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对不起(1/2)

加入书签

  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张广度气得简直就要发狂,他根本就没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一个弱女子居然耍了自认为绝顶聪明的自己。

  曾经,有一份机会摆在自己面前,可一时大意了,等到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假如上天能够再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人说三个字:草泥马!

  这是张广度如今最真实的内心写照,他痛苦的扯着自己头发,悔恨地用最恶毒的语言去咒骂钱丽丽不得好死。可是,如今的钱丽丽早就像是扯断线的风筝,消失的无影无踪。哦……对了,还有那笔近300万的巨款,也随之一起离去。

  精心策划最终为他人做了嫁衣,两手空空的张广度发觉整个世界都是如此灰暗。此时,张广度原来准备的后续计划已经完全用不上了,他所考虑的是怎么才能从这事中安然脱身,因为张广度非常清楚,以黄剑波的智商很快就会想到自己,暗中坑了黄剑波这么一大把,他张广度已经把自己逼上了绝路。

  “娘西匹!!”

  烟缸里的烟蒂层层叠叠堆的满满,屋里到处都是弥漫的烟雾,整整想了一上午,张广度最终才下了决心,打算破釜沉舟再赌一把。

  花城。

  回到家才草草弄点了吃的,再稍稍小睡了几小时,黄剑波就又跑出去到处寻找对方的下落了。其实,他心里也明白,现在希望已经非常渺茫,可内心的不甘和极度愤怒驱使着黄剑波继续这样去做。

  又是一天过去,直到第二天的深夜,黄剑波终于彻底绝望了。整个花城能去的地方他全去了,可无论是寻找还是打听都得不到钱丽丽和张广度任何消息,他们两人如同人间蒸发一般变的无影无踪。

  在一样疲惫不堪的朱玉珍劝说下,黄剑波放弃了毫无希望的努力。回到家中,这对夫妻愁眉苦脸,默然对坐,就连桌上的饭菜都没半点胃口下咽。

  正所谓: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昨月夜,空柜箱……。

  黄剑波终究认命了,现在的他不认命还能有什么办法?难道自己跑去和上面或者警察说,他好不容易贪污和挖墙脚弄来的二百七十万被人给卷走了?希望领导和政府能够帮忙找回来不成?

  只要人在,希望总是有的,黄剑波发誓终有一天要报这仇。至于钱,等自己去了黑省后再想办法捞回来吧,吃一堑长一智,这次惨痛的教训必须要引以为戒。

  这种阿q式的精神安慰法还是有点效果的,黄剑波的心情随之渐渐平复下来。想到明天自己就将去公司做最后交接,随后回集团办理调动手续时,黄剑波突然就来了胃口,拿起筷子端起碗,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好好休息了一夜,等第二天黄剑波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他换了件干净衣服,同往常一样出了门,向公司而去。

  “小潘!早呀!小吴你今天没出去呀?老林,别泡你的破草根了,我这有罐好茶叶,拿点去尝尝……。”

  如浴春风一般,黄剑波带着微笑步入销售部办公室,向同事们打着招呼。见到他的人全都是一愣,随后个个显出有些古怪的神情。虽然他们很快就反应过来,如同往常一般和黄剑波笑谈着,可所有人心里却都在琢磨着黄剑波究竟怎么了?前天闹了这么大一出事,今天就和没事人一样,难道他已经摆平了家里那位母老虎?

  不等大家旁敲侧击地问,黄剑波就借着闲扯的机会为自己辨解了一通,根据他所说,完全就是被人陷害,照片上的人根本就不是他,那些照片也全是假的。至于陷害自己的人也搞清楚了,是沪海的一位老邻居,由于和朱玉珍之间闹了点邻里就范才故意这么干的,现在水落石出,家里当然也就没事了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