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都不是好鸟(1/2)

加入书签

  李健熙辞去三星集团董事长,并把其长子李在铬推上前台,自己以太上皇的身份退居二线,对外公布是因为个人原因。实际上,李健熙这么于是被迫无奈,因为他卷入了一个大麻烦,就是涉嫌非法转让经营权和逃税。

  对于这件事,李健熙其实是有前科的,早在193年的时候,李健熙就因为行贿事件被判了2年缓刑,不过在第二年,也就是1997年的时候,他就被赦免了。可这一次事件闹的比上次还大,涉嫌非法转让经营权和逃税罪名可比行贿严重得多,为避免被起诉,李健熙只能用这种方式摆出一副“隐退”的样子,以期望能够躲过这一关。

  说起韩国的企业,尤其是像三星这样的跨国大集团,谁的屁股下面都不于净。得知李健熙被这些事给逼得主动辞职后,李孟熙父子俩是拍手叫好,犹如打了鸡血一般兴奋。在他们看来,这一回是讨还公道的大好时机,为此李孟熙父子找李健熙递话,要求李健熙归还属于他们的三星生命股票b14万股,三星电子股票2万股,三星爱宝乐园100万股,并且包括其股票分红等。

  这些东西加起来足足有近十亿美元,除此之外,李孟熙父子还提出要进入三星集团董事会,担任副会长的要求。李健熙虽然当时焦头烂额,可对于这件事他丝毫不肯退让。别说让对方进入董事会了,至于那些股票包括分红他也不打算给对方一分钱。双方为此大吵一顿不欢而散,李孟熙父子离开后算是真正明白了李健熙铁公鸡一毛不拔的性格,誓无论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拿回属于他们的东西。

  也是因为这件事,为防备李孟熙父子,李健熙就派出手下人对他们父子俩进行跟踪,要不是李在贤运气好,甩掉了跟踪的家伙,也许他跑来纽约和周利文会面的秘密早就被李健熙给知道了。

  其实说起李孟熙父子,他们两个也不是什么好鸟。作为曾经三星集团的继承者,李孟熙担任过三星集团的副会长,并且主持过三星的常务工作。可比起精明强于的弟弟李健熙来,李孟熙这家伙眼高手底,安逸享乐,接连的判断失误造成三星集团的巨大损失,最后另其父亲失望后被剥夺了继承者的身份。

  而李孟熙的儿子,也就是坐在周利文面前的李在贤,别看他嘴里把李健熙骂得一文不知,并且对于他行贿、逃税和非法转让经营权这些勾当极为不耻,甚至把他给骂成了李家的败类,韩国人中的人滓。

  可实际上,作为ci集团会长的李在贤这种事也没少干,别看韩国人平常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其实从骨子比日本人还不如,作为ci集团的会长,ci集团主要的经营是娱乐和媒体,旗下艺人众多,当然也不会缺少年轻漂亮的女艺人

  韩国娱乐届的潜规则是这个星球最强大的,逼迫女艺人陪客公关什么的况比比皆是,那些表面光鲜美丽的女艺人在ci集团这种公司眼里几乎就是工具和奴隶,想怎么弄就怎么弄,要什么玩就怎么玩。为讨好高官和一些大财团的老板,李在贤私下没少于这些勾当。就在不久前,李在贤还替韩国总统拉了好几次皮条,用几个最近最红最热的小明星把那老家伙捧得舒舒服服,其目的当然不仅为了他的ci集团,更重要的是想到时候和李健熙争夺三星股份时得到官方的支持。

  李在贤的算盘打的不错,可谁想到总统阁下吃饱喝足玩完女人后把嘴巴一抹,只给了他一个含糊其词的回复,这个结果让李在贤郁闷不已。在暂时没有得到对方实实在在的支持时,李孟熙父子还不敢正式向法院起诉李健熙,如果在没把握的况下就这么于,一旦败诉,以后再要拿回这些股份就更难了。

  和乱成一团的李家兄弟、叔侄的争斗相比,其实作为韩国政界的高层,包括下了床就翻脸不认人的那位总统先生在内,在他们看来至少暂时维持李家这样的状况才是最合适的。因为这些政客非常清楚,李孟熙父子和李健熙父子斗的越厉害,作为旁观者的他们也就越能从其中获得利益。别的不说,仅仅那些孝敬和美女几乎是唾手可得的东西,一旦让事定了局,那么他们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再也没这些好处了。

  李孟熙父子虽然比不上李健熙的精明强于,可他们也不是傻瓜,知道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政客们是怎么想的。何况,现在他们又是落入下风,和李健熙父子相比,手中的筹码并不多,如果比较起财富来就更加不如了。

  随着时间的一天天过去,李孟熙父子是越来越心急,如果再不解决这个问题,一旦等年事已高的李孟熙过世,那么李在贤就再也没可能回到三星集团了。恰恰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突然向李孟熙父子伸出了橄榄枝,得知周利文有意帮忙他们重新入主三星集团后,李孟熙父子先是惊愕,接着就是欣喜若狂。

  周利文是谁李孟熙父子当然清楚,何况他们虽然已经不在三星集团,但作为曾经执掌过三星集团的李孟熙父子来说,要了解周利文和三星集团之间的况并不太难,毕竟以韩国人类似日本人的习惯,普通员工一辈子呆在一家公司的况比比皆是,甚至还有父子两代人把一生奉献给公司的例子。

  一开始,李孟熙父子奇怪周利文为什么会

  找到他们,毕竟or公司和三星集团有着业务来往和技术方面的合作,甚至还有一家合资的实验室。同他们相比,周利文和李健熙的关系也算不错,何况以韩国人排外的性格,周利文如果想打三星集团的主意根本是不可能的,不要说普通韩国人反对,就连政府方面也会阻止对方这么做。

  带着这个疑问,李孟熙父子连忙进行调查,当一个“小道消息”传到他们耳中后,李孟熙父子才有些明白了周利文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所在。

  因为道理很简单,在李健熙暂时退居二线的时候,三星集团现任太子爷李在铬居然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居然不顾双方的合作暗中摆了周利文一道,使得周利文的合作者沙子浩因为虚假贸易和骗税被判刑,从而导致or在中国最大的代工厂陷入停顿状态。不仅如此,李在铬还联合hte刂其它几家智能手机生产商向所有合作的代工厂进行施压,使得or手机因为这原因产量大跌,最终在销售总额上输给了三星智能手机。

  面对这个况,李孟熙父子大骂李在铬是个蠢货之余又兴奋不已,因为这表示周利文联系他们是有合作基础的,以他们的猜测来看,这是周利文要对三星集团展开报复的苗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准则摆在全世界都是标准,李孟熙父子立即就和周利文派来的人接上了头,双方先是通过渠道交换了下意见,一拍即合之下,为保守机密,李孟熙父子商量后就由李在贤为全权代表亲赴美国纽约和周利文面谈,而李孟熙继续留在韩国,故意上串下跳吸引李健熙父子的注意力,为他儿子打埋伏。

  双方见面,简短地寒喧后就开始了正题。周利文毫不掩饰他对李健熙父子针对or公司搞的小动作的愤怒,并直截了当告诉李在贤,鉴于李健熙父子的所为,or公司和三星集团的合作已

章节目录