司才是根本,而粱少那边他只不过是个白手套。如果粤海集团的股价崩盘,这对白富贵是沉重的打击。就算到时候完成收购,可基本被毁了,白富贵这是无论如何忍受不了的。

  “两个建议。”粱先生沉稳地回答道:“如果你能保证控股权的话就不用去管粤海集团的股价,就算股价再低也影响不到你董事会主席的地位。第二个建议是适当的吸收一些市场股份,同时尽快完成针对香江电讯的收购,只要香江电讯的收购结束,对方针对粤海集团的股价打压就毫无意义了。”

  白富贵沉思起来,他盘算着其中利弊,甚至还在琢磨对方是不是想用这种方式来逼迫他挪用收购资金来进行护盘。白富贵不

  是普通商人,他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如果真这么做了不就掉进对方陷阱里了么?就算最后护住了粤海集团又怎么样呢?搞砸了粱少的大事,粱少不把他给剥皮生吞了才怪

  打了个寒战,白富贵觉得还是粱少的事为重,如果因小失大坏了事,就算粤海集团依旧掌握在自己手里又怎么样呢?白富贵也是个狠人,他很快就下了决心,让康先生采用第二种方法,甚至不需要吸纳市场的股份,在他看来这时候吸不吸纳都没关系,还是大局为重。

  既然雇主下了决心,康先生就会按照白富贵的意思去做。可随后几天,随着资金大量消耗,但香江电讯的收购依旧没有完成,这个时候康先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而此时他手里可以动用的资金已经不多了,正当他琢磨着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时,一件大事突然生了。

  “白老板,我没听错吧?”康先生目瞪口呆地看着白富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没听错,我也没神经”白富贵今天和往常同,他咬牙切齿地红着眼吼道:“去马上去收购结束了,把手里的股票尽快变现现在马上立刻”

  “这不可能”康先生神激动道:“你知道我们手里有多少香江电讯的股票么?这么大的盘子砸下来股价必然暴跌。就算要结束收购也不能这么于,最稳妥的办法是一方面继续抬高价格,另一方面悄悄出货,只需要给我一个月……不半个月时间就足够了,我不仅能把资金全部收回,还能利用这次收购获得极大的利润。现在这做简直就是自杀自杀你知不知道”

  “自杀?老子反正是死,还管是被杀还是自杀?我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白富贵疯狂地吼道。

  “疯了简直是疯了”康先生看着红着眼的白富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